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四宫角

四宫角

瞳言tonnie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14上架
  • 78550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洛王府1

四宫角 瞳言tonnie 3523 2019-07-14 09:25:28

  一

  “记住了吗?!”

  “记住了!”

  “好,那你重复一遍!”

  “我叫莲灿,是当今洛王身边红人芸蓉、一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友!我们同是洪州水患的孤儿,十年前相会于洛州,我牺牲了自己将芸蓉和一送进了洛王府,所以他们二人对我很愧疚,多年来一直让洛王找我!”

  “好,那你的任务是!”

  “卧底洛王府!”

  “……灿,这次任务真的有必要要你亲自出马吗?”

  “你敢违抗殿主的命令不成?!”

  “可是我总觉得做卧底这种事一直是二殿的人来做的,殿主突然将这件事交给你,感觉很蹊跷,辉夜殿谁不知道三殿下你擅长的是暗杀呀?!”

  “殿主说了,我长的和莲灿有几分相像,这个任务只有我可以完成!你敢怀疑殿主不成?!”

  “那我不敢!我只是担心三殿下!”

  “好了,不说了,你何时见我失过手!马车马上要到洛王府了,你赶快走吧!”

  一辆装饰简单的马车疾驰在官道上,一个黑影从车后飞走,掀起的半截帘子下,依稀可以看到车里坐着的是一个衣衫简朴的女人。

  马车绕了几个弯,奔驰了不多久,停在了一扇万分气派的朱红色大门前,灿捏了捏自己满是茧的手,假装自己是个没见过世面的妇人,做出一副畏畏缩缩的样子,下了马车。

  “莲灿!莲灿!真的是你!莲灿!”

  一位妙龄女子朝着她所在的方向奔了过来,围着她转了几圈后,开心地拉起了她的手。

  灿认真地打量着这个拉着她手的姑娘,这个姑娘面容姣好,衣饰面料做工讲究,颜色搭配也很雅致。据灿所知,洛王府还没有妃子小妾,如果她没有猜错,这个姑娘就是芸蓉。

  “芸蓉,你怎么激动的连仪态都丢了?!”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女子身后传出,灿侧了侧头,视线绕过女子肩膀,只见有位翩翩佳公子,两手把玩着折扇,往自己所在的方向走来。

  “啊!王爷!芸蓉看到莲灿太激动了!不小心就失了仪态!还请王爷不要怪罪!”

  眼前的少女一听到男子的声音,像受了惊的兔子一般跳了起来,赶忙松开拉着灿的小手,转身朝着男子所在的方向行了个礼,一张小脸上攀上了两抹飞红。

  那男子显然也没有想要刁难人的意思,他走到女子身边,抬起拿着扇子的手,嘴角扬起一丝轻笑,照着女子头顶轻轻打了一下,转身走到了灿跟前。

  “你呀你,知不知道因为找不到你,芸蓉在耳边整整念叨了十年!这十年本王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头疼!今天可算是把你接过来了,今后本王的耳朵也就可以不用再遭罪了!”

  灿趁着眼前男子对着自己说话期间,仔仔细细的打量了这个所谓洛州第一的王爷,看着他说完话,她乖觉地垂下眼眸来,福了福身,唯唯诺诺说了声是。

  王爷趁着好心情,对着芸蓉说道,“对了,我派人找到她时,她在一个很偏远的乡村,不知道受到过什么刺激,记忆也有些乱。我不管她以前如何,但现在她横竖是我洛王府的人,我把她就交给你,你好好带她!不要让她丢了我洛王府的颜面!”

  “是!”

  芸蓉行过礼,目送洛王离开,灿跟在芸蓉身后,学着她的样子,也施施然行了一个礼。

  未等得灿将礼行完,芸蓉拉起灿的手,一个箭步跃进了那扇朱红色的大门,朝着和王爷完全相反的方向奔了去。

  一路上遇到不少的婢子妈妈都对着芸蓉行礼,芸蓉也一一给他们点头回礼。

  灿仔细观察着他们之间的互动,看的出来芸蓉身份虽是个下人,但在府里的低位还是很高。即便她在自己面前欢脱的好像一只兔子,但在这些下人面前,她却威仪周全的好像是个主子。

  穿过大大小小的几个花园,饶是在辉夜殿位列三殿下,见过无数奇珍异宝的灿,也是被洛王府的奢美晃得花了眼。

  人道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人是洛王爷凌紫,灿以往只当是传言,现如今跟着芸蓉一路走到了后院,王府的风景让灿认真的领教了偏爱这个词的含义。

  成片的洛紫芙蓉开的璀璨烂漫,满园的雕梁画栋钿刻的蝙蝠芍药精细华美,地上铺的青砖上也镶嵌着象征吉祥如意的八宝玉,连凉亭上的扶手都是四季飘香的幽木。这些东西随便拿出来一小件带到王府外,都是千金难求的至宝,但在这方圆近百亩的洛王府里却硬生生活成了让人见怪不怪的寻常物什。

  真不知道该说洛王爷是生活奢侈还是品味高雅。灿想想就觉得头痛。

  在后院拐了几个弯。芸蓉将灿带到了一个相对僻静但十分雅致的院落。院子里打扫的很干净,放下行李后,灿随手碰了下桌上的茶壶,发现水还是热的,看来这里不久前已经被人细心的收拾妥当了。

  芸蓉拉着灿坐到了床边,从枕头下面摸了半天,摸出一个泥雕的小葫芦交到了她手上!

  “莲灿,你还记得吗?这个泥葫芦还是咱俩第一次见面,你为了哄我开心交到我手上的,当时你还说这是你家的传家宝呢!这些年,这个葫芦我一直带在身上,想着有机会再还给你!十年了,老天爷开眼,终于让我找到了你!”

  说道此处,芸蓉的眼睛里泛上了泪花,眼看就要溢出眼眶滴到小葫芦上,灿装作心疼的样子,伸手将小葫芦抢了过来。

  “你哭就哭!别弄坏了我的传家宝!”

  灿说完还不算,对着小葫芦吹了口气,装模作样地将它揣进了怀里。

  芸蓉原本想要哭泣的脸,被她这番举动惹得一下子破涕为笑。

  “莲灿!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模一样!人家想好好哭一下都不让人哭!”

  说完,对着灿瘪了瘪嘴,继续往下说。

  “洛王爷是我见过最好的主子,今天你进了洛王府,今后就再也不用过那些挨饿受冻的日子!我这边也平时间多多照应你一些,当然你自己今后做起活来也需多用点心,我们一起努力让你早点升到大丫鬟,到那时,平时里的苦活累活也就不用你做了!洛王府一向富足,绫罗绸缎,珠钗首饰从来不缺,实际上我们的生活比起寻常官人家的女子来只强不弱!所以,莲灿,你放心!从今往后!我和一再也不会让你漂泊在外面吃苦了!”

  芸蓉说道动情处,两只眼睛重新泛上泪花,目光灼灼地盯着灿。

  “一……在哪里?”

  灿被她盯的有点不自在,结结巴巴地找了个话题,躲开了她的视线。

  “啊!你瞧我这个人,只顾自己缠着你讲话,一的事都忘了和你讲了!一他现在在御林军里当教头,三五天才过来一趟!我相信他听到你来的消息,肯定这两天马不停蹄的要赶过来呢!这次你们要是互相见了,可别光顾着打架呀!”

  你来我往的交谈间,不觉时间已经过了半日,芸蓉一下子从床上跳将起来。

  “哎呀!你看我!光顾着和你说话了!我得赶快走了,再晚就赶不上王爷用膳了!这个屋子是我之前住的屋子,你今天好好休息,明天再来教你做活!”

  芸蓉急急忙忙一只脚已经踏出了门槛,突然想起了什么,停下来,面对着灿继续说道。

  “这些年来没有你的消息,我和一一直放心不下,现在好了,我们三人可算团聚,又可以和当年城隍庙下一样,三人同心,开开心心的生活了!哦!对了,王爷刚说了,你的记忆出现了一些混乱,不过没关系,我和一会一起帮你找回缺失的记忆的!”

  说完,芸蓉一路小跑离开了这个院落。

  灿等到她走远,起身开始细细地观察四周。

  这个院落不大,结构却很方正,柱子油漆都很新,院子里除了一条可以供人行走的小道,两边全是花园,清一色的种的翠竹,要不是灿眼力好,能认得出这是世上少有的玉斑竹,几乎差点就会以为这只是个弃妃住的地方。

  这一进的院子里,一眼瞧过去朴实无华,但用的家具物什,用料极为讲究。而且这个院落离下人住的大杂院有些距离,离主人议事的前厅也有一定的距离,僻静幽深,看来当初芸蓉并没有在洛王身边,而她在府里能做到今日的地位,想必也肯定是有段故事的。自己作为一个探子,从这般偏僻的院落开始将将好!

  转眼间,天色已暗,有人送来了吃食,等着灿吃完,收拾好餐具就离开了。

  四月的夜晚,凉风习习,灿一个人站在院子中央,听着竹声沙沙作响,觉得十分舒适。

  在这无比惬意的环境中,灿不禁想,这洛王也的确是个会享受的,若自己也是个像他一般的文人墨客,在这明月皎皎,竹影婆娑的夜晚,估计也要忍不住赋诗一首吧!

  可惜自己只是个刺客,看到竹子齐整的树冠随风舞成波浪,心里能想到的只是夜晚的竹林十分适合藏身,若是轻功再好一点,藏在树冠中央,随着竹子来回摆动,等到竹叶随风飞下的契机,将手里的暗器涂黑,投掷出去,亦或是用气操纵竹叶,以树叶代替兵器,定能杀人于无形。

  正思索间,灿抬手接住了从右后方飞来的暗器。

  指尖触感冰冷,看来是用了第一种方法,不过这暗器略有些重,如果换作自己,估计会用更小一些的飞镖。

  这般来看,来者定不会是辉夜殿的人!

  灿两指放开,并没有听到暗器落下的声音,反倒一丝寒气顺着耳畔飞了上去,另有一道劲风朝着自己左肋下快速逼近。

  灿左手朝着身后一个格挡,将那道风的方向推得偏离了几分,旋即一个转身,右手出掌朝着身后人面门推了过去。

  来人手里,用的是剑。

  直到灿的手在离身后人的面门不到一寸的地方停住时。灿惊觉此人身长四肢都长于自己,现在的情况下她很难能够的着他的脸!

  灿很不甘的轻嗤了一声!身后人也发现了这一点,仰身的同时,另一只手上的剑朝着灿所在的方向刺了过来。

  灿起身,借着他的肩膀腾空,躲过了这一剑。

  落到地上的灿,迅速回身,双手交叉,推到了他的手腕上,从下方将他落下来的剑又重新推回了上方。

  不知何时,风停了,树影退下,原本藏着的东西显了出来。

  灿看到的,是一张年轻的脸。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