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裴太太蓄谋已久

第二十章 拍卖一支舞

裴太太蓄谋已久 v崔四 2003 2019-07-29 19:31:18

  他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不怒自威,薄唇里淡淡地吐出一个字,“滚。”

  司意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站在原地没有动,语气也冷了下来,“我说裴总,你是我上司没错,但也不至于这样不尊重人吧?”

  他闭了闭眼,一副忍耐到极致的模样。

  “我现在心情不好。”他淡淡地阐述道,语气中却没有半分歉意。

  司意当然也不至于非要揪着他道歉,但有些利益她是必须要争的。

  “我知道你心情不好,但是刚才看在你拿我当挡箭牌的份上,工伤费我就不要了,要份报酬不过分的哦?”

  她并不怕他,甚至还有一股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莫名底气。

  裴轻的脸上掠过一抹轻蔑之色,似乎是觉得她太烦了,直接把所有的牌摊开了来说。

  “你想要的我可以答应你,但是在这段时间里,你都必须听我的话。”

  司意的杏眸里不自觉滑过几分惊讶,挑眉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

  “嗯,现在你可以出去了吗?”完完全全敷衍的语气,出口的每一个字都只是为了把她赶走。

  但是再继续呆下去也不会比现在的结果更好了。

  她在原地站了一会儿,忽然笑道:“那就谢谢裴总了。”

  丢下这句话,她才走了出去,顺便贴心地关好了门。

  心情有些复杂地靠在门板上,杏眸底尽是纠结的深思。

  如果他一开始就知道她图谋不轨的话,为什么又会让她留在他身边呢?

  还有,他到底知道了哪些事情,是全部知道,还是只知道她打算延缓医药费的事……

  她在发呆,不远处的许秘书走了过来,看到她这副丢魂失魄的模样,不由得眉头轻皱。

  “司意,你在这里做什么?我要进去。”

  司意一下子就回过了神来,看了一眼她手里的文件,好心提醒道:“啊?许秘书,实不相瞒,总裁现在的心情不是很好,我觉得你可以晚点再进去。”

  许秘书狐疑地看了她一眼,“那你是……”

  她以为司意被臭骂了一顿,所以才心情很不好地靠在门板上发呆。

  司意扯了扯嘴角,顺着她的想法往下走,装作有些尴尬的模样,“我刚才已经领教过了一遍。”

  许秘书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竟然开始安慰她。

  “没事,你才刚刚进公司,像这样被上司批评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只要接下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就可以了。”

  稀罕事啊……号称“铁娘子”的许秘书,居然会安慰人,这算不算是铁树开花了?

  司意有些受宠若惊,连忙点头称是道谢。

  她这也算是成功博得了自己上司的好感了吧?

  也许裴轻是真的被靳小姐伤到了心,接下来这两天他都没有精力再找司意的麻烦。

  司意乐得轻松,不过唯一让她有些头疼的是,裴轻什么时候才会兑现他承诺给她的事情?

  过了今晚,她身上的钱就不够支撑苏蓓妍的医药费了,到时候医院一定会把苏蓓妍撵出来的。

  她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眼看又到了下班时间,犹豫着要不要进办公室里找裴轻。

  她深知这样的人并不喜欢受束缚,更别说被人一而再地催促。

  时间一分一秒地走过,杨姗姗已经收拾好了东西,起身拍了拍她的肩膀,“司意,我先走了啊。”

  司意失神地点了点头,“好。”

  “明天见。”

  “明天见。”

  杨姗姗似乎察觉到了她的心不在焉,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也明白司意不想说的事情,她是无论如何也问不出来的,况且,她们的关系也没有熟到那种地步。

  她只是多看了一眼司意,便离开了。

  等到整个秘书室的人都差不多走完了,司意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还是站了起来。

  为了她母亲,她是该厚脸皮一点的。

  敲了三下门,里面传来了一个衿冷的男声。

  “什么事?”

  司意踌躇了一下,开口道:“裴总,是我。”

  “进来。”

  把门合上,她才抬眼看向了裴轻。

  他的办公桌上一片整洁,看起来也是要走了的模样。

  她咬了咬唇,“裴总前天说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裴轻愣了一下,然后唇角竟然漫上了几分笑意,十分玩味道:“哦?来要求我兑现的?”

  “如果您不肯帮我,我妈妈的药明天晚上不仅会被赶出医院,还会被停药。”她认真地看着他,眸中有几分恳求之意。

  没想到这样一张倔强的小脸上有一天居然会出现这样的表情。

  他难得地升起了几分兴致,分析道:“可是即便我让你延迟交医药费的时间,按照你现在的工资,你可能要不吃不喝工作两年才能还给我,你又打算怎么办?”

  他说的是事实,司意早就想过了。

  她咬牙,“我自有我的办法,裴总只需要帮我这一个忙就好了。”

  “你会跳舞吗?”他忽然问道,一双狭长深邃的凤眸里竟真的有几分好奇之色。

  司意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总知道他不会无缘无故问,便点了点头,“会一点。”

  “明天晚上在九州有一个蒙面晚宴,拍卖女人——”他特意拉长了语调。

  九州是香山最大的一所高档会所。

  司意的小脸猛地沉了下来,“裴总,你什么意思?”

  她是缺二十万没错,但到底还不至于她做出这样的牺牲。

  别的办法虽然过程会曲折一些,但不会影响最后的结果,所以她只是想要一个赊账。

  而如今,裴轻分明就是在侮辱她。

  她并不是多清高的人,但是非荣辱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她冷着脸转身就要离开,背脊挺得很直,像是花中四君子中最孤傲的梅。

  美而冷。

  终于在她的手触上门把的那一刻,他才慢悠悠地道:“拍卖女人的一支舞而已,我可以让你当我的女伴,参加竞拍,最后所得会以我的名义全部捐给公益基金,不过作为报酬,我会直接给你的母亲免去所有的医药费,怎么样?”

v崔四

日常四求~票票,豆豆,收藏,留言,通通都砸过来叭~嘤嘤嘤【原地打滚撒娇卖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