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十四章 荷叶饼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36 2019-12-03 21:00:00

  荷叶饼:取一块老酵母,用温开水泡发。面粉加盐,加老酵母,加青菜汁,和成面团,发酵三个时辰。取出面团,揉成表面光滑,擀成博饼,用荷花模子压成荷叶状的小面片,两面刷油,上笼屉蒸熟,片片荷叶,绿意送爽!

  *

  芝麻跑走了,元宵本来已经走到了石桌边,见此,悄悄地挪动脚步,又退回到了那片树荫下,低着头,看着脚尖,不发一言。

  令和手上的劲儿没松,摁住冰块的力大极大,压得那块本来就痛的额头痛感更加明显,沈之瑜拼命咬着牙忍着,腿上的襦裙已经被攥得皱成了一团。

  “嘶……能……能不能……轻点?”

  沙哑低沉的声音出口,沈之瑜再也忍不下去了。

  “哦,哦!”

  令和被沈之瑜的声音唤回了神智,转头就见沈之瑜嘴唇咬得发白,眼尾还泛着红,好像下一刻眼泪就要出来了一样。

  “对不住啊,笙笙,我手重了些,抱歉抱歉,我轻点……”

  嘴上忙不迭的道歉,沈之瑜抬起眼眸,悄悄觑了觑令和的表情,见他满脸满眼都是愧意,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了。

  “这红肿消了,估计还要淤青几天,到时候记得每天拿鸡蛋滚滚……”

  “好在没有破皮,也不会留疤,笙笙爱美,这几天就忍忍……”

  “……”

  令和的嘴唠唠叨叨地停不下来,耳旁的声音比那蝉鸣还要响,沈之瑜听着却不觉得厌烦,只是那带着木槿花香味的呼吸若有似无的拂过脸颊的时候,脸颊和耳朵变得越来越烫。

  又敷了片刻,见那个肿包已经消散了些,红肿没有了刚开始那么明显,帕子里的冰块也已经融化干净了,令和拿下帕子,轻轻擦掉沈之瑜脸上的水珠,又用手小心翼翼地揉了揉那肿包,才放下心来。

  “笙笙是不是害怕我?”

  令和见沈之瑜从头至尾都笔挺地坐着,姿势一直没动,细长洁白的脖子里密密麻麻的都是汗珠,耳朵尖尖也赤红一片,看着太过于紧张了些!

  “……”

  说怕呢,好像有些狼心狗肺,他都这么关心自己,自己还怕他?不是浪费了人家的好意吗?

  说不怕呢,自己确实有些不自在,尤其是靠这么近,浑身的筋好似都绷紧了一般,怎么都放松不下来?胸腔里的那颗心好似马上都要跳出来一样。

  沈之瑜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唯有紧闭玉口,保持缄默。

  “呵……”

  令和见沈之瑜不说话,浑身更加紧张,轻笑了一声,继续柔声说道:

  “笙笙不用怕,把我当成兄长,兄长照顾妹妹是应该的,有什么好怕的呢!”

  兄长?照顾?妹妹?

  他们可以算是兄长照顾妹妹吗?

  这几年从来没有人说照顾过她,沈之瑜已经不知道被人照顾,被人宠爱是什么滋味了!

  不自主地抬眸望去,就见令和温柔的看着自己,桃花眸子里都是宠溺,自己的影子被淹没在了其中。

  “好!”

  嘴唇微张,清冷沙哑的声音好似从心底发出,令和听见了,满意地点点头:

  “笙笙真乖!”

  顺手揉了揉沈之瑜的头顶,把那一头散发肉的更加凌乱了。

  沈之瑜的耳朵更红了,就连脖子上都染上了一层莹润的粉色。

  “那接下来笙笙就给兄长说说,为什么每天都不好好用饭?”

  令和起身,坐到旁边的石凳上,端起石桌上的一杯冷茶,修长的手指白皙如玉,每一个骨节格外分明好看。

  “啊?”

  沈之瑜没有想到,令和还记得这个,一时间没有想好措辞,只好茫然地抬头看着他。

  “我说过等会儿跟你算账,笙笙不记得,兄长的记性可是好的很!”

  桃花眸子似笑非笑,就那样目不转睛地盯着沈之瑜,盯得沈之瑜心里发毛,无处可逃!

  “我……”

  “嗯?继续说……”

  一杯茶饮完,令和又自顾自地给自己斟了一杯,端起来,慢条斯理地看着沈之瑜,示意她继续。

  “我……我胃口不好,吃不吃没多大的关系。”

  沈之瑜说话的声音越说越小,她不知道怎的,心中就是怵令和,明明两人没有关系,他虽然说是兄长,可他毕竟不是她的兄长,再说她才是沈府的主人呢,可在令和的面前,她就是有些怕。

  “没关系?你告诉我,谁一天不吃饭是没有关系的?”

  令和的眸子微微地眯了一下,眼里的光变得幽深,说出来的话虽然仍是温柔,但听在沈之瑜的耳朵,却多了几分严厉,双手不自觉地又攥紧了。

  令和注意力全都放在了沈之瑜的身上,她紧攥手的动作当然也没有逃过她的眼睛,眼底划过一丝心疼和无奈,慢慢收回情绪,说:

  “笙笙以前不听话,不好好吃饭,那从今儿个开始,兄长每餐都来陪你,我们一起用饭,可好?”

  声音比刚才柔和了许多,沈之瑜一时又怔怔地出了神:为什么一个人能变化这么快?

  “笙笙不同意吗?那是要……”

  “好!”

  沈之瑜知道令和肯定有其他更厉害的法子,唯有先答应下来,以后再见机行事。

  “这才乖!”

  说着,那只好看的手又伸了过来,眼看又要触碰到沈之瑜的头顶。

  “姑娘,饭来了!”

  芝麻的声音及时解救了沈之瑜的尴尬,她微微动了动身子,坐正了一些。

  两碗鸡汤拨鱼儿,两碟腌小菜,一碟荷叶饼。

  尤其是那两碗鸡汤拨鱼儿,金黄的鸡汤清澈透亮,一个个雪白的小鱼儿挤在一起,面上还浮着几片青菜,零散着洒了一些细碎的葱花,其中一碗上面还零星飘着几滴红油,绿绿白相间,格外诱人。

  “来,笙笙,把它吃完。”

  令和从芝麻手中接过碗,放在了沈之瑜的面前。

  “令公子,这是您的,您陪姑娘一起用点吧!”

  芝麻见自家姑娘在令和的面前,好似乖巧听话的很,她特意多做了一碗,想如果令和陪着,沈之瑜一定不敢不把碗里的东西吃完。

  “好,那我就陪笙笙一起吃点!”

  把汤匙放到了沈之瑜的手上,令和也不讲究,低头闻了闻面前的鸡汤,直接拿起汤匙就吃了起来,沈之瑜没有办法,也埋头小口小口吃着自己碗里的东西。

  吃了几口,令和突然停了下来,说:

  “今儿个府里的厨子换了吗?怎么吃着和前几日的味道大不一样呀?”

桃始笑

阿瑜:小本本上已经记了你的名字……哼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