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一章 元宵儿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309 2019-11-18 21:00:00

  元宵儿:糯米粉加水揉成光滑的面团,揪成大小相同的剂子。将事先调好的黑芝麻、花生、酥糖、核桃等馅儿包裹进去,揉搓成光滑的圆球,放进开水里煮熟,放置在小碗里,浇上两勺糖桂花,甜甜蜜蜜,团团圆圆。

  *

  汴河两岸一溜儿的画舫,是大弈都城晚间最热闹的地方之一,还有一个热闹的地方,那就是城北永宁街。

  永宁街两旁酒楼林立,门庭高挂,幌子飘扬,各有千秋,凡是在京中能排的上号的酒楼、饭馆,都在这条街上。一家挨着一家,东家们也不怕没客人,就怕客人来了没地方坐。

  一路望过去,眼花缭乱,让人不知该如何选择。在这条街上,只有一家饭馆有些特别,与这些高调奢华的饭馆完全悖道而行。

  这家饭馆在永宁街的尽头,店面不算大,挨着围墙,门口有一棵大梧桐树,树下放了一个磨盘,挨着梧桐树根的地方,用石头堆砌了一圈,虽有些规则不平,但累了也能坐在上面歇歇脚。

  饭馆没有高高的门楹,也未挂上三五个幌子,朴素淡雅,只是在门口的牌面上用隶书写了两个大字“随园”,门柱子两旁连个对联都未刻。

  按理说,在这样的街上,这样的饭馆简直不入流,应该无人光顾才是,可就是这家小小的饭馆,确经常人满为患,尤其是一些年轻的公子喜欢光顾,稍微过了饭点来,还就不一定能找到位子,需要下次赶个早。

  “掌柜的,今儿个余大厨还没有来吗?”

  问话的是一位穿着青衫的公子哥,大约二十岁上下,头上包着方巾,看着斯文有礼,应该是一位秀才。

  在柜台后面正算着账的胖掌柜,一听有人问话,忙拨弄了两下算盘,把刚算的账厘清,记在账册上,才笑呵呵的慢慢地回话:

  “余大厨今儿个没来,受林公子惦记,下次余大厨来的时候,我让他多给您炒个菜。”

  青衫公子用筷子夹起一筷子菜放进嘴里,品了两下,了然道:

  “还是余大厨的菜炒的有味道,这些菜虽佳,但还是欠缺了些火候。”

  “本公子最近天天来,都未碰上一次余大厨,看来这次余大厨的心情不好的时间久了点儿!”

  青衫公子是常客,经常光顾随园,就是想碰碰运气,尝尝随园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余大厨的手艺,只是他这次运气不好,连续来了十来天,都未碰上。

  胖掌柜讪讪笑笑,拱拱手算作赔礼,让旁边的小二给青衫公子送去了一壶酒。

  “公子见谅,余大厨随性洒脱,该来的时候就会来的!”

  青衫公子接过酒,拱手道谢,算是领了这情。

  “这随园开着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余大厨的脾性本公子也知几分,除了碰运气,还真是没法吃到他做的菜,习惯了,习惯了,本公子也乐意等着,只是这胃嚢有些想得紧!”

  “见谅,见谅……”

  青衫公子没再说什么,拿起酒壶,给同伴和自己斟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虽然不是余大厨的手艺,但这随园的菜品实在不差,也就谈笑风生的和同伴开始吃菜、喝酒、闲聊。

  人声鼎沸,觥筹交盏,只有胖掌柜的眉头皱了皱,望向门外,微微叹了一口气。

  “姑娘,你都在这躺了十天了,也该起来动弹动弹了!”

  说话是一个圆脸小姑娘,穿着碧色衣衫,梳着双丫,说话的时候嘴巴一撅一撅的,眼睛瞪得圆圆的,很像一只胖脸猫。

  她的面前是一张躺椅,躺椅上躺着一个人,应该也是位姑娘,整张脸被团扇遮了个严严实实,垂下的水绿色襦裙随着微风轻轻晃动,有些恣意,又有些随性。

  “不想动!”

  半晌,才听见有人懒懒地说话,出口的声音略带沙哑,还有些清冷。

  “姑娘……”

  小姑娘急了,伸手就去拽躺椅上的姑娘,只是她的手还没有碰到,躺椅上的姑娘顺势翻了个身,避开了她的双手,仍旧用扇子捂着脸,懒洋洋的躺着。

  “姑娘,你最近怎么了?钱都不想赚了?”

  碧色小姑娘徒然放下双手,跺着脚走到躺椅的另一侧,有些气恼的问道。

  她觉得甚是奇怪,她家姑娘从来没有这么懒过,躺在这里什么都不干,竟然躺了十天,连她最爱的赚钱都不想了,别是生了什么病吧?

  “没意思,突然觉得什么都没意思……”

  躺着的姑娘用扇子扇了两下,低声的咕哝了一句。

  “什么?姑娘,你说什么?”

  小姑娘没听清楚,小圆脸凑到自家姑娘的头边,又问了一遍。

  “元宵,你去忙吧,别管我,让我再睡一会儿!”

  躺椅上的姑娘伸手推了推眼前的人,挥挥手,让她别再烦她。

  叫元宵的小姑娘撅噘嘴,没办法,只好站起身,走到一边的石凳上坐下,拿起扇子,有一下没一下的给躺椅上的姑娘打着扇子。

  “姑娘,姑娘……”

  刚安静一会儿呢,小院里又冲进来一位姑娘,也穿着碧色衣衫,梳着双丫,只是比元宵稍微大一点,一张小脸有些黑,一双眸子却十分有神。

  “叫魂呀?芝麻,你要是没什么重要的事,你相不相信,你姑娘我让你吃三天芝麻!”

  躺椅上的姑娘被吵醒,很不耐烦,索性把脸上的团扇一把拿下,扔在地上,一骨碌坐起来,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

  白皙的皮肤透亮,如同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吹弹可破。嘴唇殷红,不点而朱。一双细长凤眼,眼尾微微上翘,带着一丝妩媚,左眼角还有一颗小小的红痣,更添了几分怜意。只是眉眼间又透着一股英气,让整张脸精美却不俗气,反而带着满满的正气。

  此刻,那双凤眼正眯着眸子危险地盯着刚跑进来的姑娘。

  叫芝麻的姑娘,被吓得退后了两步,看着眼前的主子,委屈的眼眶开始发红。

  “唉,唉,唉,你要是敢哭,现在我就让你吃芝麻!”

  “姑娘……”

  芝麻深吸了一口气,把想要出来的眼泪憋了回去,从身后拿出一封信,递了过去。

  “姑娘,老爷来信了!”

  刚才还起床气满满的人,看着递过来的信,眼神立马清明起来,伸手接过,就利落地撕开信封,迫不及待地掏出信纸,很快,一目十行地看完了。

  元宵和芝麻静静地待在一旁,见自家姑娘很快把信看完了,才开口问道:

  “姑娘,老爷要回来了吗?”

  躺椅上的姑娘慢慢的把信折起来,放进信封,摇摇头,有些惆怅,有些失落地说:

  “没有,说年底才回来。”

  “又是年底呀,去年也说年底,可……”

  “芝麻……”

  芝麻还未说完,元宵见自家姑娘的情绪已经不对了,连忙出声打断。

  “爹爹虽然回不来,却说有人要来,还带了东西。”

  “谁呀?”

  躺椅上的姑娘抬头望着天空变幻莫测的流云,摇摇头,不再言语。

桃始笑

某某人:我不高兴,我不开心,赚钱也没有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