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三十七章 喻冥的怒气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014 2019-09-07 16:59:47

  喻冥脸上又浮上一层红晕,往常冰冷淡然的脸,此时红得发烫。喻冥一手局促地试探着扶住雪盛的腰,雪盛的腰盈盈一握,衣间滑腻的触感使他心思一动。

  喻冥一手轻轻托住雪盛的头,防止雪盛的身体瘫软,怕她一不小心头就会从肩上滑下,扭到了脖子。

  三尾松开雪盛,一双手从她身后抽出,甩了甩手,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拧着眉毛,扭了一圈脖子,锤了锤手臂,似乎很是劳累的模样:“别看她娇娇小小的,但并不轻呢!”

  喻冥狐疑地瞟他一眼,动作不大,怕吵醒雪盛,他压低声音,问三尾,但是语气很是强硬:“你对雪盛做了什么?”

  三尾怔了一下,随即讨好地笑笑,嘻嘻哈哈的模样没一点正经:“等她醒来,你问问就知道了。”

  喻冥狠狠剜他一眼,随后一脸无奈,似乎是在警告,但又不敢有大动作,生怕吵醒雪盛。

  喻冥将搂着雪盛那细细的柳腰的手放下,托住她的头,另一手从她膝盖下绕过,将她整个人抱起,轻轻走向那小木屋,一只脚推开木门,尽量不发出声音,屏气凝神地将她缓缓地放在床上,在她脑后,垫了个软枕,里面塞了些许梅花干,淡淡的香气有安抚元神的作用。

  喻冥变化出一条小毛毯,轻轻盖在她的身上,裹住她的肩,又压了压被角,生怕初春微冷的空气灌进被窝,特地将脚裹住,也怕她着凉。

  雪盛熟睡着,竟没有被喻冥的这些动作吵醒。

  将雪盛轻轻放下后,喻冥长舒一口气,缓缓吐出那口气,也没有一点儿声音。

  他盯她良久,垂眸思索半刻,转身出了木屋,轻轻阖上了房门。

  喻冥出了房门,脸上的柔情瞬间冰冷,他一脸戾气,狐疑地盯着三尾,扫视他几圈,小声质问:“你到底将雪盛怎么了!”

  三尾局促不安地搓搓手,眉间的紫色水晶映出喻冥严肃的神情,三尾小声回答:“我只是让雪盛围着灵山跑了三圈而已。”

  一旁的南珠,灼温和翠云三人,听到三圈,惊诧地差点没把口中的梅花茶吐出,三圈!

  灵山何其之大,一圈足以累得虚脱,雪盛却被硬生生逼得跑了三圈!

  在场的四人察觉到喻冥的神情,逐渐冰冷,冰冷地像是刚从冰窖中抬出。

  他戾气更甚。

  他小声开口:“三圈?”眼皮轻抬,有着强调的随意。

  三尾的表情逐渐僵硬,身为上古神兽,他的心智有时却和小孩子般:“嗯……三圈。”

  喻冥深吸一口气,紧紧抿着唇,他皱紧了眉头,额头的青筋暴起:“三圈?你是不是觉得你活得太长了?”

  三尾睫毛轻颤,眼中的悔恨浮出,深深的懊悔:“这次我做错了。”

  喻冥深深看他一眼,良久,暴起的青筋放松,他轻叹了一口气:“她一定是脱水了,我给她喂一点热茶。”

  喻冥手掌灵力凝聚,石桌上的茶壶和杯子飘到他手中,他转身进了小木屋,没有责怪三尾一句。

  南珠与灼温对看一眼,心底明了,都深深地看一眼三尾,并没有说什么。

  翠云罕见地皱起眉头,心疼地望向那木屋,很是担心雪盛,但既然山神大人已经进去照顾雪盛,想必也不会有大碍——山神大人铁定会把雪盛照顾得好好的!

  翠云抬眼看见三尾歉疚的模样,尽管对他有些闷气,但明显地感到他的歉疚,她心软了:“三尾,先坐下吧。雪盛应该没什么大碍,山神大人已经去照顾她了。”

  三尾紧拧着眉,叹了一口气,坐下,低着头懊恼:“唉,这次都怪我,我不该让她这么跑的。”

  翠云实在是想要冲上去给他一顿教育,但自己容易心软,看到他懊丧的模样,知道他从心里感受到悔意了,自己又不忍心去斥责他了,本来训斥的话到了嘴边,看到他可怜兮兮的模样,最后竟成了安慰的话:“没事的,有山神大人在,雪盛不会有大事情的。”

  南珠轻轻吞下一口茶,对三尾的眼神有些同情,作为一个上古神兽,对一个小姑娘这样过分,山神大人一定是对他大失所望了。

  ……此时的小木屋中。

  喻冥将琉璃的茶壶轻轻放置在木桌上,没有一点碰撞的声音,三指捏着杯子坐在床边,一点灵力传入雪盛的眉间,雪盛迷迷糊糊地醒来,睁开眼却是喻冥的放大版的脸,雪盛一惊,猛地瞪大了眼睛。

  喻冥一手托起雪盛,灵力从后背丝丝传入她身体,她本来紧绷的身体随着灵力流进她身体而逐渐放松,昏昏欲睡的模样十分慵懒。

  喻冥手中的杯子装着放凉的梅花茶,喻冥将声音压低,看着她苍白的小脸,轻轻在耳边和她低喃:“雪盛,喝点水吧。”

  喻冥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就在雪盛耳边响起,带着点暧昧的热气冲击她的心尖,她的身体又是瘫软,声音不自觉又是慵懒中带着淡淡的沙哑,有些猫的意味:“好~”因为没有力气,几乎是气声说了出来,沙哑的小慵懒的猫音,这声“好~”就像是小猫在喻冥心上挠爪子似的,他心痒痒的,理性控制着他,他暂时还没有逾矩。

  似乎在雪盛面前,他总是容易想入非非,总是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

  喻冥的脸更红,抱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抓紧,有些紧张。

  他抓着杯子,凑近雪盛的薄唇,那嘴唇已经没有了气色,已经脱水得干裂,喻冥看了,眉头更是紧锁,心一抽抽地后悔,后悔不该对三尾那么放心。以后可不能让雪盛这小丫头离开他半步啊。

  雪盛的呼吸均匀,两人过于贴近,可以清晰地听见彼此均匀带着节奏的鼻息声,还有热气……

  杯沿已经贴上雪盛的嘴唇,雪盛自觉将唇微微分开,只是打开一个小口——她就连张嘴的力气都没有了……

  杯子微微倾斜,略带香气的茶水缓缓流进雪盛的嘴唇,茶水流经之处,干裂的地方已经被滋润,几乎是肉色的嘴唇,渐渐恢复了正常的红润。

  喻冥小心翼翼地将杯子慢慢倾斜,茶水一滴不漏地流进雪盛的嘴里,雪盛吞咽时,干得冒烟的嗓子有些刺痛,但终于有了些滋润。

  喻冥又靠近她一点,几乎是脸贴着脸,用平生最温柔的声音轻轻问:“还想喝吗?”

  雪盛还未恢复力气,但干渴的嗓子已经被滋润,不像之前干得冒烟,她的意识逐渐清晰,但还是眼前发昏,似乎只有喻冥的言语使她回了魂:“嗯,还想喝。”

  仅仅这四个字,但却让喻冥身体一麻,似有电流飞速流过他身,雪盛已经在喻冥怀中彻底瘫软,软若无骨,贴在他怀里。

  喻冥脸上的红晕更甚,他转过脸轻轻咳嗽了一声,有些不自在。

  一手仍不舍得放开雪盛,还是托着她坐起,另一手将琉璃杯放置在木桌上,拿起茶壶小心地倒出茶水,并未倒满,而是留出三分空隙,防止在拿起时会不小心倒出。

  雪盛本来就没有力气,此时喻冥的大手又搂着她的腰,她只感觉自己全身酥麻,周身都没有了力气。于是整个人都倒在喻冥的怀里,头倚靠在他宽厚的肩膀上,瘦削的肩膀很是骨感。

  一只手试探着攀上他的腰,另一只手则软若无骨地瘫在盖在身上的小毯子上。

  喻冥感受到怀里的小人儿温热的鼻息,也感觉到身后有一只小手搂上了他的腰,他本就不想拒绝,甚至扭了扭腰,让她找到一个合适舒服的位置搂着他——最终还是欲望占据了上风。

  当雪盛的手搂上他的腰时,一阵阵酥麻从他的腰传来,心中浮上异样,对他而言,温暖和害羞的感情很是陌生。

  喻冥冰块般的脸有了些柔情,他咧开嘴角,有些傻傻地笑,又瞥到雪盛那苍白的小脸,才想起还有一杯水没有喂她喝。

  喻冥食指与中指并拢,和大拇指一起夹起琉璃杯,无名指和小指抵着茶底,缓缓地移到自己嘴边,吹了吹,又小心地移到雪盛嘴边,杯沿碰到她的嘴唇,软软的,喻冥心思微动。

  雪盛微微张开嘴,茶水如之前一般又缓缓流进她嘴中,润了润她的嘴唇。

  “谢谢。”雪盛撑起身子,想到与喻冥的关系,不舍地将环抱在他身后的手缩回,屁股一滑,又是躺下了。

  喻冥有些怅然若失,腰间没了雪盛的那小手,居然还有些惆怅。

  喻冥心中明了她意思,收回了雪盛腰间的大手,放下杯子,又给她掖了掖被角,捋了捋贴在她脸上的发丝。

  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视线在离开雪盛的一瞬间变得冰冷,完全没有之前的柔和与温情。

  喻冥站起,顺了顺身下衣物坐下的褶皱,拿起茶杯与茶壶,悄悄地打开了房门,转身温柔地看雪盛许久,才舍得将房门阖上。

  喻冥转身看见三尾坐在翠玉面前,看见三尾的他,不由得又是一股怒气冲上心头。

  

吃土星人

求各位读者大大们推荐给身边的朋友????????(跪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