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十二章 冰雪冷元子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47 2019-12-01 21:00:00

  冰雪冷元子:黄豆入锅炒熟,去壳放凉。取三月槐花蜜一盏,与熟黄豆搅拌均匀,加适量凉开水,入手心团成小团子,再放入冰水里浸半个时辰,就成了香甜可口的冰凉甜品,夏季食用,最是适宜。

  *

  正值三伏天,京中暑气正盛,沈之瑜更是像蔫了的花儿一般,没有半点精气神。

  一大早就蔫巴巴的躺在海棠树下,用一本书遮面,不知道是真睡还是假寐。

  元宵和芝麻端来了早膳,沈之瑜看都没有看,直接摆摆手,示意“不用”!

  两位婢女自小跟在沈之瑜的身边,知道自家姑娘的性子,她不想的东西是再劝都无法改变结果的,只好沮丧地把早膳又端了回去,静静地守在沈之瑜的身边,什么话也不敢说。

  昏昏沉沉,迷迷糊糊,沈之瑜也不知道她是睡着了,还是醒着的,睁开眼睛,拿掉脸上的书,只觉得头顶的太阳明晃晃的刺眼,脑袋里的那一根筋更是疼的厉害!

  她烦躁的坐起来,见水面竟然一丝风都没有,头顶的海棠叶连微微晃动都不曾,耳旁还有一声接着一声,高低起伏,仿佛争相比赛的蝉鸣,叫的人心烦意燥,恨不得一下子跳进这荷花池子,一了百了。

  “姑娘,怎么了?”

  芝麻见沈之瑜的状态不太对劲,苍白着一张脸,眼睛失神地死死盯着眼前的池塘,紧咬着嘴唇,皱着眉头,好像在极力地忍耐着什么。

  沈之瑜茫然地回头,盯着芝麻,盯了半天,才闭上眼睛,常常地呼出了一口气。

  “呼……”

  摇摇头,出口的嗓音沙哑干涩:

  “我没事!”

  “姑娘,喝点水润润喉咙!”

  元宵倒了一杯茶,端给沈之瑜。

  是最近一贯喝的荷叶饮,消暑解热,入口带着丝丝的凉气,划过喉咙,沁入肺腑,丝丝凉凉。

  沈之瑜仰头一口将杯中的茶水喝完,元宵又连忙倒了一杯,直到喝了三杯,沈之瑜才摇摇头,说:

  “不喝了!”

  放下茶杯,沈之瑜脸上的苍白褪散了一些,双颊慢慢的恢复正常,眼神开始恢复清明,笼罩在身上的那种郁气也被压制了下去,元宵和芝麻才悄悄地舒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姑娘,奴婢在厨房给你冰镇了冰雪冷元子,您现在用一点?”

  芝麻小心翼翼地问着。沈之瑜一早上没有吃过东西,芝麻真怕她又说“不要”!

  沈之瑜扫了一眼周围,到处都是白晃晃的,地面被晒得都要起灰了,晨起才开的花早已经耷拉着脑袋,奄奄一息了!

  燥热又开始从心底升腾而起,脖子后面好像有水样的东西流过,平时并不觉得难受的衣服这时候也是一种束缚,尤其是贴身的小衣紧紧地黏在了后背上,浑身开始难受想要嘶吼。

  “去端来吧!”

  即便是热得有些失控了,可沈之瑜还是握紧了拳头,把它压了下来,出口的嗓音依旧清冷。

  一听沈之瑜愿意吃东西,芝麻高兴地满脸都是笑,连忙点头:

  “好勒,奴婢马上就来!”

  “姑娘,热了吧?奴婢给您扇扇……”

  元宵也很高兴,那张圆脸上的笑容比头顶的阳光还要晃眼,一蹦三跳地就跳到了沈之瑜的身旁,拿起躺椅上的团扇,开心地为沈之瑜打扇。

  团扇带来的风虽然微弱,但有聊胜于无,沈之瑜随性又躺回椅子上,闭上眼睛,揉揉两旁的太阳穴,任由元宵在旁边扇着风。

  喧闹烦杂的一切好像在这刻开始安静,看不见太阳刺眼的光芒,耳旁听不见吵人的蝉鸣,习习凉风轻轻拂过脸颊,手心里的汗也开始慢慢干了。

  “令公子,您来了!”

  沈之瑜正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突然听见了元宵叫人的声音,她忙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令和那张如玉的俊脸。

  凤眼圆睁,眸光不自觉的缩缩,嘴里有话一时半刻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这是令和第一次清清楚楚看见沈之瑜的眼神,细长的凤眼,眼尾略微上翘,带着几分娇媚,眸子黑漆如墨,只在刚看见自己的时候闪过一丝诧异,随即就恢复平静,如幽深的黑谭般,平静无波,望不到底。

  “笙笙好生惬意,打扰了!”

  令和翘起嘴角,流露出一抹最温柔宠溺的微笑。

  沈之瑜看得有些眼热,眸光又不自觉的闪闪,随即则垂下了眸子,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令公子!”

  双手交叉,屈膝行礼,礼貌而又疏远。

  “笙笙不必这么见外,你这样有礼,那岂不是让我不好意思在府中住下去了?”

  令和脸上的笑容稍滞了一下,随即说道。

  “没有!”

  沈之瑜垂着头,小声的说了一句。

  “笙笙说什么?”

  沈之瑜的声音太小,令和没有听见,他稍微躬下了身子,头和沈之瑜的头挨得近了一些。

  “啊……”

  脸边突如其来的热气,吓得沈之瑜惊慌失措,脚下不自觉地退了两步,被身后的躺椅一绊,差点跌在地上。

  “笙笙小心!”

  令和眼疾手快,见沈之瑜快要跌倒了,忙伸手拉住了沈之瑜的胳膊,一个用力,只听见“嘭”地一声。

  “啊……”

  “哎哟……”

  沈之瑜跌到了令和的怀里,额头和令和的下巴撞在了一起,发出了声响。

  “笙笙没事吧?”

  令和顾不得下巴的疼痛,忙低下头去看沈之瑜的额头。

  只见女儿家娇嫩白皙的额头被撞的红红一块,手自然而然地就伸手揉了上去。

  “肿了!”

  被撞的额头以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开始红肿,眨眼间就鼓起了一个大包。

  旁边的元宵也连忙过来查看沈之瑜的额头,这一看不打紧,自家的姑娘额头上肿了那么大一个包,瞬间心疼地跟什么似的。

  “姑娘,肿了好的一个包,奴婢去拿冰!”

  说完,元宵就着急忙慌地跑开了。

  令和的手还在揉那个肿包,温热的触感酥酥麻麻,沈之瑜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连忙推开了令和,退后了两步。

  令和一时不防,被沈之瑜猛不丁的一推,一个趔趄,手就那么干干的伸在那里,刚才才在指头下腻滑的触感消失了。

  令和收回尴尬的手,见沈之瑜垂着头,耳尖红红的,知道自己一时间有些冒犯,忙开口道歉:

  “对不起,笙笙,都怪我,莽莽撞撞,吓了你一跳,害得你差点跌倒,还害得你撞伤了额头!”

桃始笑

阿瑜:我只想静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