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章 羊角蜜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36 2019-11-19 22:00:00

  羊角蜜:面粉揉团,擀成面皮,用工具切割成月牙形,两张叠在一起。放入油锅炸成两面金黄捞出,趁热倒入蜂蜜拌匀,再在糖霜里面打个滚,甜死人不偿命的羊角蜜果子就做成了!

  *

  “姑娘,今天要出门吗?”

  清晨,元宵推门进来,难得地看见沈之瑜坐在了床榻上,自家姑娘最近可是不到午时不起床的。

  她放下手上的铜盆,颇为惊讶地走到床榻边,扶着沈之瑜的双足,熟练地蹲下把绣鞋给沈之瑜穿好。

  沈之瑜揉了揉有些头疼的额头,低哑地应了一声。

  “嗯!”

  “姑娘昨晚又没睡好?又做梦了吗?”

  元宵见沈之瑜不停地揉着额头,眉头皱在一起,颇为难受的样子。仔细一瞧沈之瑜的脸色,小脸有些白的过分,脸颊处都有些透明,皮肤下面的青筋隐隐可见,有些心疼地问道。

  “哪天不做梦,我都习惯了!”

  沈之瑜闭上眼,重重地敲了几下头顶,深吸了一口气,才缓缓睁开眼睛,从床榻上站起来,任由元宵帮她穿衣衫。

  元宵虽然心疼,但也知道自己毫无办法帮助姑娘,只能在伺候上精心一些。

  “姑娘早餐想吃什么?奴婢告诉芝麻,让她给姑娘做。”

  “随便弄点吧,我也没什么胃口。”

  沈之瑜漫不经心,好似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低头随意地理理衣角。

  元宵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可仍是免不了问了这么一句,就是希望哪天自家姑娘能一觉醒来,对这大好的日子有点兴致,可今天,又再一次的失望了。

  元宵的手脚很利索,很快就服侍着沈之瑜,帮她梳洗装扮好了。

  “姑娘,你看看,今儿个奴婢梳得这个发髻怎么样?”

  沈之瑜神情恹恹,元宵只好没话找话。

  “嗯!”沈之瑜眼皮都没抬一下,半晌,才从嘴里冒出低低的一声:

  “姑娘先坐一会儿,奴婢看看芝麻怎么还不把早餐端过来?”

  “嗯!”

  有气无力地抬手挥挥,元宵悄悄地叹了一口气,无声息地退了出去。

  沈之瑜仍旧保持着那个姿势,坐在梳妆凳子上,瘦弱的背影,看着没有一丝生气的样子,尤其孤单落寞,低垂着眸子,看不见眼里的光,更是看不见希望。

  夫人,如果您在天有灵,就保佑姑娘平平安安,健健康康,每天都开心一点吧!

  元宵走到院子,双手合十,抬头向天空诚心诚意地祈求!

  忍着恶心和不适,沈之瑜用了半碗粳米粥,就再也没有胃口吃任何东西了。

  她接过元宵递过来的手帕,轻轻地擦擦嘴角,问道:

  “芝麻,你刚才说替爹爹送东西回来的是谁?”

  芝麻收拾残羹的手一怔,见姑娘望着自己,确实是在问自己,忙回道:

  “是令大公子!”

  “令大公子?”

  沈之瑜快速地在脑海里搜寻了一圈,怎么也记不起来自己认识姓令的人?这是谁?

  沈之瑜:“哪个令大公子?”

  “就是延平候家的令大公子呀!”

  “延平候?什么延平候?”

  平阳侯、庆阳侯、武勇侯、忠勇侯……如果没记错的话,好像朝中从来没有听过什么延平候。

  “姑娘自从上次病后,就不记得这些了,延平候五年前犯事,被圣上褫夺了封号,并发配到了西陵。可不知怎的,去年好像又赦免了,恢复了封号,只是不知道怎么没有回京城,仍旧待在西陵。”

  “那他和爹爹有什么干系?”

  沈之瑜实在记不得,听得一头雾水。

  “听说延平候家的大公子如今正在老爷的手下,估计是延平候一家准备回京了,老爷顺便让他帮姑娘带东西回来吧!”

  芝麻到底大了几岁,分析的头头是道,沈之瑜听完也不免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

  “姑娘真不记得令大公子了?”

  元宵实在忍不住,多嘴地问了一句。

  “啊?我应该记得吗?”

  “小时候,令大公子还在我们府中住过一段时间呢,姑娘真不记得了?”

  那时候很小,沈之瑜才六岁,元宵和她一般大,也是六岁的小丫头,只有芝麻年长两人几岁,懂事得早,天天看管着两个贪玩的小丫头。

  沈之瑜蹙着眉头,使劲地想了想,实在不记得记忆中有这么一个人。

  “姑娘那时候刚开始换牙,夫人不允许姑娘吃零嘴儿,尤其是甜点,可姑娘嘴馋,非要吃,就偷偷去找老爷。老爷心疼姑娘,就给姑娘买了两包羊角蜜,藏在老爷书房里的抽屉里。每天下午姑娘去老爷书房学写大字的时候,老爷就偷偷给姑娘吃。姑娘和老爷一直藏得很好,偷偷吃了好一段时间,夫人都没有发现,嘻嘻……”

  元宵说到这里,捂嘴笑笑,回忆里的姑娘是那么单纯那么可爱,为了一口零嘴儿,能说出好多哄人的好听话。

  如今……唉……

  “后来呢?”

  沈之瑜也听得津津有味,她小时候还有这些趣事?还有这么贪嘴的时候?

  “后来呀……有一天,老爷在书房里和人商量事儿,就给了姑娘一包羊角蜜,让姑娘躲在花园里的海棠树下偷偷地吃。”

  “姑娘正吃得起劲呢?被令大公子发现了!”

  “他抢我的羊角蜜了?”

  沈之瑜脱口而出,不知怎的,就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嘻嘻……”

  “他都多大了?还抢我东西?”

  “令大公子那时候十岁,他倒没有抢姑娘的东西,只是……”

  “只是什么?”

  沈之瑜不知道自己问的急促,元宵和芝麻倒明显地感觉到了,今儿个她家姑娘能说这么多话,能对这件往事好奇,那就是好事!

  “只是他三言两语,一顿哄骗,就哄得姑娘乖乖的把你唯一的一包羊角蜜送给了他,而且还一口一口地叫着“哥哥”,谢谢他呢!”

  元宵说完,和芝麻相视而笑。

  沈之瑜则一头黑线,她还有这么蠢傻弱智的时候,几句话就哄得她乖乖地把手上的东西给人,这完全不是她的性格呀!

  她手上的东西,她虽然不看中,不在乎,但如果有人想从自己手上要东西,那也是老虎嘴上拔毛,绝不可能的事!

  “原来是个连小孩都骗的骗子呀!”

  沈之瑜对这个令大公子一点好印象都没有,也幸亏记不得了,要不,还不知道怎么诅咒他呢!

  羊角蜜甜死人不偿命,骗人的坏蛋让他牙齿都掉光!哼……

桃始笑

阿瑜:骗我的零嘴儿,画个圈圈诅咒他,坏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