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青柚很涩你很甜

第41章:来自奶奶的关心

青柚很涩你很甜 安倩如旧 3138 2019-09-21 23:06:10

  安柚正收拾着东西,傅森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进来,“你在干嘛”

  安柚朝着傅森露出一个关爱智障的眼神,“收拾东西搬去客房睡啊”

  傅森摸了摸鼻尖,有些不自在的说道“你想让奶奶知道我们是假结婚?”

  安柚皱起了眉头,本来蹲下的姿势因为腿有点麻了,一个不稳,一屁股坐下了地上。

  地上铺的厚厚的毛毯,安柚索性也没动,保持了坐在地上的姿势,望着傅森。

  屋外的雨声嘀嘀嗒嗒的打在屋檐下,屋里的气氛倒一时间难得融洽。

  傅森望了望房间里的那张大沙发“老规矩,我睡沙发你睡床”

  安柚皱眉,走到沙发面前坐了下来,还特意到处压了压,试了试手感,鉴定完毕,看向傅森“你确定?”

  傅森点点头“为了奶奶,我觉得我还是可以忍受”

  安柚瞧着一副安全无害的傅森,傅森嘴角带笑的模样,和明星比起来真的不差丝毫,特别是嘴角挂了一抹笑的他,安柚差点被美色冲昏了头脑。

  最后还算理智的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我们需要约法三章”

  傅森两手插在兜里“可以”

  “第一,晚上睡觉,安分一点,第二不许动手动脚,第三不许耍流氓”

  傅森翻了一个白眼,嘴角噙了一抹嘲笑“你觉得我真的有必要饥渴到那一步吗?”

  说完傅森就朝着门外走去了,留下了安柚在屋里有些凌乱。

  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的安柚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胸,该有的地方都有啊,人渣。

  安柚自顾自的生完了闷气,开始抱出了瑜伽垫,即来之,则安之。

  自从餐厅出了事,安柚就把自己的生活过成了一团糟。

  原本每晚的十一点准时睡觉,已经数不清有多久没有在一两点睡之前入睡了。

  原本的每晚睡前瑜伽必做,安柚因为自己这段时间的糟糕心情也被丢弃了很久,虽然到这个地方生活,也有安柚的不情愿。

  但每天和傅老太太的相处也让安柚感到了舒适,从之前餐厅刚出事,随时一想起这件事就很迷茫,也很难过,到现在好像已经快遗忘了那件事给自己带来的难过。

  安柚不知不觉就做完了一整套串联的瑜伽动作,起身拉伸了一下身体,才抱着衣服走进了浴室。

  傅森的浴室里有一个比安柚家里浴室还大的浴缸,浴缸是圆形的,他家的浴室快赶上别人家的一个正常主卧的大小了。

  泡完澡的安柚,换上了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睡衣,才站在镜子面前给自己涂抹着水乳,做着睡前保养。

  镜子里的自己,安柚有些陌生,以前的皮肤紧致,毛孔细腻,肌肤白皙光滑,就连乐颜都不止一次让安柚去她那里帮忙当模特拍杂志。

  但现在的自己,眼睛里多了好多的红血丝,就连眼睛下面的乌青也越发的明显,以前那个看起来青春活力的自己,好像一去不返。

  门外响起的声音,让安柚拉回了飘远的思绪,确定了自己的衣服没有不稳妥的地方,才打开门。

  安柚出来的时候,看见已经准备在沙发上睡觉的傅森,刚刚在用浴室,所以傅森并没有洗漱,那么现在是没有洗漱就睡觉?

  安柚眼里的嫌弃满满,傅森好似已经看穿了安柚的眼光,而后抖被子的手停了下来“你以为我家穷到只有我房间里有浴室?”

  言外之意就是,我爱干净着呢,少拿嫌弃的眼神看着我。

  安柚泱泱的收回了视线,傅森也因为白天的劳累,很快将大灯关掉,只给安柚留下了床头灯就睡觉了。

  安柚也慢慢的爬上了床,望了一眼已经呼吸均匀的傅森,安柚伸手将灯关掉后,钻进了被窝。

  窗户关紧以后,屋外的雨声被阻隔了起来,屋里只安静的听得见加湿器的运作声音。

  安柚望着天花板,因为屋里多了傅森的存在有些微的失眠。

  大眼睛望着望着,闻着淡淡的安神的精油香气,安柚呼吸从最开始的凌乱,渐渐的均匀。

  眼睛也慢慢的眯了起来,这一觉睡醒,安柚只觉得浑身神清气爽。

  安柚下意识看向沙发的位置,沙发上的被子已经被收了起来,整洁的沙发丝毫看不出来昨晚睡过人。

  安柚打了一个哈欠,舒服的伸了伸懒腰,拿起手机看到昨晚傅森的转账记录,安柚拿着打开手机计算器,算了算,抛去房贷,车贷,加上还掉女王的钱。

  等于零,安柚抓了抓自己凌乱的头发,存钱大业,真的艰难啊,还不要说下个月得房贷车贷没着落。

  安柚将手机放下,准备起床换衣服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哦买噶的,安柚有些绝望的低呼了一声。

  而后拿起手机,走进了浴室,在拨了一通电话,还没接通的时候,拿起了电动牙刷,挤了牙刷,摁下开关,慢慢的刷着牙齿。

  许是对方很忙,所以电话没有接通,安柚放下了手机,开始专心洗漱,等一切收拾完以后,安柚准备下楼的时候,电话铃声赫然响起。

  安柚拿着手机,接听了电话,还未开口,那端骚气得声音传来“宝贝儿,你又想我了吗”

  安柚已经习惯了Apep说话的方式,直入主题的问道“我上次交的图纸,什么时候打尾款过来?”

  “这个事呀,对,我正准备打电话跟你说呢,差点忘了,对方看到图纸后,跟我说,画的是很好的,但实际操作不好操作,希望你能在原有基础上再改改”

  “呵,要求这么龟毛的,设计出来又嫌自己的要求难以实现,知不知道为了设计出来他要的效果,我熬夜熬了整整大半个月啊,他说改就改?老娘还不伺候了呢”安柚一口气说完一长串的话,感觉连日来的不舒服好似因为这一通吼,都变得舒坦了起来。

   Apep隔着电话,都能感觉到怒气冲天的安柚,最后小心翼翼地问道“Anne,那我们现在还改不改?”

  “呵,改毛线啊,想设计稿好实现的自己去搭茅草屋啊,那就好实现,还不费钱”气死个人了,大清早的发这么大的火。

  安柚理了理情绪,而后就听见Apep淡定的提示道“可是亲爱的Anne,我还是需要提醒你,违约需要交违约金滴”

  安柚:¥€*}%$|!%{£,*{*~£*¥此处省略一堆的脏话。

  最后安柚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我改,但以后他家被拉到我设计的黑名单”

  “好勒,宝贝儿,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对了,你是不是又缺钱了?”

  安柚拍了拍胸脯,差点把正事忘了,“这都到月底了,给我代买点文具用品,零食之内的,钱到时候从我的设计费里扣”

  “哎哟,Anne啊,不是我说的话,你自个都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还想着她们呢?”

  安柚撇撇嘴,淡淡的开口道“你是想我接完这单跳槽吗?”

  “别啊,肥水不流外人田,更何况咋俩这么亲的关系,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嘛”识时务为俊杰,大丈夫能屈胜伸。

  安柚还准备说什么,那天的Apep立马又道“哦,我突然想起来了,明天要出差,我得现在感觉帮你张罗买东西去,买好了给你发消息啊,再见”

  安柚还没来的及说话,就听见了嘟嘟的机械声音。

  安柚翻了一个白眼,将手机揣进兜里,朝着门外走去了。

  下了楼,安柚才发现傅老太太已经坐在餐厅面前吃早餐了,安柚不好意思的露出一个微笑“抱歉啊,奶奶,我起晚了”

  傅老太太嘴边噙着一抹我都懂的笑容“哎呀,抱什么谦呀,让我可以早点抱曾孙就成,体力消耗太大了吧,快来吃点早餐”

  安柚脸上露出一丝红润,这也让安柚感觉到了分外尴尬。

  安柚不动声色的转移着话题“奶奶吃的什么呀,好香呢”

  “这个呀,快来尝尝我们阿森的手艺,他做的桃胶皂角米雪燕羹,我特意让阿森做的,你呀肯定累坏了吧,来,快吃了补补身体”

  安柚心里已经泪流成河,自己挖的坑,硬着头皮也得跳啊。

  安柚走到餐桌前,打开砂锅盖,舀了一碗燕窝羹,坐在了傅老太太的对面品尝了起来。

  说实话,原本安柚不喜欢吃燕窝,总感觉黏糊糊的,和某种物体真的很像,有木有。

  但这碗燕窝羹确实惊艳到了安柚,不甜也不腻,吃起来口感是真的很棒。

  等安柚一碗桃羹见底的时候,才发现好喝是好喝,但好像也填不饱肚子,想了想,安柚准备起身进厨房弄个手抓饼。

  就看见刚从厨房端着一盘烧麦出来的李姨,安柚惊喜的开口问道“李姨怎么过来啦”

  傅老太太笑眯眯的说道“既然要住这边想着不能老让你伺候我这么个老婆子吧,我就叫了李姨过来,这样你每天不用在家里陪着我,阿森负责赚钱养家,你呀就记得保持心情愉悦,貌美如花啦”

  安柚:……

  虽然是一句关心自己的话,但这样说出来,安柚想到了电视上,不孕妇女去医院坚持的时候,医生总会说的一句话就是“保持心情愉悦,放松放松身心,孩子早晚都会来的”

  安柚蓦然脸红,反应过来,才发现李姨还在笑呵呵的望着自己。

  安柚在心里把自己的另一个小人暴打了无数道,扯出一个大大的笑容“这是李姨自己做的烧麦吗?”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