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四宫角

洛王府4

四宫角 瞳言tonnie 2021 2019-07-18 22:43:20

  后来,灿跟着一干下人在洛王府左转右转才回到了自己住的院落。

  一路上,这些下人都对灿表示着好奇以及恰到好处的恭维,灿一路上和他们说的话不多,但她还是感觉的到在这些人心中,自己在府里的地位是高过他们的。

  刚来不过半月的一个下人就可以快速得到主子的青睐,惹人探究是肯定的,灿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不近不远的态度,嘴上和带路的下人们答应着,心里却懊恼忘了问一今日心情如此之好的原因。

  回到院落后,日头已经开始朝西偏,屋内还残存着正午太阳留下的一丝燥热,屋里桌子的正中央摆着一壶茶,灿伸手去试,果然有些烫手,她端起茶盘,在茶盘底下摸出一张极薄的纸张。

  这张纸背面是仿的很逼真的木纹,是辉夜殿独有用来传密信的木笺。好的木笺不论颜色和手感都可以以假乱真,而灿手中的这张,几乎是辉夜殿做的最精细的那批。

  灿装作很悠闲的样子,在房内转了几圈,找到一个可以避开所有门窗的角落,小心翼翼的打开了木笺。

  闻阁并没有回应她的请求,送来关于莲灿的任何情报。灿叹了一口气,既觉得出乎意料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

  辉夜殿的闻阁是楠竺境内最为庞大的情报机构,几乎能打听到全部想知道的人或事,被王上谓之为楠竺的眼睛!同时也是众多大臣谓之闻风丧胆的白色恐怖。

  这世上让闻阁打探不到任何消息的人或事只有两种,一种是蝼蚁一般最不起眼,于任何人留不下任何影响的人或事。再一种是锁在闻阁的最高机密当中,只有殿主及以上职位的人才能查到的足以改变楠竺命运的秘密。

  想来,莲灿一个侥幸在洪州水患中逃生的流民孤儿,命贱还比不上蝼蚁,闻阁没有她的资料也是应该的。

  不过,木笺上记录的另一件事引起了灿的注意。

  “十日后,夕疆使臣携碧云珠进献王上,王上欲派洛王陪同。”

  说起碧云珠,珠子通体青碧,中有暗纹若流云浮动,望之能见世事变幻,闻之欣然,有沁人心脾之效。是楠竺洪州城的独有的宝石,同时也是楠竺国出了名的至宝。但自从洪州水患冲毁了山底的矿脉之后,楠竺再无碧云珠。

  如此来讲,夕疆此番携碧云珠进献王上,其中颇有深意。

  朝堂上的事,灿不敢深想,文尾鸩羽紫色的任务鉴提醒着灿这件事的重要性,但是文尾却一反常态的没有给她具体的任务指示,灿摸不清辉夜殿的意图,觉得一个脑袋两个大。

  不过可以确认的是,想从辉夜殿了解莲灿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眼下想要把戏继续做下去,并做到天衣无缝以假乱真,只能寄希望于芸蓉和一的记忆,但同时这个法子极其凶险,若有不慎,很容易暴露自己。

  当然做这些的同时,万万不可忘记盯紧凌紫以及夕疆使团。

  灿小心将木笺焚毁,灰烬也被她收集起来全部埋在了香炉深处。做完这些的灿不忘在屋里点上了一支香,用熏香的香味小心地掩去了屋里因为焚烧产生的气味。

  做完这些,日头西沉,一带来了一壶好酒,芸蓉也带来了丰盛的饭菜,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这座小院。

  今日这二人一扫前几日的沉重,欢欢喜喜的点上了灯笼,在院里的石几上摆了一桌,三人坐在一起有酒有肉有闹有笑好不快活。

  在之后很久的一段时间里,灿时不时就会想起那个夜晚,虽然只是上弦月,但不知怎的,那夜的月亮就是亮的吓人,以至于三人一同饮酒作乐,他二人的每一个表情灿都记得很清楚。

  芸蓉不胜酒力,简单喝了两杯之后,她就捂着两个通红的脸蛋,开始满院子的乱窜。

  开席之前,吹嘘了很久自己酒量的一,吃完第一口菜,就忙不迭对着酒壶豪气的干掉了半瓶酒,短暂的停顿之后,他自顾自在院子里划了一套军体拳,划完就开始抱着院子里的一只石青蛙不停的劝酒。

  灿哭笑不得的看着撒酒疯的两人,一瞬间带着春花独有熏香的微风划过,灿忽然福至心灵,明白了这两人为何今日表现的如此不同寻常。

  今日的有了王爷的那句话,莲灿才算真正进了洛王府,成为了与芸蓉和一一样,在洛王府有职位,并且还算有些头脸的下人,从此莲灿在这个府里过活,三人齐心互相照拂,不用担心被欺凌,不用担心被遗弃,更不用担心颠沛流离。

  思及此处,灿感觉自己心口升上来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软软的堵在了胸口,感觉有些奇异。

  她忽然有些羡慕那个现在下落不明不知生死的莲灿,虽然自己和她的名字只差一个字,但和常年在黑暗里孤独生长的自己不同,她是真真切切被惦念着的人。

  有些事情容不得细想,偷偷吐了一晚上酒的灿霎时间没能控制住自己,将桌上最后一杯酒灌进了自己喉中。

  酒是很奇怪的一种东西,辣喉,却带着一丝的甘甜。辉夜殿的杀手从不允许有意识不清的状态存在,灿今日是第一次将口中的酒吞入腹中。感觉像是吞下了一簇小小的炭火,带的心脏和腹部都一点点传上暖意。

  到最后,上弦的明月掩去了周身的光芒,唯留得地下的灯笼和天上的星星明明灭灭纠缠不清。

  有人玉手把玩着折扇,白色的里衣外套了一件雪青色的罩袍,走进了这座院落,万分头疼的看着醉倒在各处的三个人。

  灿认得出来那人靴子上的螭纹,她想起身给来人行礼,但是浑身上下瘫软,根本动不了身。

  灿只得眼睁睁看着那靴子的主人扛起趴睡在石几上的芸蓉,离开小院,去往了飞羽楼的方向。

  当然,临走的时候,那人不忘走到灿跟前,用扇骨轻轻敲了一下她的头。

  离开时,那人更是踢了一脚睡在地上死人一样的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