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四宫角

洛王府2

四宫角 瞳言tonnie 3214 2019-07-15 19:49:55

  虽是今夜月影蒙蒙看不清人脸,但灿还是本能的感觉到眼前的这个男子皮肤偏黑,有如木雕般深刻的脸上带着一种独有的肃杀,沉重的玄铁剑被他舞得好像一把匕首,可见瘦长的身体还是很有力量。

  啪!

  清脆的合扇声从身后传来,破开了二人剑拔弩张的气氛。

  “听芸蓉和一说,你的身手不错,今日里一看果然如此!”

  身后人说话间,灿看到眼前的刺客收起了手中的剑,单膝跪地朝着来人行礼。她不由得转身向后看,来的人是凌紫。

  灿登时觉得头皮一麻。

  莲灿会不会武功,灿是不知道的,但今日自己会不会武功,已然暴露在了众目睽睽之下。身为一个路边捡回来的下人,灿并不觉得府里会有人一天到晚盯着自己,所以刚刚依着本能就出手了,眼下来看,盯着自己的眼睛并不少,最最关键的是其中有一双盯的最紧的,还是这座王府的主人。

  惊讶间的灿,一时忘了下一步该如何回应,不觉间,盯着凌紫也有了一阵时间。

  “他们两个都说你胆子大,我从前只当笑话听,朋友间的交流没有忌讳很正常,但看来你来了王府也真的一点都不忌讳,你是看着本王的这张脸看的入迷了还是怎么着,不觉得盯得时间有点长了吗?!”

  凌紫扇柄轻轻敲着下巴,走到了灿面前,一双丹凤眼从上往下盯着她,戏谑间透出的些许威压让灿感觉身体好像覆上了一层薄冰。

  “王爷息怒,莲灿初来乍到还未曾习得王府礼仪,不懂规矩还请王爷见谅啊!”

  院门后窜出一个身影,冲到灿眼前,拉着灿“扑通”一声跪到了凌紫眼前。灿低下头,身边的半截粉色衣袖让她认出了来人是芸蓉。

  “是啊!王爷!莲灿出生在乡野,常年练武本就是粗鄙之人,不懂规矩,不值得让您费心!相信有个几日,芸蓉好好教导她,定会让王爷您看到一个不一样的莲灿!”

  芸蓉语音刚落,身旁的刺客跟着求情,头也低了又一个度。

  “我这还什么都没说呢,你们一个个的!就好像我要吃了她一样!且不说她是不是山野之人,芸蓉,你怎么回事,今日晚膳几时才端上来的?你也被她传染了吗?还有你!一!我洛王府什么时候侍卫回王府先不给主子请安,急匆匆先见下人的规矩的?!我堂堂洛王府的规矩,是被你们三个人吃了吗?!”

  跪在地上的三个人听完凌紫这番话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应。以至于一阵短暂的停顿之后,凌紫抬起拿扇子的手,顺着灿的后脑勺敲了下去。

  “你呀你!也不知道什么本事!一来就让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忘了自己的主子!”

  说完,凌紫觉得不解气,又在灿的后脑勺上敲了几下。

  “从明天起,芸蓉!你也不要让她干别的了,专门让她跟着你学礼仪,十天过后到我这里来,我亲自检验!要是那时候她还是这么一个眼睛瞪的和牛一样的主!就给赶出我洛王府去!一!你跟我来!”

  言罢,灿看着凌紫那双绣着螭纹的靴子,像脚底下踩着火一样匆匆离开了这个院落,而身旁的刺客,也蹬着他脏兮兮的鞋追着自家主子走了出去。

  待到他们二人走远,芸蓉拉起灿,帮着揉了揉她跪疼的膝盖,说道:“你别看王爷这般孩子气,但在这偌大的洛州,王爷算是最体恤下人的了!你今日直勾勾的盯着王爷看,的确不对,要是别人家的婢子,估计早就被拖下去打板子了!你看他也没罚你不是?!所以不要多心,安安心心的今晚睡个好觉,明天我过来教你府里的规矩!”

  “他不会为难你们吧?”

  灿听她说完,反问。

  “我们呀?!放心!王爷天天说我和一反了天!要收拾我们呢!也没见着动过我们一根头发的!当然狠话还是说了不老少!但话这个东西吧,说的就是个情绪!过了也就过了!不必放到心上!”

  芸蓉细心帮灿整理完衣服,对着她莞尔一笑。

  “早点睡吧!明天我来找你!”

  目送芸蓉离开,灿发觉自己的冷汗已经将后背打湿,今夜索幸莲灿此人会些武艺,不然自己细作的身份暴露是分分钟的事。

  常年精通暗杀的她,几乎忘了人与人之间,一言一语,一颦一蹙的机锋,并不亚于一场武林高手的对决,今日的她的确是大意了!

  不过同时,她也对莲灿的身世产生了些许好奇,于是她悄悄通过辉夜殿的密道将需要资料的消息传了出去。

  是夜,明月已上柳梢头。

  洛王爷凌紫手里攥着合起来的扇子,抵住下巴,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走进了一座通体鎏金的高楼。

  这座高楼的风格和洛王府其他院落奢美华艳的风格很是不同。虽说通体发亮的金色晃得人有些眼瞎,但是楼的形制却很简单,八根刻着妙音鸟的柱子从八个方位各自支撑着这座高楼,显得宽敞又庄严,像极了一座金色的鸟笼。

  楼门上的牌匾上书“飞羽楼”三个大字,遒劲不失飘逸,左下角朱红色的印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众人当今圣上的御笔题字,以及独属于这座楼主人的殊荣。

  飞羽楼内,空旷的大厅,墙壁也是如楼外一般简单,不知是有意还是巧合,除了有几件装饰简单却用料考究的家具,楼内的装饰物清一色全是鸟笼,这些鸟笼大多空置,或有一两个里面装着名贵的鸟儿,时不时传来一两声鸟鸣,更显得大楼空寂。

  凌紫皱着眉头从右侧的楼梯上了二楼,一也顺从的跟在身后。

  芸蓉想跟着二人一起去二楼书房,但被凌紫随便找了个理由支开了。

  书房里此时只剩凌紫和一。

  “有线人报,辉夜殿近期会派细作来我洛王府,你怎么看?”

  凌紫坐在自己的雕花漆木大椅子上,问跪在下方的一。

  “王爷您怀疑莲灿!”

  一肯定的说。

  “你不觉得她很可疑吗?十多年找不到音讯的人,突然出现在了城边的乡村,而且身手还不错!”

  “回王爷!一开始我也有怀疑,但是莲灿当年只是一个满街乱窜的叫花子,我并不觉得辉夜殿的闻阁手眼通天能查到一个小要饭的会不会武功!这是其一。其二,如果我是辉夜殿的探子,我绝不会在来的第一天就暴露自己会武功一事,而且从刚才我和她过招来看,她的招式里并没有辉夜殿的痕迹!再三,小时候芸蓉和莲灿这么要好,今天也没见得她对莲灿有丝毫怀疑,所以我还是想劝王爷多观察一阵子才好!”

  凌紫听完一的话,轻嗤了一声,张嘴说道:“芸蓉那傻丫头,心思单纯的像张纸,怎么会去揣测他人心思!反倒是你们两个今天,变着法的在我面前说莲灿好话!我就不明白了,这个村妇也不知道有什么能耐,能让你们两个如此上心!不过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我还是放心不下,你这些天也帮忙多盯着些这个莲灿,一有异样,马上向我禀报!”

  “诺!”

  接下来的几天异常平静,灿跟着芸蓉学礼仪,一也时不时过来找她切磋一二。

  说实话,洛王府的礼仪繁复选胜别家,让灿感觉,近日里修习礼仪比起辉夜殿的魔鬼训练还要疲累。

  因此每次一来找她切磋时,她比以往训练时还兴奋。

  经过几天的切磋,灿发觉一的身形步法均偏刚硬,有不少明显军队统一训练的痕迹,但他将自身的长处与简单的杀招结合的很好,因此比起一般的军人优胜于灵巧。和他过起招来,他的每一招看似简单,却有着万千变化,当然,造成的伤害也不可小觑。

  当今楠竺国尚武之人,多看重招式和功法,所以像一一样的人可谓凤毛麟角,因此说一是位练武的天才不为过,若是他没有出生在行伍间,而是在辉夜殿,现在的实力怕是可以和其他殿殿主打个平手,但是比起灿,他还是有些距离。

  说来也有趣,一这人几次和灿交手,每当交战正酣,快要逼出灿的本能时,他总会停手。

  许是顾及到灿女子的身份,想点到为止,而现在寄人篱下的灿不敢放开手脚,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身份,这般蜻蜓点水的交手对灿而言,远远是不够的。

  就是这样双方都有所顾忌的切磋,二人交手间各自胜了一半,居然下来是个平局。

  日子在灿身在礼仪修习心在武艺切磋的情况下,不觉到了凌紫约定的时间。

  前一天晚上,芸蓉紧张地逼着灿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修习的内容,多日里来精疲力尽的灿不得已又跟着芸蓉准备到了后半夜。

  缺觉的二人第二天早上天麻麻亮就醒来,早早地侯在了凌紫的卧房门口。

  说实话,灿一大早上就看到金灿灿的飞羽楼,说不惊讶也是不可能的,惊讶之余,回想起自己多年暗杀过的大大小小有权有势的人,哪一家不奢华,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这就是楠竺。

  灿觉得有点可笑,却又笑不起来。

  辰时,凌紫起床,芸蓉带着灿一起进去伺候,灿跪在外室门口,看着芸蓉足不沾地地伺候凌紫起床。全程凌紫保持着半梦半醒的状态,而芸蓉像是个化腐朽为神奇的工匠,伺候着凌紫穿衣,穿靴,洗漱,束发。将凌紫从一个衣衫不整的毛孩,变成了一位风度翩翩的佳公子。

  虽然忙碌,但灿感觉到了芸蓉的开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