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裴太太蓄谋已久

第二十八章 咕咕咕

裴太太蓄谋已久 v崔四 2020 2019-08-06 17:00:50

  “伤口尽量不要碰水,这几天也不要有什么剧烈的活动,基本上没什么大问题了。”

  司意想了想,又十分脑残地补了一句,“那我是不是也不可以跳舞了?”

  医生就这样沉默地看了她好一会儿,“你觉得呢?”

  她觉得……她觉得这个医生对待她的态度跟对待靳南笙的态度完全不一样啊!

  看着她的时候尽是看智障一样的眼神。

  难道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不同吗?!

  不对哦,这位医生可能把她当成了人家的小三,如今裴轻又出去了,自然没必要跟她客气。

  司意撇了撇嘴,只低低地说了一声“谢谢”,没再继续作死把高跟鞋穿上,坐在原地乖乖地等着裴轻。

  医生也没鸟她,兀自收拾着医疗用品。

  大概过了一两分钟这样子,裴轻就回来了,一只手里拎着一个她很熟悉的牌子的纸袋,另一只拿着一双病人专用的拖鞋。

  后面还跟着一个人,身形与裴轻差不多,戴着一副黑色的眼镜框,看起来温和有礼。

  司意的瞳孔缩了缩。

  陈矽尘。

  “司小姐,好久不见,原来这双鞋是给你的啊,我没找到适合女性的码数,所以可能会有点不合脚,不好意思了。”

  陈矽尘的嘴角噙着一抹温畜无害的笑意,偏偏那双眸子却是洞悉一切的模样。

  今天他刚好在医院里值班,结果就被某人差遣去找鞋了,还特意强调是女人要穿的。

  他有些好奇,便特意跟过来瞧一瞧。

  这两人果然还是有点东西的啊。

  “陈医生。”她抬眸看了他一眼,也浅笑着打了一个招呼,却不算热拢,甚至比起之前还要疏远许多。

  她没想到他们居然是认识的,而且看起来关系还不浅。

  这样一来,裴轻为什么会知道她想要什么也就是显而易见的事情了。

  但是她的心里还是有几分不舒服的,毕竟被人当成了跳梁小丑一样玩弄,任是谁都不开心。

  陈矽尘扶了扶眼镜框,知道她是误会了自己,但也没开口解释什么。

  裴轻走了过来,俊美的脸上倒没什么异样,把鞋放在了她脚底下,顺便把纸袋子也给了她。

  “医生怎么说?”

  他意思意思地关心一下,司意自然也就意思意思地回答了他一下。

  “没事了。”

  “如果严重的话,明晚的晚宴你可以不用去了。”

  他本就是为了激靳南笙才想要带她去参加晚宴,可今晚也达到了这个目的,所以没有必要了。

  可司意却摇了摇头,“我可以去,只不过我膝盖这里不能露出来了,还望裴总给我备一条长一点的礼服。”

  他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是怎么做到理所当然地使唤他的。

  “参加晚宴,礼服不应该是自备的吗?”

  “我没钱啊,裴总总不会舍不得这么点钱来装扮一下你的女伴吧?”她眨巴了一下杏眸,纯良得不能再像一个良家少女了。

  “你这什么歪理?”他挑眉,这个女人根本就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坑他的钱。

  如果是因为她穷他就得接济她,这与道德绑架又有何异?

  司意的眼珠子转了一圈,笑道:“裴总不是想激靳小姐吗?如果光是今晚靳小姐就妥协了的话,刚才她就应该不惜一切代价让你陪她走了,我这也算是帮您做点事不是?”

  如果他还是不同意,她就只能回去找找风铃草以前穿的礼服了,只不过那些不太适合她,多少是有些欠缺了。

  裴轻懒得再和她争,摆了摆手,让她赶紧去换衣服。

  这件事情就算是这么定下了。

  除去移动的时候膝盖还有些微痛,她脚上的伤已经没事了,所以裴轻也没再过来扶她。

  骨科室里面就有一个独立的小房间,司意在征得了医生的同意以后,才穿着那双超大号的拖鞋走了进去。

  陈矽尘往紧闭的门口看了一眼,不由得打趣道:“你们俩现在是什么情况?”

  “还能有什么情况。”裴轻的反应很冷淡。

  “你想用她刺激一下靳小姐?”

  “我家老头子说下个月帮我办一场相亲宴。”裴轻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

  陈矽尘“噗”地一下就笑了出来。

  “这是好事啊,万千少女的梦终于要实现了。”陈矽尘不怕死地补充道。

  裴轻的脸色一下子就黑透了,浑身散发出一种可怖的气息。

  “你爸前段时间问我你什么时候回家,我看是快了。”

  他不快,势必是要拉着兄弟一起下水的。

  陈矽尘的嘴角抽了抽,“你冷静一点。”

  他还年轻,不想这么早就回去被束缚着。

  正在陈矽尘求生欲爆棚的时候,小房间的门口忽然被打开了。

  两人循声望了过去。

  司意手里抱着他的西装外套,小幅度地扯了扯自己的腋下的衣物,又拍了拍胸口,只觉得哪哪都不舒服。

  她与靳南笙看着身材有些相像,实际上的情况是,她在某些地方比靳小姐有料多了。

  一条小香风的黄色短裙,勒得她胸口喘不过气来,里面当然也是一样……

  裴轻皱着眉头,出声道:“不合适?”

  司意刚想呛他一下,却又想到今天晚上如果不是他,她估计会更惨,于是只是抿着嘴摇了摇头,“没事,我们可以回去了吗?”

  他从鼻腔里发出了一个音节,“嗯。”

  随即又看了一眼陈矽尘,“走了。”

  陈矽尘点了点头,目送着他们两人离开,温淡的眸中暗芒流转。

  他怎么觉得,这两人的背影看上去竟然有些般配呢?

  刚出医院,司意的肚子就忍不住唱起了小曲来,咕咕咕的声音在寂寥的夜灯下十分明显。

  她有些尴尬,脸颊一寸寸地红了起来,心里自欺欺人地默念着他听不到,听不到……

  谁知他忽然停下了脚步,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饿了?”

  他的声音算不上温柔,但却莫名让司意的心头跳了一跳。

  她吞了吞口水,慢慢地点了点头。

  “有些。”

  他似乎在思考,最后道:“这附近应该有餐厅。”

v崔四

今天是被《狐妖小红娘》淮水竹亭骗眼泪的一天(´⌒`。)   缘分走到尽头,也不过是从时光里偷来怀胎十月的欢愉。   不对,今天我不是来安利的,我是来求红豆求推荐票外加收藏留言的!嘤嘤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