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七章 片儿汤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469 2019-11-25 21:00:00

  片儿汤:面粉和成团,揉搓片刻至表面光滑,掐成小段,拍成薄饼,推捻成猫耳朵形状,下锅煮熟,捞出放进土陶碗里,放入切碎的葱花、醋,再浇上一大勺事先做好的菜汁儿浇头,有汤有水,早间食用,最是美味!

  *

  沈之瑜眸中诧异,心中也疑惑更甚,这大晚上的哪里来的糖莲子呀?

  “记得小时候,我要是惹你不高兴了,只要给你买一包零嘴儿,你就不生我气了!”

  令和的声音低沉,说出来的话充满了宠溺,脸上的笑意未落,那双好看的桃花眸子一瞬不眨地盯着沈之瑜,眼里的温柔像水一样,缓缓流动。

  沈之瑜有些受不住这样的说话语气,她不自觉地又握紧了手心,下午戳破的手心隐隐作痛。

  令和看见了沈之瑜的动作,他伸出手握住了沈之瑜的手腕,掰开她的手心,就看到手心上伤痕点点,有些血迹浸了出来。

  “傻丫头,这么多年没见,我不知道你如今的喜好了,做错了,你不喜欢就直接说出来,干嘛伤害自己呢?”

  说完,掏出一条帕子,缠在了沈之瑜的手心上,把那冒出来的血珠子遮盖住了。

  沈之瑜的眸子垂地更低,身体僵硬地如同一块石头,她不知道该不该收回双手,只是觉得手心很烫很烫,像是热锅里的油溅到了上面一样。

  “好了,我等会儿让人给你送伤药过来,今晚不要碰水了。”

  令和看出沈之瑜的不自然,浑身僵硬的不敢动,他绑好了手帕,就放下了沈之瑜的手。

  沈之瑜默默地把手垂下,放到了身后,抬眸看见令和脸色如常,如春风般看着自己,那嘴角挂着的微笑好像一直未落下。

  “多谢!”

  沙哑的声音出口,沈之瑜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

  “笙笙,你不用看到我这么紧张,小时候……”

  “小时候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

  沈之瑜出声打断令和的话,她不想老听他说小时候,小时候,小时候的自己是什么样,自己完全一点印象都没有,但她知道肯定和现在有天差之别,要不,他不会那么的怀念。

  可现在的沈之瑜长大了,不是小时候!

  令和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仍旧笑道:

  “没关系,笙笙不记得也没关系,那我们现在重新认识,总归,你还是笙笙,我还是你的“哥哥”就够了!”

  “可是我……”

  沈之瑜想说:可是我没有哥哥,我也不想要哥哥。

  一抬眸,却看到令和那双桃花眸子闪闪发亮的看着自己,如同星辰,能把人的魂魄都吸进去。

  “嗯!”

  微微点头,沈之瑜应了一声。

  令和大大地松了一口气,爽朗地笑出声:

  “我会在沈府住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会好好照顾笙笙的!”

  “啊?”

  沈之瑜一时反应不过来。

  “晚了,去睡吧,糖莲子少吃一点,吃多了牙疼!”

  说完,令和抬手揉了揉沈之瑜的头发,负手就出了院子。

  沈之瑜呆愣在原地,还未反应过来,这大晚上的到底是什么操作?

  “照顾我?”

  住在我家照顾我?

  难道不是我才是沈府的主人吗?

  沈之瑜懒得想这么多,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只要不打扰自己就行了!

  “姑娘,这糖莲子还吃吗?”

  元宵接过沈之瑜手上的糖莲子,看着一颗颗雪白的莲子裹在糖霜里,还没入口,就觉得喉咙甜的发腻。

  “不吃了!”

  沈之瑜说完,就向屋里走去。

  只是还没走到门口,又折返回来,从元宵手里捡了一颗糖莲子,放进嘴里:

  “尝一颗吧!”

  入口,一股甜味充斥满了整个口腔,喉咙开始发腻。牙齿轻轻一咬,整个莲子被咬碎,莲子心应该没去除干净,带着一点点的苦味,可整个口腔中,还是甜味居多,那点苦味很快就被淹没了。

  只要够甜,一点苦算得了什么呢?

  从西陵回京城的路途用了差不离两个月,令和白天赶路,晚上随意住在沿途的客栈,有时候赶不上,风餐露宿的就直接宿在马车里。那时候,每天挨着枕头就入眠,现下回到了京中,躺在舒服的锦被上,反而却睡不着了!

  一晚上,翻来覆去地滚了半晚上,都睡不着,直到五更听见鸡鸣声,才迷迷糊糊地入睡。

  这一觉,睡到日晒三杆,起床的时候,发现外面竟然下雨了。

  “公子,您醒了!”

  令和身边没有伺候的婢女,一直是由墨汁打理的。

  “嗯!”

  令和掀开锦被,下床,接过墨汁递过来的水杯,连饮了两杯。

  “外面下雨了?”

  “嗯,天不亮开始飘雨,现下倒越来越大了,看来今儿个是要下一整天了!”

  墨汁转头看了一眼窗外,几棵木槿树昨日还繁花盛开,经过一阵风雨的摧残,花瓣儿落了一地,只是那叶子在雨中倒绿的滴翠。

  令和起床,三两下穿好衣衫,走过去开始洗脸净面。

  “下一天也好,这京中太热了,好久没回来,都有些吃不消了!”

  “这京中下不下雨倒不打紧,也不知道西陵现在可下雨了?如果再不下雨……唉……”

  墨汁看着窗外的风雨倾斜成线,落在地上,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有时候最厌烦的声音,但有时候却又是最美妙的声音。

  令和拿着帕子的手一滞,随即沉声说道:

  “伯父只要在西陵,一切都不会有事!”

  “是呀……”

  “令公子起了吗?奴婢来送早饭!”

  墨汁还想说什么,外面传来了芝麻的声音,令和放下帕子,看了一眼墨汁。

  墨汁点点头,走到门口打开了门。

  “公子起了吗?这是给公子的早饭!”

  芝麻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墨汁,微微低着头,一看就知道主子教导的不错。

  墨汁接过,说了一声:

  “多谢!”

  “奴婢告退!”

  说完,施了一礼,转身走了!

  墨汁拎着食盒走回屋子,见令和已经坐在了桌子旁,好像等着这顿早饭一样,他连忙放下食盒,把里面的早饭拿出来。

  两碟包子,两碟小菜,末了还有一大海碗片儿汤,葱花红油浮在汤上面,猫耳朵形状的面片儿静静地躺在下面,红白青三色,看着更觉得饥肠辘辘。

  “公子,给!”

  墨汁将象牙箸递给令和,就见令和接过,在那碗片儿汤里搅拌了几下,低头就吃了一大口。

  “公子,你慢点儿!”

  墨汁见自家公子吃得又快又急,虽然配上那张脸,还是不显粗鲁,顶顶的好看,但用不好听的话来说,就好像饿死鬼投胎一样,不由得出声提醒。

  “嗯……墨汁,这片儿汤做的真好吃,你公子我多少年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了!”

  说完,令和又猛吃了两口,趁着咀嚼的功夫,又夹了一个包子,咬掉了一大口。

  “嗯,嗯,这包子……这包子也好吃,非常非常好吃……”

  墨汁见自家公子大快朵颐,吃得酣畅淋漓,好像眼前的饭菜不是普通一份早饭,而是珍馐美馔呢!

  “有这么好吃?”

  墨汁嘟哝着,眼见着包子还剩下一个,令和在喝汤,悄悄伸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拿起来,塞进了嘴里。

  一入口,墨汁就知道了什么叫好吃了,好吃的好像他第一次吃饭,尝到食物的美味一般!

  “公子,这沈府厨子的手艺真好,属下觉得以前吃的包子都不是包子一样!”

桃始笑

阿瑜: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