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三十二章 敞开心扉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26 2019-09-01 22:25:00

  奈可转身疾步走到床边,压低了声音,悄悄对萧贵妃说:“娘娘,皇后娘娘素来待您如空气般,近来却屡屡来看望您,难道不觉得皇后娘娘有诈?”

  萧贵妃单纯直率,在宫中不争不抢,如一个小透明般,就算是自己的婢女这样说,她也没察觉到什么,只是不信任地白她一眼:“皇后娘娘人可好了,奈可,你莫要这样在背后说她坏话。”

  奈可压低声音,一手挡住嘴巴,只限萧贵妃一人可以听到,她生怕吵醒小皇子的香甜睡梦:“娘娘难道不觉得,皇后突然这样热情,很不对吗?”

  萧贵妃眸子一闪,低下头,轻轻捻着手指:“皇后娘娘不会害我的……”

  奈可心急了,她跺跺脚,又怕将小皇子吵醒,只是用足尖点点地,以表自己的愤怒,她又压低声音,更怕被门外的侍卫听见,通报给皇后,她悄悄说:“大皇子为皇后所生,皇上铁定是不喜欢大皇子那般的性格的。于是皇上将希冀都托放到小皇子身上,于是娘娘您就有了地位。皇后自然……”

  “够了!”萧贵妃听到后面,实在是心惊,她绝不相信皇后是这样的人!

  “你好好反思反思,奈可,我最近对你是不是太放肆了!”为了不吵醒小皇子,萧贵妃也放低了声音,她生性软弱,就算此时如此生气,她也没有十分凶狠。

  奈可第一次被萧贵妃这样训,但无奈萧贵妃是自己的主子,平日里软弱,与人不怎么接触,就连后宫的嫔妃,大多都不知道有她的存在。要不是这次凑巧皇上让她怀了龙种,皇后也不会对她这般热情。

  她一向被无视,此次皇后又这样热情对她,萧贵妃肯定感激在心,对她生出姐妹般的情谊来。

  唉,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奈可摇摇头,对自己主子的过于单纯感到无奈。

  奈可头一次被她训,微微红着眼睛,低头屈身,装作刚刚什么都没发生一般:“娘娘,奴婢喂您骨头汤吧。”

  萧贵妃看她这可怜样,又是心软了,她只是点点头,眉头低下,有些后悔了。

  两人就像刚刚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分界线———————————————

  明国。

  “怎么这么多天了,启国的公主雪盛还没来!”明国君主怒气冲冲地猛地站起,粗狂的声音使下面的几个使臣瑟瑟发抖,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楞在这干嘛!也不用送信了,你们几个直接去启国要人!”明国君主直接扔下一盏琉璃杯,清脆的声音响在地上,使臣们心一惊,齐刷刷向那杯子看去,心疼那杯子,这是明国的所剩无几的宝物了,没成想就和上次的那件宝物一般,又被君主这么摔了。

  “快去啊!要不到人,统统杀死!”那明国君主明明是清醒着的,眼睛懂得比铜铃还大,说出的话,摇摇晃晃的身子,却比喝醉的烂人还不清醒。

  三个使臣瑟瑟发抖,连连磕了几个头,慌忙逃出大殿。

  三人并排走着,赵使臣走在中间,刘使臣和闻使臣在两侧。

  赵使臣盯着脚下的路,叹了口气,紧紧拧着眉头:“当今圣上真是越来越难伺候了,那启国公主不来,定是启国后悔决定将公主嫁与此地。那么强盛繁荣的国家,怎么可能把掌上明珠,一个堂堂的,名正言顺的大公主,这样下嫁给我们这个破落小地?肯定说什么都不愿意!”

  “诶,我听说事情可不是这样的!”刘使臣向前快走两步,低头悄悄说,生怕被其他人听见。

  闻使臣和赵使臣十分好奇,他们向前伸了伸脑袋,探出半个头,语调微微上扬:“那事情是什么样的?”

  刘使臣一脸得意,他抬起头,但是声音依旧小:“我听说啊,那现皇后痛恨着大公主,那皇后厉害得很哪,将那皇上抓在手里,抓得死死的,那你说说,这大公主的日子能好过到哪里去呢?”

  闻使臣一脸诧异,半信半疑,他侧脸悄声问刘使臣:“真的假的?”

  “肯定真的咯!否则一个富裕大国的大公主,怎么会嫁到我们这个边境小国呢?”刘使臣还未张口解释,但赵使臣早已笃信,一脸信誓旦旦的样子,就好像这消息他也知道一样。

  闻使臣紧拧着眉头,对这种远方国家家里家长的繁琐事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是嫌恶地拧起眉头,摆摆手,表示根本不想听。

  闻使臣应付性地点点头:“快些叫马车走吧,要是晚了,那君主又该大发脾气,摔宝物了!”这样说着,他就加快脚步,小碎步地前进。

  另外两个使臣点点头,跟着闻使臣加快脚步,跑到车夫那,叫马车去了。

  分界线————————————————————

  “三尾,喻冥大人呢?”在上古凤凰王心头血的帮助下,雪盛此时已经突破灵力六阶,已达六阶中期,这算是突破性地进步。

  她心情愉悦,想着快些平和心情,与喻冥分享这个好消息,他听了一定会高兴!

  但当修炼结束后,他却不在自己的眼前,陪着自己的,也只有三尾。她眼神里的光略略暗淡了一下,没看到喻冥陪着自己修炼,不在意料之中,不免有些失落。

  三尾活了许久,自然察觉到她眼中的失落,也明白是因为喻冥的不在场。

  这两人啊……他心想:可真是暗有情愫,却又都不敢说出口!

  三尾佯装一脸不屑的样子,扬起下巴:“喻冥?在小木屋里一个人思考人生呢!”

  雪盛有些怕三尾,毕竟他的灵阶与自己相差太大,她点点头,心中的喜悦因为喻冥的不在场而削减了一大半。

  “得了,小姑娘!灵力几阶了?”三尾察觉到她的不开心,却又不好意思装出一副关心的样子,只能这样提起让她开心的事,让她心情舒缓点。

  “因为凤凰血的帮助,已经灵力六阶中期了!”雪盛低垂的眉梢在听到灵阶的一刻抬起,稍显暗淡的眼睛也立刻有了光彩,这种小孩子被期待夸赞的心思,毫不隐藏地展现在雪盛的脸上。

  “嗯,挺好……”三尾眨眨眼,知道她的心思,勉为其难地放低了声音,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尽量温柔些。

  雪盛本以为自己能听到些鼓励的话,没想到却是这样不咸不淡的话,她应付着点点头,低垂着头,眼里的光又暗淡下去了。

  三尾咳嗽一声,脸微微有些红,看她这样受挫,为了她不丧失修炼的信心,只能又添一句:“加油!”

  雪盛听到这话,耳朵不自觉动了一下,随即抬起头来,眼中光彩异常,与刚才的神情判若两人:“是的,三尾,我会继续加油的!”

  三尾心中怪怪的,看她这般小孩子一样的神情,就感觉像养了个小女儿般,心中很是异样。

  雪盛高兴地挥舞着手臂,给自己鼓气,但又发现这样的行为似乎过于幼稚,又讪讪收回手臂,有些尴尬。

  小木屋里的喻冥听到外面的响动,知道是雪盛修炼已经结束,立刻拿袖子擦干眼上的泪水,深呼吸,安慰自己,在木屋的角落里蹲了太久,站起时已经有些腿软,他佯装从容地推开门,看到雪盛的一瞬间,撞上了雪盛水雾雾的眸子,心便化成了一摊水,起了涟漪。

  三尾见喻冥从木屋走出,敏锐地察觉到他脸上的泪痕,轻哼一声,又敏锐地发现他大袖上的水渍,不免啧啧两声。

  喻冥不理会三尾,只是径直望向雪盛,将门背在身后轻轻阖上。

  他从容地清清嗓子,怕自己的哭腔被雪盛听见,他故作镇定,每走一步,腿都是软的,但还是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雪盛,修炼得如何?”

  声音略显沙哑,但雪盛只当他刚刚睡起,沙哑的声音也是正常,但一看到他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已经十分欣喜了,就算自己修炼时他不在场,自己也不想多要求什么了——他在便好。

  雪盛嘴角上咧,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开朗活泼,婉转动听的音调转进喻冥的耳朵中:“回山神大人,雪盛已经是六阶中期了。”

  喻冥嘴角忽而就弯了一下,欣慰又欣喜,本想好好夸赞她一番,但是说出来的话却又是冷淡:“嗯,很好。”

  雪盛知道他这人性子冷淡,倒也不挫败,反而欣喜地点点头,而在一旁的三尾看着这两人,有一种女儿被小山匪抢了的幻觉。

  雪盛这个孩子,心思可真是的单纯,能察觉不到喻冥对她的异样?

  喻冥盯她良久,嘴角渐渐染上笑容,他又想到什么,连忙对雪盛说:“那扇子给你制成了,把你的指尖血滴在上面,让那扇子认个主,给那把扇子取个名字罢。”

  雪盛眼中的光彩更是异常,她几乎是蹦蹦跳跳地拿起那把扇子,细细地欣赏:古朴的纯色扇骨上有镶嵌着的金银细丝,不觉得朴素,而是低调又典雅,上面点缀的娇小梅花,更是点睛之笔,使这把中规中矩的扇子,有了一些活力。

  扇钉是一冰环,散发着阵阵冷气,里面若隐若现烈红的莲花,这样看来,在冰环中散发着炽热的气息。

  扇面的触感丝丝滑滑,似上好的丝绸,却如纸一般薄,里面的一朵云纹娴霞花散发着淡淡的冷冷幽香,使雪盛闻到时,身上酥麻,很快就放松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