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四章 梨肉好郎君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48 2019-11-21 21:20:00

  梨肉好郎君:晚秋,等乌梨叶子落尽,选一个无露无雨无霜的日子,将新鲜的乌梨采摘下来,洗净,沥干水,刻花刀。取两坛放置一年的雪水,一坛倒入锅中,加入乌梨,冷水煮开一刻钟后,用笊篱将乌梨捞出,放进另一坛雪水中冷却,然后再将其捞起晾干。

  锅中加入少量雪水,适量黄糖,小火熬煮,直至黄糖融化,糖水变成黏稠的糖浆。熄火,放入晾晒好的乌梨,轻轻搅拌,直至乌梨被糖浆均匀包裹后,再放置早已备好的陶罐中,在阴凉的地窖中腌制一年,第二年便成了甜酸可口的“梨肉好郎君”!

  *

  令和从西陵回京,说起来是轻装简行,可除了自己乘坐的马车外,后面还跟了三大辆车,其中的两辆都是沈之瑜的父亲,沈砚沈将军托他带给他的宝贝女儿的!

  令和看过,那些东西有一些是缴获的战利品,有一些是沈砚自己收集的西陵特产,总归一句话,奇珍异宝,京中少有。也不知道沈砚怎么想的?敢如此大张旗鼓地把这些东西回京,上面的那位会不会猜忌?

  要是他,肯定会低调一下,毕竟太招人耳目了,他们令家可是才吃了亏没几年,可沈砚做事,一贯特立独行,大概也无人敢说什么。

  曾经的他,好像也是这样?只是这几年,越发的小心翼翼,谨小慎行,不思虑周全,绝对不敢妄行半步。

  思绪一下飘得远了,直到马车缓缓地停在沈府门口,令和晃晃脑袋,收回思绪,整理了一下身上的衣衫,才掀开马车帘子,一跃从马车上落下。

  令和定定地站在那里,双手抱在胸前,抬头看着沈府的大门。

  十年了,沈府的大门好似没有一丝变化,还依旧是记忆中的样子,那隶书镌刻的“沈府”二字,那朱红色大门上的铜环,除了大门两旁的对联好像换了,就连那石狮子都仍旧含住珠子蹲在那里,脸上的表情都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小时候在这里住过几年,从这道大门,每天进进出出,不知跑过了多少次。如果延平侯府是令和的家,那这沈府大概也能算他的第二个家吧!

  不知怎的,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小脸,圆圆的脸蛋,白皙的皮肤,梳着两个小丫,笑起来弯成月牙的眼睛,还有露出缺了两颗门牙的嘴巴。是那个小时候跟在后面,说话漏风,爱吃零嘴儿,一口一个“哥哥”,活泼爱闹腾的小姑娘。

  十年了,也不知道她长成了什么样子?是不是还那么活泼?还那么闹腾?还那么贪吃?

  “公子,终于到沈府了,属下去敲门!”

  令和的贴身侍卫,一个嘴角常挂着笑意,看起来十分有亲和力的娃娃脸,名字也很随意,叫墨汁。

  “嗯!”

  令和点点头。

  “咚,咚,咚!”

  墨汁握住光滑噌亮的铜环,不轻不重地敲了三下。

  “来了,来了,谁呀?”

  沈府守门的下人是位老伯,大家都叫他赵伯,看守着沈府的大门几十年了。

  他有些奇怪,自从他家老爷去了西陵外,府里只有大小姐一人,大小姐的性格又闷又冷,平时都不出门的,那些亲戚们也怕大小姐,平时也没有人来访,这马上天都要黑了,会是谁来呢?

  心里嘀咕,但赵伯还是打开了门,一看门口站着一位公子,公子的身后跟了几个下人,还有好几辆马车,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请问您找谁?”

  赵伯拱手揖了一礼,问道。

  “我们受沈将军之托,来给贵府沈小姐送东西的。”

  墨汁指了指后面的几辆马车,回答道。

  赵伯伸伸脖子看了一眼后面,再抬眼打量了墨汁一眼,最后把目光落在了令和的身上。

  “公子看着有些面熟,老奴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赵伯的记性有些不好,但看着令和实在面熟,于是试探地问道。

  “劳赵伯还觉得我面熟,我是令和,赵伯可还记得?”

  令和带着笑意,朗声说道。

  赵伯焕然大悟,有些浑浊的眸子瞬间清明,他激动双膝一弯,就跪了下来,连连磕头,激动的语无伦次。

  “是令公子呀,好,好,令公子好呀……令公子回来了……好呀……”

  “赵伯,不用行这么大的礼,快起来!”

  令和连忙奔到赵伯面前,伸手把赵伯从地上扶起来。

  赵伯的眼里闪着泪花,是看到亲人,又像是看到救星一般,握住了令和的手,不停地说着:

  “好,好,令公子回来了……就好了……”

  墨汁在旁边看的莫名其妙,这赵伯对他家公子也太热情了吧?都激动地哭了,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家公子是这沈府的公子呢?

  “赵伯一切都好?这沈府一切都好?”

  令和拍拍赵伯的手,笑盈盈地问道。

  一问这话,赵伯脸上的表情就变了,有些难言,神色中又多了几分心疼和难过。

  “怎么了?”

  令和察觉不对,也一脸正色,低声问道。

  “唉!”

  赵伯叹了一口气,嘴唇嗫嚅了一番,欲言又止,到底没有说什么,只是躬身请道:

  “令公子先进来吧,老奴马上让人去告诉管家,让他给令公子准备院子,这次令公子也要住一段时间吧?”

  令和虽然不知道沈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赵伯的脸色,也就不再问了,抬步跟着赵伯进了院子。

  等元宵风风风火火地去给沈之瑜报完信,气都还没有平复,沈之瑜还来不及饮下那碗水晶皂儿,祺庭外面就响起了沈府管家福伯的声音。

  “大姑娘,令和公子到了!”

  沈之瑜不自主地捏紧了拳头,从躺椅上站起来,半晌,才清冷地回道:

  “请他进来!”

  太阳快要落山了,夕阳的余晖灿烂如霞,映照在院子里,如同披上了一层金黄的纱。

  沈之瑜就定定地站在那里,看着一个身穿月白锦袍,白玉束冠,腰间坠着翠玉环的翩翩公子,风尘仆仆,逆光而来!

  沈之瑜身侧的双手不自主地越握越紧,不知怎的,她感觉呼吸好像有些不畅,那颗平常感觉不到跳动的心,好像突突地跳得厉害!

  “呼……”

  她虽然看不清那公子的表情,但她知道,他的眼睛也落在自己身上,也在打量着她!

  近了,近了,越来越近了!

  眨眼间,令和已经站在了离沈之瑜一步之遥的位置了。

  “笙笙,还记得我吗?”

桃始笑

阿瑜:这狗东西怕不是来骗吃的……警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