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章 水晶皂儿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445 2019-11-20 21:00:00

  水晶皂儿:皂角去荚,剥出里面光滑滚圆的皂角米,先用清水泡上一整天,再将皂角米入锅煮熟,捞起泡在糖水中浸透两个时辰,颜色紫红如水晶,食之软糯甜美,冰凉可口,谓之“水晶皂儿”!

  *

  沈之瑜用完早饭,又同元宵、芝麻聊了一会儿往事,虽然这些事情她一点儿都记不得,但通过元宵和芝麻的嘴中说出来,沈之瑜觉得曾经的自己还是有那么一丁点儿意思,这日子也不是完全就没有盼头!

  永宁街正是午间的饭点儿,每一间酒楼饭馆都是高朋满座,热闹喧嚣,随园也是一如既往,早早的已经坐满了人。

  掌柜的在柜台后面,手指不停地在算盘上拨弄,拨的珠子“啪啪”作响。跑堂的小二灵活地穿梭在桌椅之间,一会儿上菜,一会儿斟酒,一会儿迎客……

  窗边坐着的那一桌客人,掌柜的已经很熟悉了,是连续来店里十来天的林秀才,应该还是来撞撞大运,吃上一口余大厨做的饭菜吧!

  掌柜的看了一眼,摇摇头,叹息一声,今儿个怕是又要让这林秀才失望了,过了余大厨来的点,应该是不会来了!

  “林公子,您点的黄金鸡、金丝儿肚羹、状元上头……”

  小二利落地把托盘里的几盘菜端出来,稳稳地放在林秀才面前的桌子上。盘子落在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不大不小,但足以引起人的注意。

  林秀才最爱的就是随园的这几道菜,隔几日就要来吃一遍,如果运气好,碰上余大厨做的,那简直就是人间极品。

  林秀才一口饮完杯中的酒,看了看桌上的菜,迫不及待地拿起筷子,伸向了他最爱的“状元上头”!

  轻轻挑起一箸,放进嘴中。

  忽地,林秀才像被雷击了一般,打了个抖,眼神蓦地睁大老大,三两下咽下嘴里的吃食,筷子又飞快地伸向桌上其他的菜肴里。

  只见林秀才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桌上的几道菜都吃了一遍,才暂时放下筷子,连斟了两杯酒,头一仰,一饮而尽!

  “周掌柜,你哄骗我呢!”

  周掌柜正低头认真地拨弄着算盘,见有人叫自己,忙歇了手,抬头看去。

  “林公子莫说笑话,我都是半百老头了,怎么会哄骗您?”

  林秀才伸出手指摇了摇,笑语:

  “先前我问你今儿个余大厨可曾来了?你怎么说的?”

  “余大厨未曾来呀!”

  “是呀,你说余大厨未曾来,我也就相信你了,可你来尝尝,这菜,这黄金鸡,这肚羹儿,还有这烧猪头肉的手艺,不是余大厨是谁的?”

  “周掌柜呀,我也算是老熟客了,你呀……这可不地道……”

  林秀才说完还摇摇头,颇有些受伤的样子。只是这神情也只是一瞬,说完,他就继续拿起筷子,吃起桌上的菜肴来,偶尔还小酌几口小酒,嘴角始终挂着满足的笑意,不要太幸福哟!

  “你过来!”

  周掌柜一头雾水,随手招呼不远处的一名店小二,开店的时候,余大厨确实未来,怎么忽然又来了呢?

  “掌柜的,什么事?”

  “东家来了?”

  周掌柜把嘴凑近到店小二的耳旁,小声地询问。

  店小二了然,点点头:

  “嗯,刚来不久,现在正在厨房炒菜呢!”

  “我还以为他不来了呢!”

  周掌柜低声嘀咕了一句,他这东家,太随性,做事完全凭自己的喜好,想来就来,想不来就不来,可一身做膳食的手艺确确实实是顶好的,要不就这随园的装修,哪里能有这么多客人?

  好酒不怕巷子深,好手艺更不怕没食客,要不是他家东家太低调,不然去宫里做个御厨,千史留名,也是绰绰有余!

  “你去找两个人在厨房门口守着,不要让这些食客冲进厨房,扰了东家。”

  余大厨太过于神秘,就是已经在这里光顾了好几年的食客都未见过余大厨的真面目,但很多人都能一下品出余大厨的手艺,也想看看余大厨是什么样子,可余大厨不见食客,也经常有疯狂的食客会想方设法冲到厨房,去一睹这余大厨的风采!

  “掌柜的操心,几个小子早已经守在了厨房门口,管保没有人能越过那道门。”

  掌柜的点点头,余大厨既是东家又是主厨,对待手下的这些人都是极好,工钱也给的比别的酒楼丰厚一些,这些小子们也干得卖命!

  “去忙吧,林公子能尝出来余大厨的手艺,其他人也应该尝出来了,估计要加菜了,招呼那些小子们动作快一点,别人食客们久等!”

  周掌柜吩咐了一声,挥挥手。

  “唉!”

  店小二应了一声,把胳膊上的白巾子往肩膀上一搭,就跑开了。

  “小二过来,我要加菜!”

  “过来,我们也要加菜!”

  “小二,我再要个……”

  “我们也要……”

  “……”

  一忙就是三个时辰,等随园的最后一位食客结账出门了,周掌柜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端起面前的冷茶一口灌了下去。

  几个跑堂的店小二,累得及喘吁吁,东倒西歪的顺势就坐了下来,有的坐在长凳子上,有的累得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周掌柜,厨房里余大厨给大家留了菜,说今儿个辛苦了!”

  厨房的小帮厨烧饼走到大厅,对累得只顾着喘气的周掌柜和小二们说。

  话音落下,一室的寂静无声,大家面面相觑了一眼,忽然:

  “呀……”

  刚才还累瘫倒在凳子上、地上的人像打了鸡血一般,争先恐后地奔向厨房,那精神劲儿,就像去抢金子一样。

  “这些小子们……”

  周掌柜年龄大了,跑不过这些小子,摇头笑笑:

  “唉,别都抢完了,你们给老人家留一点呀!”

  “嘻嘻……”

  哪里还有人听得见外面有人说了什么!

  沈之瑜的院子是沈府最安静的院子,沈夫人亲手提了个名字,叫祺庭,意思不言而喻,带着沈夫人最美好的心愿。

  沈之瑜出生那一年,沈夫人开始布置这间院子,新挖了池塘,建了凉亭,移植了海棠、玉兰、芙蓉、银杏、樱花、桃树……还专门挑选了几个擅长打理庭院的婆子和婢女看管。

  如今,那几棵海棠早已经华盖亭亭,每到夏日,沈之瑜都会让人在树下置办上凉椅,她躺在上面休憩、看书,一待都能待一整天。

  “姑娘,别看书了,来,尝尝,奴婢中午冰镇好的水晶皂儿!”

  白玉碗里盛着半碗糖水,紫红色的皂角米如一颗颗水晶,晶莹剔透,被微黄的糖水浸泡着,显得格外好看。

  “放下吧!”

  沈之瑜看了一眼,口中有津液翻滚,把手上的书随意放置在躺椅上,坐直了身子,伸手去端桌上的白玉碗!

  “姑娘,姑娘……”

  手还没有碰到白玉碗,就被汤圆一叠声的叫喊打断。沈之瑜蹙蹙眉头,还未出声呵斥,就见元宵像个球一样的滚了过来。

  “什么事?这么急?”

  “来了,来了,来了……”

  元宵累得喘气都跟不上,圆圆的脸蛋通红,额头不停有汗珠滑落,伸手指着外面,不停地说着“来了”!

  “谁来了?”

  沈之瑜的眉头蹙的更紧,被元宵这没头没尾的话弄得莫名其妙。

  “令……令……大公子!”

  闻言,沈之瑜一怔,凤眼微睁:这么快?早上看到信,下午就到了?

  这怕不是个人吧?

桃始笑

阿瑜:不会是来抢我的水晶皂儿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