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十五章 酿炙白鱼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86 2019-12-04 21:00:00

  酿炙白鱼:选约一斤重的太湖白鱼一条,去鳞、去腮,去掉肚子里的内脏杂物,清洗干净,背部开花刀斜切口,里外抹盐腌制一刻钟。肥瘦相间的五花肉切丁,葱姜切末下油锅爆香,加入五花肉丁,炒至七成熟起锅,将炒好的馅料从鱼背塞入鱼肚至塞满。酱油、香醋、辣椒酱、香油适量调制成酱,均匀抹在鱼身,放置炭火上慢慢炙烤,直至两面焦黄即成。外焦里嫩,味道鲜美。

  *

  这几年的边疆生活太过于清苦,风餐露宿,粗茶淡饭,磨灭了令和的性子,也磨灭了令和那张挑剔的嘴。

  可回京后,吃了京中的美食,尤其是沈府这些味道极好的饭食,被压制的那味蕾又好像复苏了一般,舌尖又开始慢慢变得挑剔起来。

  今儿个这拨鱼儿虽然鸡汤味道浓郁,已是极鲜美,可与前几日吃的那些饭菜一比,就显得太过于一般,甚至吃了几口,却觉得没什么胃口。

  芝麻和元宵互看了一眼,心中了然:这令公子别的不说,这舌头还是很灵敏的,能一下就尝出这些饭食的区别!

  沈之瑜眼角抬抬,看了一眼芝麻。

  “令公子见谅,听管家说厨房的厨子这几日有事回家了,过几日就回来。”

  芝麻恭敬地解释道。

  “是吗?难怪我觉得今儿个这东西做的不及前几日呢,笙笙可用得习惯?”

  令和放下了汤匙,接过元宵递过来的帕子擦擦嘴角,转头看沈之瑜埋着头,小口小口地食用着,弯曲着脖子,露出了好长一截白皙如玉的脖颈,细碎的绒毛都看得一清二楚。

  “嗯!”

  沈之瑜点点头,囫囵地应了一声。

  “笙笙喜欢,就多吃一点,你看你瘦的,风儿一吹就能倒,要是伯父看到你这个样子,可不得心疼死!”

  令和见沈之瑜一直低着头,乖巧地吃着碗里的东西。由于天气太过炎热,很快,那白如玉的脖颈上,沁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就如同小珍珠一般,晶莹剔透地铺满了白皙的皮肤。

  不知怎的,刚喝了几杯冷茶水,又和了半碗鸡汤的令和,忽然觉得有些口感舌燥。

  他暗暗吞咽了两下口水,顺手拿起桌子上的团扇,呼哧呼哧地给自己扇了一会儿,等那种燥热稍微平复了一些,才慢慢地给沈之瑜扇着。

  太阳又快要落山了,露出的半张脸映红了天边的云彩,霞光似锦,铺洒在小院里,穿过树叶的空隙,落在沈之瑜和令和的身上,将两人染上了一层金黄,霞光中,身后的影子被拉得老长,温馨如归,如同画儿一般。

  “姑娘,明天还出去吗?”

  临睡前,元宵伺候沈之瑜换上纯白的寝衣,解了头发,褪了钗环,等沈之瑜坐在了床榻上,顺口问道。

  沈之瑜睫毛颤颤,略微思考了一瞬,转而点点头,说了一句:

  “嗯,出去!”

  元宵放纱帐的手愣了一下,圆圆的眼睛睁大,望着沈之瑜,踟蹰着说:

  “可是……可是令公子说从今儿个开始,要每日和你一起用饭,你不在府里怎么办?”

  沈之瑜抬眸看着元宵小心翼翼又充满期盼的眼睛,半晌,才面无表情地吐出了一句话:

  “他也只是说说而已,明日怕他自己就忘记了!”

  “姑娘,奴婢看……”

  “睡觉了,你们出去吧!”

  沈之瑜打断了元宵的话,侧着身子,背对着元宵,把薄被拉起盖到脖子,不再说话了。

  “唉……”

  元宵看着沈之瑜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她还以为姑娘今儿个那么乖巧,是会听令和公子的话呢,谁知道姑娘的脾气还是这样,表面顺从,骨子里其实还是固执的很!

  元宵轻手轻脚地放下纱帐,灭了屋子里的烛火,悄无声息地走了出去。

  夏日的夜晚不算太黑,天空中繁星点点,不停闪烁,一轮明月挂在天边,又圆又亮。

  元宵仰头望着夜空怔怔出神:什么时候她家姑娘才能心如明月,抛去阴霾,只余光亮呀!

  第二日早间,沈之瑜早早地就起来了,端端正正地坐在厅里,等着令和,元宵和芝麻也满脸喜色,殷勤地端来了好几样平时沈之瑜会多用几筷子的饭食。

  可等了好半晌,都没等来令和,只有他身边的那个叫墨汁的侍卫过来了一趟,给沈之瑜道了歉,并说他家公子今日有重要的事,一大早就出门了,失约对不住,以后再给沈之瑜赔罪。

  元宵和芝麻的脸色瞬间变得不好看了,她们一直以为这令公子是说话算话的讲信用之人呢,谁知才过了一晚,就变卦了,亏得她们还觉得他能够拯救自己姑娘呢,看来呀,也是白搭!

  反观沈之瑜则淡定很多,她好像未卜先知一般,早已预料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仍旧寡寡淡淡,清清冷冷。

  “这令公子太过分了,姑娘您用吧!”

  元宵给沈之瑜盛了一碗紫米粥,轻轻地放在沈之瑜的面前。

  沈之瑜低头看了一眼,拿起汤匙,开始慢条斯理地喝起来,好像没有听见元宵说的话一样。

  “周掌柜,今儿个余大厨又来了吧?”仍旧一身青色长衫,头上包着鸦青的巾帕,林秀才夹起一块白鱼肉,慢慢地放在嘴里,闭上眼睛品赏了半天,才满意地点点头,颇为高兴地说道。

  “林公子真是好舌头呀,我们这随园,余大厨来不来,林公子总是第一个知道的!”

  一听周掌柜这么一夸,林秀才就更骄傲了。

  “那当然,本公子的舌头不说万里挑一,那也算是百里挑一,再说,余大厨的手艺,本公子吃了这么几年,要是再品尝不出,那也太对不起本公子这几年花在这随园的银钱了!”

  周掌柜一张胖乎乎的脸,笑得眼睛都看不见了。他举起大拇指,不停地夸奖着林秀才。

  “哈哈……林公子所言极是,所言极是呀!”

  “再说,这道酿炙白鱼,肉质鲜嫩,香鲜爽口,京中也只有余大厨能做出这绝美的滋味儿,其他人呀……功夫不到家,都欠了些火候,本公子今儿个真是幸运呀,时隔两年,又吃到了余大厨的这道名菜,看来明年的殿试,本公子必定会高中呀!”

  林秀才一口鱼肉,一口酒地享受眼前的珍馐美味,那满足的表情,宛若是享受这世上最美的东西。

  “那就太好了,我先在这儿提前恭贺林公子了,到时候可别忘记再来照顾随园的生意呀!”

  周掌柜弯腰拱手,毕恭毕敬地对着林秀才行了一个大礼。

  “那是必然,京中呀已经没有其他酒楼饭馆儿能对得上本公子的口味了,本公子这嘴呀,算是你们随园给养刁了!”

  “那感情好,以后公子就离不开随园喽!”

  “哈哈……”

  “……”

桃始笑

阿瑜:不靠谱,已记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