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裴太太蓄谋已久

第十八章 改行送外卖

裴太太蓄谋已久 v崔四 2010 2019-07-27 08:25:00

  裴轻满意地点了点头,大手一挥,散会。

  司意在收拾东西,裴轻却已经站了起来,“今天中午我要吃珍馐阁的饭。”

  她愣了一下,“可是您今天中午不是跟王总还有饭局么?”

  “取消了。”

  “哦……”她怎么不知道?

  但是她没在意,便天真地点了点头。

  直到她中午拿着手机准备点单的时候,她才开始懊悔。

  靳小姐怎么不让人来给他送爱心午餐了?!

  珍馐阁在香山的南边,裴氏公司在香山的北边,中间隔了整整一个香山,外卖根本不可能送到这里来!

  还有珍馐阁明明这么有钱为什么不来这边开一个分店?!

  司意现在想怒摔手机。

  可是一想到手机要是没了心疼的还是她,于是她忍了又忍,默默把手机收了起来。

  走到裴轻的办公室门口,心里做着剧烈地挣扎敲开了他的门。

  如果他待会儿让她亲自跑去买咋办?她要不要从呢?毕竟她还想赊账二十万呢……

  “什么事?”极其冷淡的声音。

  司意咬了咬唇,犹豫着说出了口,“裴总,咱们公司不在珍馐阁外卖的配送范围里。”

  裴轻抬起头来思考了两三秒,才仿佛想起来确有其事。

  “那你亲自去一趟吧。”

  果然如此。

  “可是裴……”她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就顿住了,脑子里灵光一闪。

  他气定神闲地看着她,那双锐利幽深的眸子仿佛看透了一切,“怎么了吗?”

  “我替您买午餐这算是在工作哦?”

  他犹豫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

  他倒想要看看这女人能找出什么借口来推托。

  “那我应该有加班费吧?”

  裴轻的嘴角抽搐了一下,没想到她在意的是这个,这女人掉钱眼里了?虽然他知道她现在确实是蛮缺钱的。

  “可是特助本来就是要二十四小时持续待机的。”

  “可是我又没有特助的工资。”她理所当然地顶了他一句。

  “……”

  他竟然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那你不想直接晋升正式员工了?”他抛出了一个诱饵。

  她讶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佯装疑惑道:“裴总难道不是因为我工作表现好才会决定让我晋升正式员工的吗?”

  “不帮总裁买午餐算表现好?”他挑眉。

  “面对加班还不给钱的总裁,还压榨员工去买跨越一个市买午餐,我觉得我已经表现得很好了,您那么大方善良,总不会连这点工资都不肯给我的哦?”

  司意一口气说完还不带喘一下的。

  做人果然不能太善良,会被上司欺。

  裴轻冷笑了一声,骂完他又给他戴一顶高帽就想摆平他,当他傻的吗?

  “你愿意去就去,不愿意去就出去。”

  前后两句话看起来相似,实则意思相距甚大。

  这简直是在拿职业生涯威胁她了。

  司意秒怂了。

  谁让他是大佬呢,大佬说什么都对。

  “那我现在就去……”

  “下午上班前必须回来。”他面不改色地追加了一句。

  司意咬牙,“是……”

  她第一次败下了阵来,灰头土脸地走了出去,可怜的小背影看得裴轻十分舒心。

  在强权目前,智商也莫得用。

  司意走出办公室,合上门,然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默念道:“我是弟弟,我是弟弟……”乖巧听话又卑微的弟弟。

  这时候还没有下班,杨姗姗一脸疑惑地看着她收拾了一下桌面,然后把包包背上站了起来。

  “司意,你下班啦?”她有些想不通,提前下班可是要被扣工资的,更何况司意现在还在实习期。

  一提起这个司意就就觉得憋屈,没好气地道:“我没下班,我是去加班。”

  “啊?加班干什么啊?”

  “送外卖。”司意随口回了一句,便匆匆离开了办公室。

  她只有两个半小时的时间用于来回了,坐地铁去勉强可以完成任务。

  而杨姗姗则是一脸懵逼的留在了自己位置上,她刚刚都听到了什么?

  司意改行送外卖了?!

  六七月份,正是太阳最火热的时候。

  才出了公司,司意就觉得自己身上的水分都快蒸发完了,走几步路身上就黏腻得不成样子。

  身上的味道越是难闻,她便越想骂人。

  该死的裴轻,她到底哪里惹到他了?

  就算是给女朋友报仇,也不带这么狠的吧?

  她现在只觉得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多嘴,隐晦地说了一句靳小姐,就被这个护女友狂魔给记恨上了。

  偏偏她还没有办法反抗。

  等地铁的间隙,她才打电话给珍馐阁,让他们提前做好菜,方便她待会儿去取。

  她本来想很坏心眼地让他们多加点辣,因为裴轻不吃辣,可是她转念一想,要是再惹那个大魔王生气了,估计受罪的还是她。

  她轻轻地呼出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身体里暴动的使坏因子。

  ……

  两个半小时后,她踩着点踏进了总裁办公室。

  整个人气喘吁吁地扶着腰,小脸因为剧烈的运动而涨得通红。

  “总、总裁,您的午餐。”

  因为太急了,连门都没来得及敲,她甚至没有看清楚他办公室里有什么人。

  等她缓过神来的时候,便对上了一双审视的又带着疑惑的水眸。

  会在总裁办公室里遇到靳南笙,分明猝不及防,却是司意预料已久的事情。

  靳南笙显然是十分意外的,目光从司意踏进来的那一刻开始就再也没离开过她。

  裴轻的情绪看起来并不是很好,听到司意说话也没理她,反而是一直在看着靳南笙,眼神里杂糅着爱意和恨意,最后却通通化为了摄人的冰冷。

  司意猜测这俩人刚才应该是闹什么矛盾了,为了避免殃及池鱼,她默默地把外卖放在了会客用的那张桌子上,然后尽量放轻了动作地走出去。

  “谁准你出去了?!”

  身后蓦地响起了一声暴喝。

  司意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停住,缓缓地转了回去。

  隔着一个办公室的距离,司意隐约能看见裴轻额角上有青筋突起,看起来很是可怖。

  她在心底里暗暗摇头,真是白瞎了一张俊脸。

  

v崔四

哈哈哈有些网络用语觉得好玩就写了进去,大家都知道弟弟行为的这种梗吧?不知道的小盆友可以百度一下~~   面对裴公子的作,本四只能说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