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五章 事事如意糕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327 2019-11-23 21:00:00

  事事如意糕:选成熟的糖心红柿子,去皮去心,柿肉搅拌成泥,加入糯米粉、糖霜,和水拌匀成糊状,倒入方形模具中,上笼屉蒸半个时辰,静置放凉,成型切块,每一片晶莹剔透,鲜红如滴血。

  *

  笙笙?

  沈之瑜浑身一震,不自觉地看向令和,他怎么会叫这个名字?

  这个名字除了父亲这几年在信纸上叫过,她从来没有听别人叫过这个名字,沈府的人叫她大姑娘,外面的人叫她沈姑娘,当然更多的人叫的更难听。

  笙笙!

  原来还有人记得她叫这个名字。

  “令……令公子……”

  沈之瑜微微屈膝万福,嘴唇嗫嚅了半晌,才沙哑着称呼出口。

  “笙笙成大姑娘了,小时候,笙笙可从来没这么客套,都是叫我“哥哥”的!”

  令和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姑娘,亭亭玉立,眉眼精致,那张小脸完全脱去了小时候的影子,原本圆嘟嘟的双颊,瘦削苍白了不少,下巴尖尖的,虽是好看的瓜子脸,但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太健康。

  细长的凤眼低垂,长长的羽睫微微颤抖,遮住了眼眸,他看不见里面的情绪,但莫名的,令和能感受到她不自觉流露的一股忧愁,了无生气!

  才十六岁的小姑娘呀,怎么如同老妪一般,死气沉沉的,好似对生活一点兴趣都没有?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站着,谁也没有说话,令和是在打量沈之瑜,而沈之瑜则是不知道说什么,和陌生人相处,她从来就不知道怎么处之!

  “令公子,请坐!”

  元宵端了茶具过来,见自家姑娘和令和像两个柱子般呆呆的站着,忙叫了一声。

  沈之瑜睫毛颤颤,微微抬眸,说了一句:

  “请坐!”

  随后仍旧低着头,稍微侧过身子,让出了一条路。

  海棠树下,除了沈之瑜的躺椅,还有一张圆石桌,旁边配了四个圆石凳,上面雕刻了梅竹兰菊,既精巧又古朴。

  “嗯!”

  令和眸光闪闪,也不客气,抬步走过去,撩起了衣摆,坐了下来。

  “令公子请喝茶!”

  元宵将沏好的茶倒进汝窑的白瓷杯里,双手奉到了令和的面前。琥珀色的茶汤清澈晶莹,淡淡的水印子从茶杯上透出来,将白瓷的胎釉也重新着了色。

  元宵将茶水也倒了一杯,放在了沈之瑜面前,然后躬身和芝麻退开到三丈远的地方,交手负在身前,低头默默地站着。

  令和见沈之瑜坐下仍旧一言不发,只是低垂着眸子,盯着桌面,不知道想什么。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尴尬的气氛。

  “这是金骏眉呀,我好几年没喝过这么好的茶了!”

  令和端起白瓷杯,放在鼻间轻轻地嗅了一下,才嘴唇微张,将茶水饮了一小口。

  沈之瑜闻言,抬起了眸子,有些诧异地看了一眼令和。她见令和脸上没有失落,没有叹息,没有怨愤,仍旧是刚才笑眯眯的样子,心中微颤了一下。

  “喜欢就多饮几杯!”

  清冷的声音略带了些沙哑,有些不像女孩子的声音。沈之瑜说着就拿起茶盘上的茶壶,往令和放下的空杯子里又注了八分满的茶水。

  “谢谢笙笙!”

  见沈之瑜愿意和自己说话,令和脸上的笑意更深,嘴上道着谢,手上又重新执起了茶杯,放在唇前,慢慢品尝着。

  “沈伯父在西陵身体康健,一切都好,笙笙不用担心!”

  令和边喝茶,边说着沈砚在边疆的一切。

  他知道沈之瑜不会问,但他自己却不能不说,而且不知怎的,他不想看到这样沉闷安静的沈之瑜,他想要看到的还是小时候那个活泼闹腾的小姑娘。

  “本来伯父这次也打算回京的,可今年西陵大旱,山戎的牧草早已经枯黄,日子过得极为艰难,伯父怕他回了京,那些人趁势来抢夺粮食,就放弃了回京。”

  “不过,伯父托我带了很多东西给你,虽然他不能回来陪你,但心里还是很挂牵你的,还特意写了一张单子给我,把你的喜好都罗列了出来,让我回京后,带着你去呢!”

  “伯父还说,今年过年他一定回来,回来陪你守岁,陪你过年……”

  “……”

  令和絮絮叨叨,嘴巴一张一合说个不停,沈之瑜安静地听着,偶尔蹙蹙眉头算作回应。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嘴巴有这么碎,能说这么多话。

  “对了,伯父说你喜好美食,在回来的路上我也置办了一些,我让人送进来,给你尝尝!”

  说完,令和招招手,就见守在院子门口的一个圆脸喜庆的墨汁拎着一个食盒走了过来。

  元宵和芝麻见有人过来,连忙接过食盒,走到桌子旁,把食盒打开,把里面的小点心拿出来。

  “这些都是西陵城的小吃,这是麻叶,蜜酥,这是锅盔,糖其子……还有这个,这个……这个叫事事如意糕,是用西陵特有的红柿做的,笙笙一定没有吃过。”

  令和兴致高昂地介绍着他带来的点心。

  沈之瑜看着一碟碟的点心转眼间就将圆桌放满了,奇形怪状,造型各异,有些她见过,有些她从来没有见过。

  “这两个婢女还是你小时候的那两个吗?我好像记得叫……元宵……芝麻……劳烦去拿两双牙箸!”

  见令和还记得自己的名字,元宵和芝麻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劳令公子还记得奴婢,奴婢马上去拿!”

  “有劳!”

  “奴婢不敢当!”

  碗筷摆上桌,令和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柿子糕放到沈之瑜的小碟里,红艳艳的柿子糕放在白色的瓷碟里,映衬的那红更加鲜艳!

  “笙笙,尝尝!”

  令和的眼睛长的极为好看,是一双温柔多情的桃花眼。此刻,他黑幽幽的眼神温柔地看着沈之瑜,满目期盼着沈之瑜喜欢他带来的点心。

  沈之瑜垂眸,看着面前的那块红如血的柿子糕,黑眸微微眯了起来,放在腿上的手心不由自主地越握越紧,身子也开始隐隐地颤抖,脑袋里“轰轰”作响,好似有什么东西要迸发出来。

  “笙笙,尝尝!”

  令和见沈之瑜半天都不动,又温柔地说了一声。

  沈之瑜的手心传来刺痛,那是指甲戳破了手心。头又垂下了一些,眼睛已经闭上不去看那块柿子糕,可眼前仍旧是满目赤红,带着甜甜的腥气,蔓延开来,快要将自己包裹在其中。

  她感觉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手心湿漉漉的,应该是流血了,心中的那种害怕惊恐的感觉快要压制不住了,在即将尖叫出声的时候,她倏地站了起来,别过脸去,说:

  “令公子赶路累了,早点休息!”

  说完,看也不看令和一眼,疾步就走远了!

  “笙笙……”

  “姑娘……”

  元宵和芝麻见沈之瑜走得匆忙,神色也有些不对,忙也跟着走了!

  这是怎么了?

  令和不明所以地站起来,有些尴尬地看着三人离去的背影,一脸茫茫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桃始笑

阿瑜:事事如意?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