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四宫角

洛王府7

四宫角 瞳言tonnie 2023 2019-07-29 22:28:40

  凌紫从禅室里走出来的时候,脸上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欣喜。

  不知道那老尼给他解了个什么签,灿看着他踌躇满志的进去垂头丧气的出来,一言不发走进竹林,往回府的方向走去。

  “王爷,可是没求得自己想要的结果?”

  路上气氛有些压抑,灿打破僵局开口问凌紫。

  “……也不算,就是最终的结果可能并不是我自己想要的,我累了,我们早点回吧!”

  凌紫沉默了很久,发出一声叹息,说了不明不白的一句话算是回答了灿。

  灿不明白凌紫这句云里雾里的话想表达什么,不过能把一支上上签解成能让人垂头丧气的结果,灿心中不禁很是怀疑这老尼的业务能力。一路上她只得默默跟着凌紫回了洛王府。

  当天晚上,凌紫不知抽了什么风,命人给了灿几套男装,命她今后吞下家丁的衣服,改换男装办事。

  两日后,还未等到凌紫去驿馆找那些夕疆人,那帮夕疆人住的驿馆先走了水。

  五月的楠竺,本应是多雨的季节,屋内四处潮气弥漫,霉菌肆意生长,不应容易走水。

  睡梦里的凌紫因为这种麻烦事被人叫醒,脸上的颜色十分难看。

  待到他赶到时,火势已经得到了控制。但是大半个驿馆已经焚毁,所幸的是无人受伤。

  救火的人说这火也生的蹊跷,突然之间就燃起来了,得亏发现的早,不然四面不少的官邸怕是要遭了殃。

  凌紫十分头疼,头疼不是因为这火生的莫名其妙,查明走水的原因是刑部该干的事儿,他管不着也不想管。但是这帮新疆人接下来如何安排却是个大问题,这驿馆是断不能再住了,王上也暂时还没有召他们入宫的意思,驿馆一毁,这么一大帮子人的生活成了大问题。当然凌紫更大一部分头疼的原因是因为没睡好。

  第二天一大早,凌紫正躺在芸蓉怀里发脾气,宫里的圣旨就传了下来。圣旨的意思很简单,驿馆没法住了,就让夕疆人先住在洛王府。

  凌紫倒也爽快,毕竟偌大的宅院,很多空房子放着也是积灰,让他们住进来也省得自己一天到晚往外跑。

  所以不到下午,这些夕疆人就带着行李住了进来。

  在外人看来,洛王府是全楠竺国除了皇城以外最奢华的宅院。但在府里人看来,皇城老旧,一点也比不上这新修的洛王府来的气派。因此想当然的一进洛王府,夕疆人的眼睛就被府里的奢华美艳迷住了眼睛。

  当晚吃晚饭时间,凌紫正要将一颗香滑的虾仁放入口中,飞羽楼西南角夕疆人住的地方,一下子泛起了滔天火光。吓的凌紫丢下筷子就往火光所在的方向跑去,芸蓉、一和灿紧随其后。

  离客房越近,越能听到齐整的吆喝声。众人跑到院子里一看,房屋完好,夕疆人在院中央围成一个大圈,中间点着篝火,有说有笑的烤着羊肉喝着酒。众多婢子妈妈手里托盘上放着的上好佳肴分文未动,被赶到院角的她们偷偷互换着眼神,感觉无所适从。

  灿一下子想明白了驿馆当时走水的原因。

  凌紫脸上异彩纷呈。

  这帮人夕疆虽然话语不通,但他们一看到凌紫便十分热情的邀请他坐在主位,旁边坐着一位看起来十分尊贵的人给他倒上了马奶酒,几个高鼻梁大眼睛的夕疆美人也在凌紫面前跳起了欢快的舞蹈。

  灿认得坐在主位凌紫身边的那个人,那人她上次见过,是夕疆的察多王。察多王年轻的时候是出了名的骁勇善战,力大无穷。此番来楠竺也是他的主意。

  芸蓉跪坐在凌紫身边,乖觉的用小银刀将夕疆人送来的大块羊肉分成了小块,装进一个十分精致的银盘子里,送给王爷抓食。

  灿和一跟在凌紫身后,和一位夕疆的彪形大汉并肩站在一起。彪形大汉看到二人的到来,转了一下眼睛偷偷瞄了一眼他们两个,给了高大结实的一一个赞赏的眼神后,随即对着体格细小的灿十分不屑的翻了个白眼。

  灿听辉夜殿的人说过,夕疆人不喜准备好的饭菜,尤其是晚饭。每当夜晚来临,夕疆人都是和尊贵的客人一起围着篝火边烤边吃。想必凌紫也是想到了这一点,此时才会安心的坐在主位吃着盘子里的肉。

  主位上的凌紫眼睁睁看着几个夕疆人砍断了自己院子里的一株玉树琼花,快速劈成柴火扔进了火堆里。他心想,光是卖了这颗树,就可以供这帮夕疆人三年锦衣玉食。想罢,不由的偷偷叹了一口气。

  “以前听人说过楠竺遍地奇珍异宝,今日里一看,果然不同凡响,富庶如楠竺居然随便烧块木头都是香气袭人,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啊!”

  译官认真地将察多王的话翻译给了凌紫听。凌紫听完后愣了一下,怕是自己在花园里晾晒着的几捆打算秋后做家具的香檀木惨遭到了毒手罢。

  一晚上虽然交流有困难,但气氛还算愉悦,凌紫和察多王你来我往的交谈,渐渐明白了此次他们出访的目的。

  夕疆和楠竺虽然只隔着一道青璃水,但是两国之间往来甚少,只有零星商人通过青崀天栈从璃国绕道过来经商。这一路上关税重重,到了楠竺的货品且不说少之又少,价格还奇高,基本上中间的钱全让璃国人拿走了,夕疆希望可以和楠竺建交,一同在青璃水上修一道桥,方便两国之间的往来贸易。

  宴席结束之后夜已深沉,不得不说,夕疆人做肉很有一套。

  宴席上有酒有肉有美人,还有几个年轻人夕疆少年跳出来摔跤,光着膀子的他们吓得楠竺的女眷全都捂住了眼睛,当然,这些女眷里并不包含灿。

  凌紫答应察多王将他们的用意写成奏折报给王上,同时他命人取出了冬日里用来取暖的火盆,他告诉察多王,楠竺建筑多为木质怕失火,晚上他们吃饭可以用火盆烤制,夕疆欣欣然答应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