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一章 香洪肺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19 2019-12-10 21:00:00

  香洪肺:去净外皮的杏仁、核桃仁、松子仁碾磨成粉,留以备用。清水灌入新鲜猪肺中,洗净肺内血水,保持完整,使之呈洁白色。核桃粉、松子粉、杏仁粉、胡椒粉、盐、黄酒、姜汁、鸡蛋清、湿淀粉,适量清汤混在一起,搅成稀糊状,徐徐灌入猪肺内,上笼屉蒸熟,食用时切片装盘即可。肺腑之香,浓郁可口!

  *

  听杜羽柏这么一问,令和拿茶杯的手稍微滞了一瞬,随即微微启唇,品了一口刚倒好的热茶。

  慢悠悠地放下茶杯,手指随意地在桌子上敲着。

  “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其他的,尽人事,听天命吧!”

  令和淡淡地开口,话语里流露出来的意思,好似对这次考试一点都不在乎!

  宋颐是个急性子,见令和这无所谓的样子,就着急。

  “景明,你不是说这是你回京最重要的事嘛,怎么说起来,却又这么不在意?”

  “春阳,不是我不在意,是我在意的太多也没有用,唯有自己做好准备,其他的就不是我令和能掌控的了!”

  令和知道宋颐是真心为自己好,可有些事他没有经历过,不知道有时候费再多的力气,到最后因为上位者的一句话,一切都成空!

  “你……”

  宋颐恨铁不成钢,脸都气青了。

  “春阳,景明自来都最有主意,我们又何必担忧那么多,扰乱景明的心思呢!”

  杜羽柏劝道,他虽然也为令和着急,可他更明白令和的所思所想。

  “哼……你……你们俩从来都是这样,就欺负我,让我一个人干着急!”

  宋颐冷哼一声,黑着脸,别过眼,不去看眼前的两人。

  令和、杜羽柏相视一笑,令和伸手拿起茶壶,轻笑道:

  “好久没看到春阳这么急赤白脸的生气了,还真是有趣!来,愚弟亲手倒一杯茶给春阳兄,给春阳兄赔罪!”

  琥珀色的茶水缓缓流进汝窑绿荷杯,很快就八分满了,令和移开,把杜羽柏的茶杯也注满了八分满的茶水,才轻轻地把茶壶放在托盘里。

  “春阳兄,请!”

  双手恭敬地把茶杯递到宋颐的面前。

  宋颐斜眼瞟了令和一眼,见他脸上笑容如春风,再多的气也没有了。

  “哼……”

  冷哼一声,接过茶杯,送到嘴边慢品。

  杜羽柏也端起了茶杯,放在嘴边小品了一口,继续说道:

  “景明,你也别怪春阳生气,他是为你着急。你几年没回京,对京中的形势应该不大了解了,他怕你一不小心,着了别人的道,好不容易恢复的爵位,怕又惹来什么意外!”

  杜羽柏是个专业又优秀的和事佬,再劝人方面,如果能排名,他排第二,绝对无人敢排第一。

  “这几年虽说是天下太平,上面那位也正值春秋鼎盛,但毕竟不比年少时的精力和魄力,而且下面的几位儿子都快相继成年,那个位置还一直空缺着,人人都虎视眈眈着,到底花落谁家呢?大家都猜着、看着、动着呢,血雨腥风时节,总归是要保得住平安才对!”

  杜羽柏说完,宋颐的脸色才好一些,他一双眼睛睁得老大,恨恨地盯着令和,脸上挂着“要不是这些,老子才不管你呢”的表情。

  令和回以一笑,点点头,示意自己明白,他已经不再是五年前那个简单纯粹的小男孩了,他已经及冠,是大人了!

  “春阳,历寒,不要过于忧心,我自有打算,延平侯府垮塌了一次,我绝对不会让它垮塌第二次。”

  “你心中有数就好,现在的京中不比前几年,谨言慎行,稍踏错一步,那就是万劫不复的地域!”

  宋颐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抓起桌子上的花生轻轻一捏,“啪……”,花生壳应声而碎。

  “多谢春阳提醒,我记下了!”

  令和脸上的笑意不减,拱拱手,给宋颐道谢。

  宋颐最是见不得他这张笑面狐狸的脸,刚好手上还有一把花生壳,冷哼一声,丢了过去。

  令和灵活一躲,花生壳砸了个空,刚好落到了杜羽柏的贴身小厮的脸上。

  只是那小厮跟杜羽柏久了,见惯了大世面,劈头盖脸的花生壳砸到脸上,竟然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恭敬地揖了一礼,说道:

  “世子,前面宴席马上要开了,郡主娘娘让来请您们过去!”

  几个人收起调笑,站起身,理了理衣衫,才一起走出院子,去往开宴席的水榭。

  京中权贵人家夏日开宴席一般喜欢开在水榭,既凉快,还能欣赏满池子的荷花,诗情画意又有情调,只是已经到了暮夏时节,池塘的荷花已经谢了,只余铺天莲叶和鼓囊囊的莲蓬。

  水榭离杜羽柏的院子有一段距离,等他们三人走到的时候,几张桌子已经坐满了人,互相交头接耳聊着天,时而发出一阵阵笑声,可见热闹非凡。

  三人的样貌都不错,一走进水榭,自然迎来了注意,尤其是那些正在说笑的夫人和姑娘们,齐刷刷地把目光都移到了三人的身上。

  “这三人是谁呀?”

  “那个是顺宁侯世子,那个黑一点的是越国公家的,那月白锦袍的公子我倒没有见过,不知道是谁?”

  “那公子是谁?长得倒俊俏……”

  “顺宁侯世子好像至今未有婚配……”

  “越国公家那孩子好像已经定下来了……”

  “……”

  眨眼间,水榭没有了谈笑声,只余夫人和姑娘们小声的窃窃私语,说的内容无一例外,全是令和三人。

  “这是,这不是……”

  青阳郡主也停下了和旁边夫人说话,盯着令和看了半天,才指着他,惊讶地叫了起来。

  “郡主娘娘,是我,我是令和!”

  令和上前,恭敬地给青阳郡主行了一个大礼,脸上的笑容温柔如水。

  “果然是你,令家小子,你什么时候回京的?”

  青阳郡主激动地站了起来,三两步走到了令和的面前,拉着他的手高兴地问道。

  “回来不久,令和失礼,没有来拜访郡主娘娘!”

  青阳郡主眼里泪花闪过,拍拍令和的手,摇摇头,含笑道:

  “无妨,无妨,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令和心中悸动,脸上的笑意更暖,桃花眸子愈加温柔地看着青阳郡主,任由她上下打量自己。

  “母亲,景明这次回来就不走了,以后多的是时间陪你聊天,今儿个就先放过景明吧!”

  周围的人都看着,杜羽柏扶着青阳郡主,在她耳边小声地说道。

  青阳郡主转头看了儿子一眼,转而又盯着令和,期盼地问道:

  “不走了?”

  “不走了!”

  令和点点头,向青阳郡主做出保证。

桃始笑

阿瑜:小伙子人缘挺好的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