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青柚很涩你很甜

第27章:撞人了

青柚很涩你很甜 安倩如旧 3558 2019-09-07 22:39:12

  安柚最害怕的就是把屋子造的很乱,造的过程很爽,但时候发现要收拾的时候,安柚只觉得自己很想泪奔。

  已经凝固的火锅底,到处都是残羹剩菜,还有地上东歪西倒的红酒瓶。

  安柚看了眼墙上的时间,开始认命的收拾了起来,一上午的时间,安柚都是忙忙碌碌的收拾屋子度过的。

  中午在十二点来临的时候,安柚重要腰酸背痛的把整个屋子收拾回了原状。

  乐颜早上一早就已经喝了安柚兑的蜂蜜水去上班了,用乐颜的话来讲,“情场失意职场得意”

  相对于乐颜的定点上班,安柚显得要闲适多了,餐厅是交给人打理的,所以自己只需要偶尔去看看餐厅研究研究自己的新菜品。

  但最近因为要参加厨艺大赛,所以安柚往自己店里跑的几率也是很勤的。

  不过下午安柚没有去自己的餐厅,而是翻出自己运动装,换上运动鞋准备花上一个小时左右去了个地方。

  上次Apep帮安柚接了一个设计图,是一个度假山庄的设计图,结果这几天因为一些事,安柚有些耽搁,加上原本脑海中准备的设计图因为好几天的没去画,忘的一干二净了。

  安柚换上鞋子,背了一个轻便的背包,就坐电梯直达地下停车场去开自己的甲壳虫了。

  打开车,安柚先将车子预热,绑上安全带,开始朝着郊区开去。

  实地考察了地点后,安柚一边拿着自己随身携带的画本,开始画着自己脑海中闪过的灵感。

  安柚画的兴高采烈的,自然一时间就忘了周边的风吹草动。

  当脸上感受到大颗大颗的雨滴时,安柚才发现刚刚还晴空的天气已经遍布密云,看样子不一会儿就下起大雨。

  因为里面是小路,车子没有开进来,安柚四处找着避雨的地方。

  结果才绝望的发现,这边的风景优美,压根还没开发出来,加上设计图纸安柚还没画出来,所以这片地方根本没有人。

  安柚只好小跑,穿过羊肠小路,有句老话是祸不单行,现在就实实在在的灵验在了安柚身上。

  下雨的天气就不说了,安柚发现自己前两天才好的七七八八的脚裸,好像又有了复发的迹象。

  每跑一步,安柚只感觉脚裸隐隐作疼,安柚趁着雨还不算很大,看了眼四周,隐约马上就要天黑的感觉,四周还是丛林密布,万一出来一个什么动物。

  安柚打了一个冷颤,咬咬牙,硬着头皮继续往前跑去。

  好不容易跑出去,安柚坐进了车里,打开雨刷,将上次游泳放在在车上的浴巾翻出来,开始擦着头发。

  准备开车的时候,安柚才现在自己脚疼的厉害,不幸中的万幸是自己的右脚还能踩油门和刹车。

  雨势越来越大,安柚开的很慢很慢,来时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被安柚活生生的开了两个多小时。

  终于在导航提示还有六公里就到自己家的时候,安柚松了口气。

  手机屏幕亮了,安柚分神,瞟了一眼手机,在抬眼,安柚才发现前面一个人影闪过。

  安柚手忙脚乱的急刹,车窗外的雨下的依然很大,安柚心慌的赶忙打开车门,车前躺着一个人,安柚心骤然停跳半拍。

  赶忙伸手扶住地上还在流血的男人,安柚急的眼泪都掉了下来。

  脚上传来的疼痛感,安柚已经顾不上了,最后安柚连拖带拽把地上男子,拖进自己的后座。

  然后开着车往医院赶去,当医院医生护士拿着担架把受伤男子抬下车的时候,安柚一副丢了魂的样子跟在后面。

  直到人送进抢救室,安柚被医生催促去缴费,才发现自己手机包全在车上。

  安柚这才赶忙跑下楼,去车上拿上自己的手机和包。

  就在这时,手机震动了起来,还有那首平时听起来很是欢快的歌,“喜羊羊,美羊羊,懒羊羊,沸羊羊,慢羊羊,软绵绵,红太狼,灰太狼,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绿草因为我变得更香……”

  手机铃声锲而不舍的响着,安柚手颤抖的滑动屏幕。

  平时听起来让自己很不舒服的声音,此时却很安心。

  “喂~”一个字,但安柚鼓起了莫大的勇气,声线还带着颤抖。

  傅森敏感的察觉到了安柚的不对,“怎么了?”

  安柚终于蹲在地上声音颤抖的说道“我,我撞了,人,我只知道流了好多血,好多”

  一句话,安柚费了莫大的勇气,还说的前后颠倒,但傅森一秒就明白了安柚的意思。

  “在哪个医院?”

  安柚木楞的抬起头,看了眼头顶的招牌,而后依然是颤抖的说出来医院名字。

  安柚说完后,傅森就挂上了电话,安柚脑海中一直浮现着刚刚那幕一直刚刚雨中流血倒地的那个男人。

  安柚缓了好一会儿,才想起自己现在应该要去交医药费。

  刚刚被雨淋湿又干的运动服,还沾着斑驳血迹,安柚头发也是乱糟糟的,整个人看起来要多憔悴就多憔悴。

  安柚一步又一步慢慢的走上楼梯,在大厅缴费,而后又一瘸一拐的走到抢救室门口,安柚才察觉自己站住的力气都没有了。

  顺着走廊塑胶椅上,安柚滑坐在了椅子上,脑海中一直在想着,要是人就不回来,该怎么办,随后那一幕就一直在脑海中出现,安柚头疼欲裂的抱住自己的脑袋。

  整个人被黑暗一点点的吞噬,直到耳边传来带着磁性而淡定的声音传来“人在里面抢救吗?”

  安柚仿佛一个要溺水的人一样,抓住了一丝稻草,拼命的挣扎着,最后被拉回了思绪,抬起头,就看见傅森那张依然好看的容颜,就是有些微的喘着粗气,但依然不影响他的贵气。

  安柚指了指抢救室,带着浑身的力气开口说道“傅森,我撞到人了,我,我,我不知道他有没有事,可是他,流了好多血,好多血”

  最后安柚声音里带着哽咽,水汪汪的大眼,已经红肿了起来。

  傅森将手机拿了起来,直接拨了一个电话,“张局,是我,有件事想麻烦你一下”

  ……

  “嗯,是这样的,我”傅森说到我的时候,低头看了一眼安柚,又开口道“我妻子,她今天晚上在回城的路口上,撞到了一个男人”

  ……

  “对,已经送进急救室”

  ……

  “地点吗?”傅森抬起另一只没有接电话的手,伸手拉了拉安柚的衣袖“你在哪个路口撞的人”

  安柚眼里还含着未干的泪水,“那个白衣上街的十字路口”

  “白衣上街的十字路口,麻烦你帮我调一下晚上六点到八点的监控”

  ……

  “嗯,那就麻烦了,回头请你吃饭”

  说完后,傅森挂上了电话,看了眼还缩在一团瑟瑟发抖的安柚,心里停跳了一拍,然后才淡淡的开口“别哭了,是不是你撞人还不一定呢”

  安柚没有说话,傅森转身走到窗边,又拿起手机,拨了出去。

  手术经历了三个多小时,中途傅森告诉安柚,雨势太大,监控看不到什么,只看见安柚的车子突然急刹停下。

  安柚更加绝望了,心里已经认定了是自己的错,渐渐的回复了理智。

  直到手术室的灯熄灭,安柚急忙起身,才一屁股坐在地上。

  傅森走过来,才发现安柚的脚裸已经肿的像一个馒头一样大。

  傅森没好气的瞪了安柚一眼“别人没什么大事,你先把自己折腾死了”

  医生取下口罩,走到傅森面前“病人轻微擦伤,家属别太担心”

  傅森将安柚抱起来,放在椅子上,准备说话的时候,医生又继续说道“不过病人身上有枪伤,刚刚我们取出了一枚完整子弹,因为我们国家是不允许私人携带枪支的,所以我们已经报警了,至于事情是怎么回事,得等警察来了才能知道”

  安柚在听到子弹,枪伤的时候,才反应了过来,所以并不是自己把人撞的流了那么多血的吗?

  紧绷的神经终于在一瞬间松开,接下来安柚被傅森又带进了急诊室,处理自己的脚裸,等回过神来时,安柚才发现自己脚疼的厉害。

  就连轻轻踩在地上都是连着筋都扯着疼的感觉。

  最后警察过来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被安柚撞到在地上的男子,已经消失不见。

  所有人都没看见那个男子的身影,好像整个人人间蒸发了一样。

  最后只简单对安柚录了口供就收警了,安柚被傅森抱着放进他那辆骚包的玛莎拉蒂上。

  傅森没有说话,安柚也顾不上自己的车,而是安静的坐在副驾驶上,刚刚的包袱突然卸下,安柚困极了。

  最后还没等傅森开回家,自己已经先睡着了。

  一觉睡醒,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安柚睁开眼的时候,才发现眼前是很陌生的环境。

  白色的天花板,灰色的被套,眼前突然出现的一张陌生的脸,安柚皱眉。

  “安小姐,你醒了?”

  安柚张了张唇,“这是哪儿”

  一句话说完,安柚才发现自己声音沙哑的不行,脑袋动了动,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不是昨天那件脏兮兮的运动装了。

  眼前中年妇女笑着将一旁的水杯插着一根吸管递到安柚的眼前,“这是傅先生家啊,你的衣服很脏,昨晚傅先生让我帮你换了衣服,你不知道昨晚你的额头烫的烧人,反反复复的给你贴了五六次退烧贴,你的体温才降下来”

  中年妇女一个人自顾自的说了一连串的话,安柚大概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安柚想做起来,却发现浑身无力,有心而无力的感觉大概是这种感觉了。

  中年妇女也察觉了安柚想起身,连忙将旁边的枕头垫在床头,将安柚扶了起来。

  安柚端着那杯温水,一口气喝完了,感觉身上的力气回来了一点,“您怎么称呼?”一句话说完,带着沙哑之极的声线。

  急的中年妇女赶忙开口“我姓王,傅先生叫我王姨,对了,你不要说话了,这声音沙哑成这样,肯定一开口就疼,等一下我给你拿医生给你开的润喉片,你先含两片,粥马上就好,你稍微等一下啊”

  安柚觉得自己说话也费劲儿,声音也沙哑的不像话,索性不开口,而是扯出一个礼貌的微笑,点点头,示意自己知道了。

  王姨也是个做事利落的,见安柚点头,就又开口道“那我先下去看粥熬好没,你有事就拿一旁的座机打内线电话,我就知道了”

  安柚点点头,王姨才转身走出了房间,安柚才开始打量着这间屋子。

  装修都是极简约风格,但设计还是大方得体,一眼望去让人觉得舒服极了,看来还是个会享受的。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