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山神莫来

第三十八章 静谧与黑暗

山神莫来 吃土星人 3153 2019-09-08 18:05:01

  “三尾,知错没?”喻冥转身轻轻阖上房门,神情冰冷如万年寒冰,周身散发着“非礼勿近”的冷冷气息。

  “我知错了,山神大人。下次我不会再这样做了。”三尾紧紧拧着眉,悔意更甚,他已知事情的严重性,否则他如此一个傲气的万年神兽,也不会憋屈地叫他“山神大人”。

  翠云敏锐地察觉到喻冥强压的气愤,细细一思索,他如此生气,会不会是雪盛有什么大事?

  想到这,她连忙开口轻声问:“山神大人,雪盛的身子怎么样了,很严重吗?”紧拧成疙瘩的叶眉以及焦急的语气,无不体现着翠云的焦急。

  喻冥转眼看向翠云,脸上表情依旧冷酷,但是温和了些许,他轻轻点了点头,表示安慰:“放心,雪盛没什么大碍,只是过于疲惫,有些脱水罢了。”

  翠云紧皱的眉毛在听到喻冥的回答后,顺心地舒展开,心中的焦急也消了一大半。

  “三尾,下不为例。”喻冥走到三尾面前,弯下腰,与三尾四目相对,一双眼冷冷地对上他略显胆怯的视线,喻冥寒气逼人,眼神中是命令和不容置疑的霸气。

  真是少见啊……南珠心想,这还是山神大人为了一个女子,第一次这样咄咄逼人呢。

  三尾蔫里蔫气的,整个人像萎靡的大葱一样,懊丧地驼着背,没好气地哦了一声。

  喻冥微微舒展开眉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十指轻轻搭着腰,微屈膝盖,又坐在木桌旁,像往常一般烧水泡茶。

  天色已晚,夕阳西下,余晖洒在毛茸茸的草坪上,使青绿的草坪有了一些淡淡的金色光芒。

  天边厚重的云朵紫调中带着朱红,还镶着金边。

  喻冥睫毛轻颤,垂眸思考,扫了眼南珠,缓缓开口:“今日晚上,陪我去抓人魂,让你有个锻炼的机会。”

  南珠抬眼,抓人魂?

  她有些惊诧,这是山神第一次提出带自己出去抓人魂。

  以前的自己灵阶过低,实力薄弱,跟着山神出去也是给他添麻烦,此次出去抓人魂,不仅是大好的锻炼时机,也是喻冥对自己的认可。

  “好。”南珠点头答应,心中欣喜,眉梢微微抬起,嘴角微勾。

  “那我呢?”灼温眨巴眨巴眼睛,一双眼睛里期待地望着喻冥,期盼着做些什么。

  灼温这幅楚楚可怜的模样,使喻冥有些心软。

  本想让他待在灵山照看雪盛的,但既然他如此想要找些事情干,那就也让他忙起来吧,毕竟今晚可不只是抓人魂如此简单……

  喻冥低头细细思考,抬眼对他说:“你便去灵山脚下,围着灵山,布下各种凡间毒物的种子,不让凡人接近灵山。”

  喻冥手上金雾缭绕,变化出一个布袋,丢给灼温:“这都是毒物,每隔一尺撒下两颗种子,这些对有修为的人都不起作用,只是为了驱赶凡人罢了。”

  灼温接过布袋,掂了掂,里面的种子碰撞,沉甸甸的,有些分量,还有股好闻的淡淡香味。

  喻冥余光瞟到他闻了那布袋,看到他脸上愉悦的神情,耐心解释:“对于有修为的人,这只是普通的种子,但对于凡人来说,只要一闻这毒物种子,便会头晕目眩,但不会致死。严重会昏迷半刻,只是希望他们警惕起来,不要接近灵山罢了。”

  灼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眼中的愉悦不需要探查,他自然显露出,轻巧地将那布袋揣入怀中,又看向三尾。

  三尾依旧蔫蔫的坐着,食指百无聊赖地在地上画着圈,嫩嫩的青草被他大力地碾出青色的汁水来,他的神情总有些委屈。

  喻冥淡淡瞟一眼他,轻轻叹了一口气,心中的怒气早已烟消云散,对他现在只有无奈,为他指派任务:“三尾,你只要好好照顾雪盛就好了。”

  三尾听到喻冥开口叫自己,猛地抬头,紫色的眼眸透露出惊讶,心中了然他已消气。

  他怔愣几秒,小鸡啄米般狠狠地点头:“好好好,我在这照顾雪盛!”他眉梢挑起,嘴角咧开,和个小孩子一般没心没肺地笑起来。他当然高兴了,高兴喻冥消了气,对他不再有意见了。

  喻冥无心理会他小孩子般幼稚的感情变化,又瞟向翠云:“你就和三尾一起照顾雪盛。”

  雪盛小鸡啄米般乖巧地点点头,水灵灵的眼睛眨巴眨巴,很是可爱。

  喻冥余光瞟三尾那兴奋过头的样子,也有些后悔自己是否刚才过于严肃,他的脸上也染了层悔意。

  他吞下一杯梅花茶,长舒一口气,舒展开紧锁的眉头,沉下心来修炼。

  南珠练习了一下午的灵器,此时已经乏了。

  大量的灵力消耗使她不再想支撑人形,于是她变回一块石头的模样,青灰色带着点翠绿,安心休息。

  灼温和南珠一样,身心俱疲,他打了个大哈欠,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惬意地在草地躺下,毛茸茸的青草刺挠着他的后脑勺,刺激着他的神经,使他无比快活,只感到身子彻底地放松。

  三尾见身边的几位都乏了,随意地休息,自己也乏了一天,他变回三头蛇神的模样,但只有一条手臂的长度,一拳的粗细,他嗖嗖地跑到最近的一棵万年梅花树上,一跃攀上了树枝,在树杈间盘起,轻轻阖上眼睛,紫色的眼眸上覆上黑暗,放下心中的负担,安详睡了。

  翠云学着灼温的模样,躺在草坪上,惬意地阖上眼睛,不一会儿,便满足地睡下了……

  这是灵山梅林少有的安谧时候……

  但是山腰的狐妖树洞中,却并不平稳……

  分界线——————————

  黑暗空间中。

  “真的!我真的有第三条狐尾了!”尾生兴奋地站起,三条毛茸茸的尾巴在他身后摇摆,更加招摇。

  “在这里修炼竟然如此之快!”尾生兴奋地大叫,长长的黑色指甲小心地轻轻抚摸着自己的第三条尾巴上的细细绒毛,有些难以置信自己的眼睛。

  黑雾乍现,在角落慢慢飘向尾声:“现在,相信我了吧。”

  尾生听到那幽幽的声音,已经没了之前的恐惧,现在已经彻底地喜爱上了这灵力充沛的黑暗空间。

  “你真的不要代价?”尾生摸着自己的尾巴,兴奋的同时,也有些感激。

  “呵。代价?我只是想让你强大罢了。你的东西,我是不稀罕的。”那黑雾幽幽,说出来的话也是阴阳怪气。

  “让我强大?做你的手下?”尾生放下尾巴,找到那声音的来源,向前走了两步,对黑暗空间已是信任,对他的行为,总是有些质疑。

  “不,我帮助你,只是因为你和我都讨厌京伦和喻冥罢了。”黑雾前进一步,几乎和他脸贴脸,但尾生根本感受不到黑雾的存在。

  “你为何会讨厌他们?有什么过节?”尾生勾起嘴角,一挑眉梢,狡黠地眨眨眼睛。

  黑雾在他面前飘忽了一下,半晌才说:“等你过了仙阶,我再告诉你。”

  尾生听到仙阶两个字,轻哼一声,傲气的,有些不屑:“仙阶?不就是这两天的事情?”

  黑雾幽幽的声音传进他耳朵,让他不寒而栗:“如此最好。”

  尾生看到四周一片黑暗,不禁觉得压抑:“我现在总能回去了吧?”

  黑雾在黝黑的空间中冷哼一声,他难得有耐心地解释:“你不能出去,以免做出什么令人怀疑的事情。”

  黑雾在说完的一刹那,消失在这空间中,无影无踪,没有一点征兆。

  尾生听到“不能出去”这四个字时,可谓是狠狠一怔,他身子一抖,尾巴上的长长白色皮毛随之一抖,尾生拖着三条毛茸茸的尾巴,在黑暗空间中叉着腰来回踱步,时不时地骂上两句:“我居然还被困在这里了!”“真是个蠢蛋!”“根本出不去!”……

  黑雾早已离开了黑暗空间,对尾生的抱怨根本毫不关心。

  分界线———————————————

  “魔……魔君?”那魔兵悄悄打开房门,却看见一个清澈的大水球,里面无奈坐着的人好像是魔君。

  京伦听到呼喊,浑浑噩噩地抬头,却看见是魔兵看到自己这副落魄的模样,他只是微微一愣,不自觉地握紧了拳头。

  这水结界十二个时辰方能解开,也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由此看来,还要一晚上,这结界才能解开。

  京伦在这结界中,就如凡人一般,无法运用自己的灵力,此时的魔兵又看到自己的落魄样……

  京伦双手握拳,手上的青筋暴起,长长的指甲,将自己的手掌刺破,一点点的鲜血顺着自己的手臂慢慢流下。

  那魔兵也算个会看脸色的,悄无声息地溜了,甚至连京伦都没注意到。

  京伦忽地瘫坐在地上,无力地靠在结界上,整个人都瘫软下来,只有手依然紧紧地握着拳,指甲刺破手掌,他头上的青筋暴起,:“喻冥,今日之耻辱!必报!”

  他的手忽的就松下,整个人都瘫软地躺在那结界中,宛若死人,他的目光呆滞,似乎在望远处,但他眼前一片模糊,泪花在他眼中聚集。

  鲜血流淌在地上,殷红如妖冶的花朵,盛开在地上,带着淡淡的血腥味。

  京伦瘫软在地上,良久,他轻轻阖上眼,一滴清泪划过他脸庞,滴在他的黑衣上,很快便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唉……”他微微叹息,脑海中划过雪盛的模样,他双眉拧成“八”字。

  真是罕见的脆弱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