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章 决明兜子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38 2019-12-09 21:00:00

  决明兜子:笋、鲍鱼、海参、鱼虾、香菇、马蹄等材料切丁,入盐、糖、料酒、酱油翻炒,淀粉勾芡出锅备用。将炒好的配菜包入绿豆粉皮中,上热锅蒸,文火蒸制半柱香出锅,姜醋调汁,浇入盘中,即成!鲜美可口,满齿留香!

  *

  一日三餐,令和每日都帮沈之瑜安排的妥妥当当,有时候是一盅汤,有时候是一盏粥,有时候就简简单单是一些小点心……每一种,都有一股淡淡的药味。

  芝麻告诉她,令和专门找了御医,还有京中好几个有名的大夫,一起开了药膳方子,俱都是温润滋补,对沈之瑜的身子有益的!

  而令和呢,从那日开始,真的是每日每餐都陪沈之瑜一起用,只是每次都小心翼翼,哄沈之瑜像哄小孩儿一样,有时沈之瑜多吃两口,令和高兴地就如同老父亲一般,一天脸上都挂着笑意!

  “姑娘,这令公子是不是有毛病?怎么把你像养小孩儿一样呢?”

  元宵见不得令和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家姑娘,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令和总说是兄长,可哪里有兄长那样对妹妹的?

  沈之瑜也很头疼,她一向不擅长拒绝别人,尤其这令和从一开始就打着代替父亲照顾她的旗号,也确实好好地在照顾自己,自己要是拒绝,那也太不是抬举了!

  尤其每次令和一脸温柔,满眼宠溺的看着自己的时候,她心里就“咯噔”,嘴里更是说不出一句拒绝的话。

  这日,沈之瑜终于稍得解脱,带着芝麻和元宵出门,因为令和被邀请参加什么宴会去了!

  暮夏时节,京中的酷热渐渐散去,早晚间已经带上了凉意,午间也没有了闷热,微风吹过,极其舒爽。

  举办宴会的是顺宁侯,暮夏是顺宁侯夫人,青阳郡主的寿辰。

  青阳郡主是老禹王的女儿,及笄后嫁给了当时的状元郎,现在的顺宁侯,婚后生了三个儿子,其中她的长子杜羽柏正是令和的好友,只是他早早地被封为了顺宁侯世子。

  “景明,见你一面还真是难呀,要不是我母亲过寿,你是不是都不来府中拜访?”

  杜羽柏将令和迎进院子,吩咐自己的两个弟弟继续在门口迎客,自己则陪着令和一起走了。

  “历寒就不要笑话我了,你也知道我如今的处境,刚刚回京,低调一些总归是好的。再说,前几日,你、我,还有春阳几人不是才一起吃过饭嘛,哪里难了?”

  杜羽柏出生尊贵,又是嫡长子,但为人却十分开朗大气,倒不是大多数勋贵人家教养出来的那种沉闷古板教条之人。

  “哈哈……景明的嘴,我们几个可都是说不过的,我也不多与你争辩,来,请!”

  宴席还没有开始,杜羽柏先将自己亲近的几人迎去自己的院子,一路上,不时有人给他打招呼,有些人令和认识,有些人令和从来没有见过。

  “走,景明,春阳已经在院子里等你了!”

  杜羽柏的院子离大门不远,走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两人就进了院子。

  “景明,你怎么才来?”

  刚一踏进院子,宋颐的大嗓门就在耳边炸响。

  令和拱手行礼,笑着说:

  “我哪里像春阳兄一样爱凑热闹呀,再说,我来得也不晚呀,这宴席不是还没有开始吗?”

  宋颐被一噎,指着令和摇摇头,笑道:

  “你小子,我知道,是不是又在沈府哄那小丫头呀?听墨汁说你最近天天哄那小丫头吃饭,就像养了个女儿一样,哈哈……景明呀,为兄怎么从来不知道你还有这嗜好?你……”

  “春阳!”

  令和突然喝了一声,宋颐见令和沉了脸,笑僵到脸上,摸摸鼻子,有些尴尬:

  “我……我开玩笑的,景明你……”

  令和撩起袍子,坐在了宋颐的对面,脸上没有半丝笑意,肃声道:

  “春阳,我不喜欢你拿笙笙随意开玩笑,而且是这种……不堪入耳的玩笑。”

  宋颐见令和这么严肃,讪讪:

  “不开就不开,知道你护犊子。”

  “春阳!”

  “好了,好了,为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我再也不说了。再说,这里就我们三个人,别人也听不见,你也别太认真了!”

  “春阳,不是我认真,京中本来就有很多笙笙不好的传言,沈伯父又在边关,京中无人护着她,我能略尽一份绵薄之力代替沈伯父照顾她,已经很惭愧了,我不想因为我却又给她带来伤害。”

  令和听不得任何人说沈之瑜的不好,哪怕是他最亲近的朋友也不可以。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宋颐随意吃着桌上的炒花生,心中却在腹诽:

  景明这小子是不是看上人家姑娘了,这怎么护得像眼珠子一样?

  杜羽柏对这事也稍微有所耳闻,三人前几天才见过面,令和那时候吃到了一道菜肴,一道用什么药材做的“决明兜子”,还专门请教了人家酒楼的厨子呢。宋颐问他干什么,他倒不掩饰,说回家吩咐厨房做给那沈家那姑娘吃。

  “景明你别生气,春阳这人嘴又臭又贱,听了就算了,他没有歹意的!”

  “唉,唉,唉,历寒,有你这样……”

  “你就少说两句,花生都堵不上你的嘴!”

  杜羽柏做着和事佬,把手里剥好的花生一把塞进了宋颐的嘴。

  他能理解令和,沈令两家本就是世交好友,小时候令和还在沈府养过一段时日。被贬的这几年,在边关,又是沈砚帮了他,更准确地说是教养他成人,完全是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这回了京,见沈家那姑娘过得不算好,是人都会有恻隐之心,更何况曾一同生活过的人呢!

  令和不说话,端起桌上的茶杯饮了一口。

  宋颐费力地咽下花生,斜眼看了令和一眼,见他脸上仍然有些郁色,又开始哇哇大叫:

  “不是吧,景明,你还记恨兄长了不成?”

  令和撇了他一眼,放下茶盏,说:

  “春阳,我是这么小气的人吗?”

  “呃?”

  宋颐很想说“是”,可怕说了以后指不定令和怎么整他呢,这小子,别看温温吞吞,像个如玉君子一样,其实骨子里冷得很,手段也残忍狠辣的很!

  “好了,好了,景明、春阳,我们别说这些了。”

  杜羽柏打着圆场,把几个茶杯倒满。

  “景明,明年的春试准备的怎么样了?”

桃始笑

阿瑜:听说江湖有我的传说?   令公子:谁?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