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裴太太蓄谋已久

第三十九章 不想突然多出个孙女,显老

裴太太蓄谋已久 v崔四 2026 2019-08-15 22:44:27

  “没想到过了五年,南小姐还是不知道什么叫做谨言慎行。”司意轻笑了一声,并不把她放在眼里。

  不过是一个刚刚成年的小丫头,又被家里保护得好,虽然在她手底下吃过亏,却越养越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她如今已经不是五年前的司意,没有兴趣再跟她玩下去了。

  眼看着司意就要走人,南城笳一急,再度拉住了她,“你跑什么?我说的话戳中你的痛处了?”

  司意回过头来,秀眉微蹙,眸底滑过一抹淡淡的不耐烦,“我不走,难道南小姐想跪下来给我磕响头?”

  这是她们当年的约定,彼时她十六岁,南城笳年仅十三岁,赌的就是喝酒。

  南家酒业夜光杯,旗下的春风醉,三杯必倒。

  南城笳从小喝着自己家的酒长大,自然知道这酒的威力,自诩是个中翘楚,便非要在自家开的酒吧里到处找人喝酒,只要对方喝过了三杯酒,就答应对方一个条件。

  但对方要是喝不过,以后见到她都必须跪下磕头喊她姑奶奶。

  南家一家自然是知道自家这位小公主的心性,虽然表面上溺爱着让她玩,背地里却暗戳戳地让员工们阻止那些去找她挑战的人。

  毕竟无论挑战成不成功,对南家的名声来说都不太好听。

  南城笳左等右等,就是没个人敢上来挑战。

  就在她无聊到考虑要不要算了的时候,一个少女冲了上来,“我来。”

  少女身上缭绕着一股莫名的不羁气息,像只没有被驯服的小野猫,偏偏一张笑脸却精致无比,白净细腻。

  自带的保镖把酒吧里的保安都暂时拦住了,保安们欲哭无泪,只好在心底默默祈祷南大小姐可千万别输啊……不然估计他们全员都要被炒鱿鱼。

  那是司家最辉煌的一段时间,司允德虽然每月给她们母女俩很多钱,却懒得管这个女儿,甚至在她闯祸的时候,冷冷地说一句——不许让人知道你是司家的女儿。

  司意当时年少,哪里受得这种刺激,越发变得变本加厉起来。

  只是司家既然不能光明正大帮她,出来惹事势必少不了帮手,便特地雇了几个退休特种兵当保镖,一个顶几个的那种。

  最多的时候,司意一天要被四波人找麻烦。

  两个都是正当叛逆期的女孩儿,玩起来的时候比男孩子还要疯。

  蓦然听到终于有人敢上来了,南城笳很高兴,亲自给来人倒了三杯酒,并且大发慈悲道:“既然你是女孩子,我就给你换成小一点的杯子了。”

  司意挑了挑眉,嘴角挂着恣意的笑容,“那还真是多谢了。”

  南城笳没有听出她语气里的嘲讽意味,只是抱着酒瓶子,期待地看着她。

  司意面不改色地接连三杯全部喝了下去,然后将空了的酒杯一一倒置,证明她不是假喝。

  本以为会看到她浑身都涨得通红,结果她却像个没事人一样,即便是南家酒量极好的叔伯辈人物都不能做到如此若无其事。

  南城笳张大了眸子,不敢置信地看着她,嘴巴几乎合不拢了,“怎么会……”

  司意忍着脑袋传来的阵阵眩晕,嘴角一扯,扬出了一个极其漂亮的笑容,“南小姐是不是该兑现你的诺言了?”

  旁边一堆保安在心底暗叫不好。

  妈蛋,希望这个丫头能有点分寸,没提谢过分的要求。

  南城笳怎么说也算得上是一个公众人物,既然说出了口,就不可能会反悔了,更何况她倔强如驴的心性也不允许她反悔。

  可是她总觉得自己输得莫名其妙的,心底含着几分不甘。

  咬了咬牙,硬着头皮,语气很不好地问道:“你想要什么?”

  司意把玩着自己耳旁的一缕头发,闲适地道:“那就请南小姐以后看见我绕道走,否则就跪下来给我磕响头,称呼就不必了,毕竟我可不想突然多出了什么妹妹女儿孙女,显老。”

  这话明显就是在嘲讽南城笳放话让人输了叫她姑奶奶的事情。

  南城笳此刻要是一只猫,估计浑身的毛发都要竖起来了。

  “你敢这么要求本小姐?!”

  司意点了点头,笑得猖狂,“对啊,怎么了,南小姐想赖账?”

  香山最纨绔的小姐只能有她司意一个,她看不惯这位南小姐已经很久很久了。

  乳臭未干就出来祸害江湖,起码也得先问过她吧?

  香山上流社会里当时长歪了的小姐可不少,唯她们两人的身上最没有名媛气质。

  南城笳后来扑到哥哥怀里哭诉,温润如玉的哥哥揉了揉她的脑袋,眸子里满是宠溺,却在提起另一个人的时候,换作了浓浓的欣赏。

  “傻丫头,她分明就是有备而来,这一次就当给你教训也好,答应哥哥,以后不要再那么目中无人了,好不好?”

  害得南城笳顿时哭得更伤心了,锤了一下他的胸膛,“哥,你到底是帮谁的?!”

  没人知道司意是怎么自己走出酒吧的,身后的保镖想上去扶她,却被她挥手拒绝了。

  这戏,还是得装就一点才好。

  可是她到底是多估了自己的毅力,哪怕是提前吃了许多延缓酒精发作的东西,此刻却还是被强大的后劲席卷了全身。

  实际上最后跟南城笳说那段话的时候,司意就已经头晕眼花得不行了。眼睛无法聚焦,她便故意没有看向南城笳,给人一种她是在看不起人的感觉。

  南城笳虽然气恼,恨不得想把她丢出去,但到底还是个豪门小姐,自己挖下的坑,跪着也要傻乎乎地遵守下去。

  反正她又不是非要见司意不可,况且本来平时生活上就没什么交集。

  走到门槛的时候,司意差点一头栽了下去,好在前面不知何时多了一个人,挡住了她。

  她的额头撞在了那人的胸膛上,快速地站起身,皱着眉头,凭着本能说了一句“对不起”。

  那人失笑,声音醇厚好听,司意只觉得自己像被一股电流击中了一般,酥麻入骨。

  她努力地抬起了头,拼命抑制住自己想翻白眼的欲望,竟然很神奇地看清楚了那个人的脸。

  

v崔四

今日份两千字已到达战场,狂放不羁的司意深得我心????   司意:喂喂喂,票子豆子走起来了~~   PS:之前有提司意酒量一般,这里有说是提前吃了醒酒的东西的哦,待会儿别问我她怎么突然能喝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