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裴太太蓄谋已久

第三十六章 她想来玩玩

裴太太蓄谋已久 v崔四 2011 2019-08-13 19:40:13

  男人则比她的造型要简单得多了,因此很早就完成了,搭着二郎腿,姿势随意地坐在候客厅里,清冷衿贵,魅力非凡。

  她出来的时候男人的视线明显地在她身上停顿了几秒钟,眸中闪过一缕类似于惊艳的亮色。

  薄唇随即轻轻地扬了起来,轻佻又凉薄。

  “不愧是香山大学远近闻名的美人胚子,换了身衣服就好像换了个人似的。”

  表面上虽然是在夸司意,实际上却含着几分莫名的嘲讽。

  她走到了男人身边,不知道是忽然想到了什么,好奇地问道:“裴总好像对香大很熟悉哦?”

  裴轻的凤眸微眯,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很奇怪?还是你调查我的时候没调查完整,觉得自己漏掉了什么?”

  原来他知道自己调查过他。

  司意的睫毛轻颤了一下,心底微震,却又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的状态,扯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倒是我忘了,靳小姐是香大的,裴总会知道也不足为奇。”

  听到她这么说,某人不由得傲娇地冷哼了一声,心情忽然就不是很好了。

  明明不是多重要的交集,既想要她自己认出来,可她认不出来的时候心里又有一种莫名的烦躁,好像有一只小猫咪在他的心里挠痒痒,让他焦躁难安。

  但是他是绝不可能自己告诉她的!

  司意一脸懵逼地看着男人变幻莫测的脸,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句话说错了,只是抿了抿唇,安安静静地站在原地。

  过了一会儿,只见他面无表情地动了动唇,只吐出了两个字。

  “无趣。”

  司意的嘴角无意识地抽搐了一下,到底是谁无趣啊!

  ……

  快要下车的时候,男人不知从哪儿变出了一个银色的面具,一簇羽毛嵌在右眼尾,美丽中带着几分狂妄不羁

  “戴上。”裴轻的嗓音偏冷淡,像是在命令一个无关紧要的人。

  司意接了过来,抚摸着上面的纹路,心底有些感叹。

  她今晚大概真的要做一只摄人心魄的妖精了。

  好在裴轻想事果然周到,这面具会替她挡掉许多麻烦。

  车里地光线很暗,戴上面具,她只露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下巴,红唇微微扬起,无声的蛊惑,连那双向来无辜纯净的杏眸也被妖化了许多,一颦一笑,皆是撩人的气息。

  见男人的眸色偏暗,司意眨巴了一下眼睛,轻声提醒道:“裴总,我们到了。”

  裴轻回过神来,脸色不由得沉了几分,嘴角扯出一抹冷魅的笑,便一言不发地下了车。

  他似乎从来不会等她,更不在意她追不追得上,步伐迈得很大。

  这已经是司意这一个星期以来不知道第几次小跑着跟了上去,然后强行挽住了他的手臂。

  今晚他就是她的保护伞,她决不能松开。

  所幸男人并没有甩开,任由她挽着。

  司意算是看清楚了,他虽然不拒绝她,但也绝对不会主动顾及她。

  因为司意的妆发花了太长的时间,他们到的时候,晚宴上已经开始了。

  她没来得及看开场舞,自然也就错过了最重要的一幕。

  裴轻的社会地位很高,主办方特意把他们安排在了前面。

  与他们同一桌的基本上都是业界的大佬,四五十岁的中年人。

  不止这桌,周围一圈像裴轻这个年纪的年轻人都几乎没有。

  在座的基本上都是互相认识的,年纪上裴轻到底算是小辈,便冷淡地一一打了声招呼,带着司意坐了下来。

  几个大佬看到司意的脸上戴着面具,了然地笑了一下,调侃道:“裴侄子今天晚上来人压轴的?”

  裴轻顺着他们的视线淡淡地看了司意一眼,眸底便裹上了一层宠溺,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主动牵住了她的左手,连嗓音都带着几分笑意,像是在自豪,“嗯,她想来玩玩。”

  司意错愕地转过头来看他,这样近的距离,只有她一个人能看清里面的警告之色。

  大佬们眸中滑过一抹了然之色,兴致瞬间淡了下去,了然地点了点头,笑道:“早听闻裴侄子进屋藏娇,看来就是这位小姐了。”

  不过短短几句话的时间,每个人心里都是大起又大落。

  直到裴轻放开了她的手,她才如梦初醒地反应过来——他刚才只是在对别人宣誓他的主权。

  这对于她来说,无疑是一层最好的保护。

  司意微不可见地呼出了一口气,随手拿起了旁边的酒杯,想要抿几口。

  男人的余光瞥见了,眉头瞬间皱了起来,伸手挡住了她的动作。

  “这里的酒度数太高,你喝茶。”

  司意疑惑地望着他,“宴会上的酒,度数不是都会很低吗?”至少应该不会是一杯倒的程度。

  裴轻无语地动了动唇,本来想解释点什么,最后干脆简单粗暴地警告道:“你想醉就喝,我不会再送你回去。”

  她虽然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但到底是不敢再喝了,听话地放了下来,拿起了另一边的茶杯。

  裴轻眼睁睁地看着她拿起了自己的茶杯喝了下去,没有开口阻止。

  也不知道这女人是不是把智商和情商都花在了学习上,在别的方面竟然显得意外的迟钝呆萌。

  司意本来就不是为了口渴而喝东西,随便喝了几口,放下来的时候才惊觉有几分不对劲。

  裴轻前面是空的,而她前面竟然摆了两杯茶!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蠢事,司意的脸颊上逐渐升起了两朵红晕。

  默默地把自己没喝过的那杯茶放到了他面前,轻咳了一声,缓解自己的尴尬,“不好意思,我忘了看了。”

  原以为他会冷嘲热讽自己一番,没想到他只是轻轻淡淡地应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别的反应了。

  后来她才想起来,他根本就是一直看着她犯蠢的,估计心底一直在嘲笑她。

  主持人在讲话,先念了一遍赞助商,接着开始感谢诸位大佬们能在百忙之中抽空到场。

  司意听了一会儿,才发现第一个赞助商就是一家酒业——夜光杯,它家以烈酒而闻名,有三杯必醉之说。

v崔四

司意:裴幼稚今天又幼稚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