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青柚很涩你很甜

第36章:化茧成蝶前的黑暗

青柚很涩你很甜 安倩如旧 3129 2019-09-16 23:46:04

  安柚站在原地,看着兰博基尼在自己面前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不见。

  直到腿站麻木了,安柚才慢慢的走了起来,脑子很空白,安柚知道自己又失败了。

  安柚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家里的,回到家后,安柚也是静静地窝在沙发上,双手抱住自己的腿,像个雕塑一样,一坐就到了天黑。

  眼前一片漆黑,安柚真的感觉到了无助,每个月上万的房贷,加上自己现在失业在家,还欠着十几万的外债。

  自己喜欢的事业好像遇上了傅森以后,所有原本好好的事情,全部走向了失败的轨道。

  傅森的名字在安柚的心里刻上了深深的烙印,不是因为喜欢,也不是因为在乎,而是因为遇上他以后,自己努力开的店没了,遇上他以后自己什么事都变得不顺利了起来。

  就连自己身边的人尝了也忍不住说好吃的手艺,在他那里也成了这么难吃,你当评委失去味觉了吗?

  一想到这件事,安柚心里的委屈突如其来,自己的努力了很久的结果,竟被人一句话就否定。

  鼻尖的酸涩让安柚控制不住自己忍不住低声哭泣了起来。

  眼泪大滴大滴的掉落,难过,委屈,无助,伤心,各种情绪突如其来。

  许是安柚太难过,竟连门锁转动的声音都没听见,只是突然灯光大亮,安柚有些被灯光刺激到了眼睛,酸涩的眨了眨眼。

  乐颜连房门都没来得及关,就跑到了安柚的面前,“柚子,你干嘛呢,打电话电话不接,短信短信不回,这会儿到好,直接关机”

  安柚泪眼模糊的望着眼前已经模糊的乐颜,哽咽的开口“颜颜,难受~”

  委屈的话语,让乐颜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乐颜坐在了安柚的身边试探性的开口“今天比赛没有进入决赛?”

  安柚伸手用衣袖擦干了眼眶的泪水,一瞬间眼前就清楚了起来。

  安柚牛头不对马嘴的开口“他说难吃,那么,那么难吃的东西想进入决赛,说我真当以为评委失去了味觉”

  一句话说完,安柚眼泪又控制不住的掉了下来,安柚不想哭,但是就是控制不住自己。

  最后安柚直接扑进了乐颜的怀里嚎啕大哭,乐颜伸手拿过两张纸巾递给安柚,一边伸手在安柚背后轻轻的拍打起来。

  “不哭了,不就是一次失败嘛,我们努力爬起来就好”乐颜轻声安慰着安柚。

  “店没了,还欠了钱,努力了好久的厨艺大赛,被他说自己这么难吃的东西还想进入决赛,颜颜,我,我,我委屈~”

  最后撒娇的语气,惹得乐颜忍不住笑了起来,安柚一把推开乐颜,双眼盯着乐颜,委屈巴巴的开口“你笑话我”

  乐颜收住了笑容“没有笑你,别哭了,都成小花猫了,我不是说了嘛,你还有我,大不了我养你”

  安柚伸手拍了拍自己都脑袋,无力地说道“我只是有种自己很没用的感觉”

  乐颜气的掏出手机在手机上捣鼓了好一会儿,才霸气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放心吧,柚子,我说过,只能我欺负你,不能别人欺负你,别人要是欺负到你头上,我一定会想办法弄死他的”

  最后乐颜眼里散发的危险气息,让安柚忍不住往后面缩了缩。

  乐颜看着安柚已经哭的跟两核桃一样大小的眼睛,忍不住低低叹了一口气“柚子,哭也哭了,别难过了,我们重新开始,可以吗?”

  安柚伸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而后掉落在自己掌心的一根白发,安柚食指和大拇指捏着这根白发望向乐颜“颜颜,哪儿来的白线,怎么这么细,细的好像头发丝一样”

  话一说完,安柚反应了过来,站起来,因为一天没吃饭,身影晃动了一下,乐颜及时伸手扶住了安柚的胳膊。

  安柚稳住了自己身影,而后迈着步子走进卫生间,灯光照射下,安柚才看见自己镜子里的那个自己。

  安柚以前有一头的乌黑浓密的长发,一身上下,安柚最喜欢的就是自己乌黑的长发。

  但现在的长发,没有以往的乌黑浓密,反而是像枯草一样夹杂的干枯,里面还夹杂着白发。

  乐颜赶来,就看见了安柚很绝望的眼神,整个人像埋在了黑暗中一样,散发着生无可恋。

  乐颜忍不住扯过站在一旁的安柚,一把抱进了自己怀里。

  安柚头很晕,想哭却发现自己好像连发出声音的力气都没有了。

  眼睛里像是一汪流不尽的泉水一般,眼泪不住的无声往下掉落。

  乐颜伸手把安柚脸板正,逼着安柚的脸和自己面对面。

  乐颜一字一顿的开口说道“柚子,我知道你难受,我知道在我们这个年纪,事业没做好,还欠了外债很累,我也知道自己明明付出了所有努力,但结果却不尽人意,但亲爱的,你要记住,这世界上不止你一人这么悲惨”

  乐颜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的话,而后静静的看着安柚的眼睛。

  安柚撅了撅嘴,有些不开心的说道“可是我现在还是很难过”

  “要不我们喝酒唱歌?我们可以不开心,可以难过,也可以哭,但仅限今天晚上,今晚可以吗?过完今天,明天开始我们努力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朝着自己的目标前进,不许悲伤,不许难过,行吗?”

  安柚歪着头,想了想,“那喝我珍藏的红酒,我们一起前进,喝完今天,我们就好好的奋斗,不对,你不用奋斗,我得奋斗,我还欠着钱”

  乐颜伸了一根手指,“可以喝你收藏的红酒,但我要买下它,我请你喝”

  “嗯?”安柚不解的皱眉望着乐颜。

  乐颜带着安柚回到客厅,从包里掏出银行卡,将卡拿到安柚面前“卡里十万,我买你五瓶红酒,酒我请你喝,今晚不醉不归”

  安柚撅着嘴,摇摇头,将乐颜拿的卡推开后,“不行,我请你喝”

  “你要是不卖给我,我只当你没拿我当好朋友”一句话,堵死了安柚的所有拒绝话。

  安柚比谁都知道乐颜对自己的重要性,也诚如乐颜知道,自己如果离开了安柚就像水离开了鱼一样,虽然也能活,但始终都少了什么。

  最后,安柚珍藏的十瓶红酒,开了五瓶,一晚上,房间里,响起了酒杯轻碰的声音。

  最后,两个人都喝醉了,安柚倒在沙发上,睡着了,乐颜抱着安柚垂下的一条腿当着抱枕,两个人安静的入睡。

  第二天早晨,第一缕阳光照进窗户,安柚是被震耳欲聋的声音吵醒的。

  睁开了眼,就看见女王大人站在自居面前,一手捏着鼻子,一手收拾着地上歪七扭八的红酒瓶。

  安柚心里大叫,大事不妙,刚想闭上了眼装睡,就看见女王大人伸出手揪着自己的耳朵“能耐了啊,现在不回家不说,还喝个烂醉如泥,烂醉如泥不说,你还给我带坏了人乐颜,啊……”

  安柚瞟了一眼翻了一个身的乐颜,指了指那个方向“妈,轻点,轻点,那个颜颜要被你吵醒了”

  女王大人终于将分贝放低了下来,安柚松了一口气,下一秒又提起了心脏。

  女王一脸严肃的转身走到了客厅,拉着一把椅子,坐在了一旁,而后眼睛死死的盯着安柚。

  安柚爬起来,默默的走回自己房间,一边头疼的捶打着自己的脑袋,一边洗漱换衣服。

  终于在二十分钟后,安柚打开了卧室门,就看见了一脸严肃等在门口的女王大人。

  安柚扯出一个想哭的表情,就听见女王开口“说吧”

  安柚一头雾水,皱起了眉头“说什么?”这种小时候犯了错,一旦被女王发现,女王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说吧”

  这两个字已经成为了安柚的心里阴影,安柚手抓着衣袖,紧紧的擦了擦手心的汗。

  “说什么啊,妈”安柚小心翼翼的去说出了这几个字。

  女王大人露出了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你呀,你呀,店里出了那么大的事,你都不跟我和你爸说,害得我去店里找你,看见已经在装修的店面,才知道你居然出了这么大的事,还不告诉我,怎么着呀,翅膀硬了啊,想干嘛呀啊”

  安柚眼睛有点红,低下了头,声音沉闷的开口“妈,对不起”

  女王大人一直没开口,一直就这么静静的过了几分钟,安柚终于抬起头,看到眼前的一幕,瞬间眼泪直掉。

  女王大人眼睛通红,但没有眼泪,安柚知道,女王大人是硬生生的憋着眼泪,不让它掉下来,所以将自己眼眶都憋红了。

  女王大人伸过手,安柚还以为女王会伸手打自己,一瞬间眼睛本能闭上了眼。

  结果意料的巴掌没有掉下来,一个温暖的怀抱突如其来。

  女王大人有些哽咽的开口“我养你这么大,要你给钱养我和你爸了吗?我和你爸在你成人后,打过你吗?你出了事,为什么不第一时间告诉我们啊,你拿我和你爸当你的父母了吗?自己一个人承担什么啊……”

  最后一句话,女王大人吼的有些声嘶力竭,安柚一瞬间涨红的眼,眼泪又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安柚不是个爱哭的人。

  但这几天所有事压在了身上,安柚只觉得自己眼睛像是受了刺激一样,不停的想掉眼泪,眼白的血丝,多的安柚一照镜子都以为自己得了红眼病。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