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娱乐明星 你是我的温柔缱绻

第17章 我就远远地看着就好!

你是我的温柔缱绻 半夏浅汐 1796 2019-07-27 20:29:22

  夜嫣还是蔫蔫地趴在化妆台前,垂头丧气地看了一眼跟前的镜子。

  镜子里,白樱落踩着高跟鞋哒哒地跑了过来。

  “夜夜,大新闻,来来来。”

  白樱落随手拉过一把椅子,坐到了夜嫣的身侧。

  夜嫣有气无力地搭着话,“怎么说?”

  “简妙闹了!”

  夜嫣“哦”了一声。

  简妙。

  那个要和男神拍十一次吻戏的女星!

  又矫情又做作!

  她大闹剧组的传闻也不是一两次了,只是每一次都被压了下去。

  在观众面前她是清纯女神,人美声甜性格好。

  可是,业内的名声早就臭了。

  挑剔矫情耍大牌,超级无敌难相处。

  她这一闹脾气,男神都跑去找她了。

  夜嫣一想到那十个手指数不过来的亲密戏,瞬间又堵心堵肺了。

  演员拍吻戏很正常。

  可是男神和简妙拍,她酸呐!

  “夜小爷,你怎么一副蔫坏了的亚子?”

  白樱落伸出手指戳了戳夜嫣的手臂。

  夜嫣酸成了柠檬精,正犯着愁。

  见夜嫣不理她,白樱落又戳了戳,“超级大新闻,你都不听了?”

  夜嫣拍掉了白樱落的手,颓颓地答,“你说。”

  “简妙大闹剧组,你知道了没?”

  “知道。”夜嫣乖乖地答着。

  这位白小主难伺候呐,聊八卦的时候,必须有一个忠诚的听众。

  夜嫣就很忠诚了。

  白樱落又问,“那你知道她为什么大闹剧组么?”

  “新剧造事,拉拉热度。”夜听众负责地回答。

  简妙每一次出新剧必闹,赚足了观众的眼球。

  这种套路,大家都懂。

  闹是正常的,要是那大小姐不闹,那才有问题!

  “NONONO!”

  白樱落竖起了一根食指,在夜嫣的跟前晃着。

  夜听众看了一眼八卦的白樱落,十分配合地等着吃瓜。

  吃瓜群众已经就位,开始你的表演吧!

  白樱落故意凑了过来,暧昧地朝夜听众眨了眨眼,“是因为男神。”

  “男神真的好狠一男的!”白樱落默默地补了一句。

  夜听众一听到“男神”两个字,如同醍醐灌顶,瞬间精神了。

  “怎么说?”夜嫣迫不及待地开口问。

  “男神在入组前,直接将剧本里所有的亲密戏一刀切。”

  白樱落的手摊着,作出了一个切的动作。

  “一刀切?”

  原本面如死灰的夜嫣眼眸一亮,像是插上了电,瞬间元气满满,心花怒放。

  “你是说所有的吻戏都切了?”

  夜嫣的语气里是藏不住的喜悦。

  白樱落点头,“一丁点的亲密戏都切得干干净净,别说吻戏,简大女主角就连男神衣角都碰不到。”

  夜嫣脸上挂着忍不住的笑,拿起桌面的大白兔奶糖开始剥。

  “啧啧啧,简妙好惨一女的。”好不容易攀上了男神这种顶级流量。

  这么一刀切,啥都没了!

  白樱落摇着头,接着道,“《踏光》本来就是悬疑推理的大IP,改编的剧本女主角存在的意义就是和男主谈谈情,男神这么一刀切,不是我说,简妙的戏份还没我多。”

  这个形势,她能不闹么?

  分分钟要闹翻天!

  夜嫣心里已经乐开了花,差点没忍住要哼小调儿,心情不错,脱口而出,“比你戏份还少?你不是演一具尸体么?”

  一句台词都没有。

  还好意思说戏份?

  要是连白樱落的戏份都比不过,那简妙真的挺惨的。

  “……”白樱落被一噎,伸手虚虚地掐了一把夜嫣,“你大爷的,等哪一天姐姐火了,我弄死你。”

  大爷的,非得扎她一刀。

  夜嫣笑着撞了撞白樱落的肩头,开口问,“戏份被删,那怎么办?”

  听柠檬说已经一哭二闹,怕是准备上吊了吧?

  白樱落哼了一声,“闹呗!闹着加戏,就她那演技,男神带她就是王者带青铜,她还瞎矫情了。”

  “这感情的线切掉,还能怎么加?”剧本相当完整。

  夜嫣又补了一句,“要是乱来,剧情没法推动。”

  混迹言情小说圈的白樱落懂得多,智商立马就上线——

  “随便来个手撕白莲花呗,恶毒妹妹闺蜜都来一个,能斗十集,要是感情顺风顺水,观众以为你在划水呐!”

  夜嫣:“……”果然,套路她都懂。

  “再不行,来几个追求者,没点追求者的女主还叫女主?”

  夜嫣:“……”对,你是大佬,你说啥都对。

  “弄死几个配角不就是剧情了,讲真,不出事的配角毫无存在的意义!”

  夜嫣:“……”这位白小主好狠!

  “实在凑不过,就回忆杀呗!”

  夜嫣:“……”高手!

  夜嫣直接打断了白樱落的絮絮叨叨,“白樱落,你演戏红不了,不如还是去做编剧吧?”

  白樱落傲娇地哼了一声,“论起套路,姐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夜嫣被逗笑,摇了摇头,“简妙那边闹得凶不?”

  白樱落答得干错利落,“发疯了,我看她那个架势,怕是分分钟要抽出四十米大刀砍人了。”

  夜嫣一听,赶紧跳了起来,二话不说就是要走。

  “哎,去哪?”白樱落拉住夜嫣。

  “保护男神。”夜嫣正经八儿地说,“我担心他被四十米的大刀砍伤了!”

  白樱落嗤之以鼻地怼了回去,“你就吹,你分明是荡漾了想男人!”

  夜嫣小手握住了门把,故意回头瞪了一眼白樱落,“白樱落,我是想他了,他正好是一个男人。”

  仅此而已!

  嗯,我就远远地看着就好!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