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十七章 八宝鸭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493 2019-12-06 21:00:00

  八宝鸭:嫩鸭切开背脊,抽去气管、食管、挖去内脏,剪去鸭脚,放入沸水中焯水捞出洗净,沥干水份。抹上酱油、黄酒等,鸭腹朝上扣入碗内。火腿、冬笋、干贝、香菇、栗子肉、鸡肫、鸡肉洗净切丁备用。糯米淘洗干净,加水蒸熟。热锅放猪油,葱姜略煸,烹入料酒,投入火腿、冬笋等一众丁,加酱油、砂糖,烧上味,与糯米饭拌和,填入鸭腹内。碗上用纸封好,上笼蒸酥后取下纸,置于盘中,原卤滗入锅中,投入虾仁、豌豆,烧开用淀粉勾芡,淋上明油,浇在鸭上即成!咸鲜味浓,香气四溢,滋味鲜美!

  *

  “收拾干净,哪里来的送到哪里去,也该给他们带个信,该来的总该会来的!”

  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弹弹衣袖上的浮灰,令和的眉头微微蹙了一下。

  “你别走,你……别走……饶了我,饶了我,我只是听主子的话办事而已,你饶了我吧!”

  柱子上的光头拼尽全力的再挣扎,铁链“哗啦……哗啦……”发出嘈杂的声响,撕心裂肺的吼声宛若从胸腔里迸发出来,带着深深的恐惧和绝望。

  “你千不该万不该……”

  “算了,说了你也不能活命,澄砚,去吧!”

  “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我不想死呀……求你……饶了……啊……”

  一声凄厉的叫声穿透耳膜,响彻整个地下室,惊起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应该是角落的老鼠和蚊虫,令和放下捂着耳朵的手,轻轻揉了揉,说:

  “不早了,该回去陪笙笙用饭了!”

  “昨天才许诺,今儿个一早就言而无信,笙笙应该生气了吧?”

  “……”

  一路絮絮叨叨出了听风楼,正午时分,阳光正烈,炽热的晃眼,令和抬头眯着眼睛,望了一会儿,才抬步慢慢地向外走去,影子被踩在脚下,看不见丁点儿阴暗。

  回到沈府的时候,赵伯早早的就等在了门口,笑眯眯地把令和迎了进去。

  “今儿个天热,大公子还是在屋里歇着妥当,老奴一早上在门口看到好几个人都中了暑热,晕倒在路边,被人送去了医馆呢!”

  令和用帕子擦擦额头的汗珠,附和地说道:

  “赵伯说的是,我这出去了一趟,感觉都要被热化了。这不,赶紧就回来了,以后这天热呀,我就不出去了!”

  赵伯满意地连忙点头:

  “是呢,是呢,还是家里好,等会让人多给大公子的屋子里送点冰,可别热着大公子了!”

  “多谢赵伯关心,我还未用饭呢,先进去了!”

  “哦,哦……大公子慢走!”

  赵伯佝偻着身子,恭敬对令和揖了一礼,那张布满皱纹的脸上始终挂着微笑。

  “福伯,把午饭送到厅里,去叫笙笙来吧!”

  厅里四角都放了冰桶,丝丝凉意沁来,舒爽了不少。

  令和挽起袖子,把手放进铜盆里,慢慢悠悠地洗着,本就白皙的手指被水一映衬,显得更加白皙。

  福伯略微踟蹰了一下,随即开口道:

  “公子,姑娘用过早饭就出门了,现在还没回来呢!”

  令和互相揉搓的双手一滞,转头望向福伯,有些诧异:

  “笙笙出去了?去哪里了?”

  福伯讪讪笑笑,点了一下头:

  “姑娘是府里的主子,她去哪里老奴倒不知道了,不过天黑前她一定会回来的!”

  “天黑?”

  “她去干什么能去一整天?”

  福伯面露难色,脸上的表情更加尴尬,只是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十分维护沈之瑜。

  “这老奴确实不知了,不过我们姑娘行事自来都颇有章法,不会干那些让人担心的事!”

  令和问话的语气有些不善,福伯为自家姑娘抱委屈,她家姑娘性子娴静沉稳,嘴上虽然不爱说,但心里却极其有数,要不这么几年,一个十来岁的小姑娘,也不会把沈府打理的井井有条!

  令和听出了福伯的意思,眸光闪闪:

  “福伯误会了,笙笙当然是最好的,我只是担心笙笙的身子,那么瘦小娇弱,这大热天的,出去了一天,别中了暑热什么的……”

  闻言,福伯放下心来:

  “那倒不会,她身边的丫头还算稳妥,这么多年照顾姑娘呀,照顾的不错!”

  这就叫不错?人不吃饭也不管着?瘦成了竹竿一样,还算不错?福伯自己一身肉,必是羡慕别人瘦弱苗条!

  令和不打算再和福伯掰扯,点点头,擦干净手上的水珠,坐到了桌前,拿起筷子,就开始用饭。

  吃了几口,觉得不是滋味,与前几日想比,这个厨子的手艺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

  放下筷子,端起茶杯,小饮了两口。

  “怎么了?公子,饭菜不合口味?”

  福伯见令和没吃几筷子,他扫了一眼满桌子的菜,都是厨子的拿手好菜,怎么令和却吃得没滋没味呢?

  “倒不是不合口味,只是吃惯了前几日那厨子做的菜,今儿个换了一种味道,一时间还不太适应!”

  令和又饮了几口茶,打算拿起筷子再吃时,口中寡淡无味,看着琳琅满目的菜肴,却提不起兴趣。

  福伯了然,看了令和几眼,默默地后退了几步。

  “这些菜是不是笙笙喜欢的?”

  “啊?”

  “晚间再把这个,这个,还有这个都再做一次,等笙笙回来吃!”

  令和的手指在几个盘子上随意地指了指,福伯忙记了下来。

  落日西沉,霞光慢慢隐退,暮霭在远处漂浮,青苍色的天空渐渐变得昏暗起来,幽静的暮色慢慢袭来,厅里渐渐地暗沉下来。

  婢女们忙把烛火点燃,星星点点,烛光摇曳,朦胧似幻。

  沈之瑜踏进府里的时候,觉得今儿个府里极为安静,平时热情的赵伯都沉默不语,只是那目光中透露着担忧,看着自己,欲言又止。

  沈之瑜不明所以,微蹙蹙眉头,继续往前走。

  路过大厅时,她停下了脚步,也明白了府中的怪异。

  平日里晚间很少掌灯的大厅,此时点了很多烛火,映照大厅明亮如白昼,不远处的餐桌上摆满了菜肴。

  令和半歪着身子,依靠在太师椅上,手里拿着一本书,看得极为认真。

  沈之瑜见他看得如此入迷,不打算打扰他,正抬步准备悄悄走的时候,就听见了一声温柔的发腻的声音:

  “笙笙,才回来又要走吗?”

  沈之瑜收回脚,端端正正地站在那里,垂着眸子,福了一礼:

  “令公子!”

  令和放下书,笑眯眯地看着沈之瑜,上下打量了两眼,走到沈之瑜的面前,仍旧温柔地说道:

  “出去了一天,饿了吧?这些是兄长专门为笙笙准备的,笙笙可要好好吃哟!”

  令和牵着沈之瑜走到餐桌旁,把她按倒在凳子上,并细心地用帕子擦干净沈之瑜的手,把筷子也递到了沈之瑜的手里。

  “尝尝,八宝鸭,我特意吩咐厨房给笙笙做的!”

  令和夹起一筷子鸭肉,放在了沈之瑜面前的小碟子里。

  看着那块红艳艳的鸭肉,沈之瑜眸光缩了缩,身侧的手不自主地攥紧了些。

  “怎么?笙笙不吃?”

  令和脸上一直挂着温柔的笑,说出来的话也极其温柔,可沈之瑜知道他在生气,而且是不小的气!

  沈之瑜慢慢抬起右手,拿起筷子,夹起那块鸭肉,闭上眼睛,缓缓地送到嘴边,张开嘴,准备一口吃进去的时候,胃里的翻腾再也压制不住了,一下“呕”了出来。

  “呕……呕……”

桃始笑

阿瑜:你下毒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