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三章 雪片月饼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59 2019-12-12 21:00:00

  雪片月饼:上品白糯米和粳米二六分搭配,磨成极细的粉,拌入少量白砂糖,入笼屉气蒸熟,做饼皮。甄选新鲜的杏仁、核桃仁、瓜子仁、花生、芝麻炒制,慢慢碾磨成粉,拌和成馅。将馅料包制在饼皮中,放入“花好月圆”的模具中压膜成型即可。“小饼如嚼月,中有酥和饴。”

  *

  不知不觉,日子过得特别快。

  白日的阳光不再热烈,池塘里的荷叶开始残败,天天萦绕在耳边的,让人心烦的蝉鸣声也慢慢地没了声息,晚间的风带来了凉意,园子里的银杏树叶开始慢慢变黄,一阵风吹过,如蝶舞般翩翩飞落,沈之瑜用手接过一片,拿在手上看了半晌,才知道秋天早已经来了!

  这段时间,好似已经没有了以前那么难熬,身边总有一个人唠唠叨叨的管着自己,吃什么,用什么,什么能做,什么不能做……通通要管,堪比父母还要尽责!

  “姑娘,快要中秋了!”

  晚间露水深重,沈之瑜身子又不好,虽已经换上了秋衣,但元宵还是怕她着凉,拿来了一件薄披风,贴心地给沈之瑜披上。

  天上一轮弯月,沉醉在星河中,收集着星子的光芒,等着一年中最圆满的那一日。

  沈之瑜小脸微仰,静静地望着夜空,看了许久。

  “今年虽然老爷不在,但令公子在,府里也会热闹些!”

  这五年,不管大节小节,沈之瑜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过,最开始还盼着父亲回来陪她,可在一次次的失望等待中,渐渐地已经习惯了一个人,过不过节,团不团圆早已经无关紧要了,有些人活在世上,注定是孤独的!

  沈之瑜回首盯着元宵,黑沉的眸子比夜色还黑,元宵被盯得心里发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话了?

  “姑娘,奴婢……奴婢多嘴了!”

  沈之瑜收回眼神,仍是什么话都没说,莲步轻抬,慢慢地走远了。

  元宵摸摸鼻子,看着沈之瑜的背影,不明白她家姑娘到底是个什么意思!

  第二日,沈之瑜难得的起了个早,用过早饭后,找人叫来了福伯,吩咐道:

  “福伯,中秋了,让人把府里布置一下吧!”

  话音刚落,不仅福伯呆住了,屋子里的其他几人也都愣住了,他们齐刷刷地看着沈之瑜,见她脸上仍旧是面无表情,出口的声音仍旧清冷,但这么几年来,她家姑娘还是第一次对过节提出要布置府邸的要求。

  “诶,诶,我马上吩咐人去,不,不,我亲自去……”

  福伯忙不迭地点头,脸上的惊喜已经挂不住了,一脸褶子的脸笑得如同院子里怒放的菊花。

  “福伯,您慢点儿……”

  芝麻见福伯那么大年纪,跑那么快,出门的时候差点被门槛绊倒了,连忙在后面提醒。

  沈之瑜的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嘴角微不可见的翘翘,看着福伯早已经跑远的身影若有所思!

  自己好一点,周围的人才能好一点吧!

  “姑娘,奴婢让人来给姑娘做新衣服!”

  “姑娘,你有什么想吃的?奴婢提前写好单子,到时候让厨房做。”

  “姑娘,还有月饼?你喜欢什么口味的?是去五味斋买,还是自己做?”

  “姑娘,奴婢吩咐人多买一些花灯,你想要什么样子的?”

  “……”

  芝麻和元宵就如同麻雀般,围在沈之瑜的身边,叽叽喳喳地问个不停,那热情是沈之瑜从来没见过的,原来大家都这么期盼过节,这几年大家陪着自己,大概也从未开心过吧!

  “你们看着办吧,我都行!”

  沈之瑜看着两个丫头一脸渴望的看着自己,好似自己要是能说出一个要求,她们马上就能够办到。

  两人对沈之瑜的回答微微有些失望,但随即又开心地说起来。

  “那奴婢就去买莲花灯、鲤鱼灯、兔子灯……这些都很好看的!”

  元宵年龄小,又贪玩,好几年没有好好的赏过花灯,此时,一说起来,圆圆的小脸上满是憧憬。

  “奴婢现在就去“织锦坊”,让人来给姑娘送料子,做新衣……”

  平时一向稳重的芝麻,此刻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了,她连礼都未行,急匆匆地就跑出了门。

  “哎……我……我先去……”

  元宵够不上芝麻的速度,准备走的时候,就见芝麻已经跑远了,她撅着嘴,有些沮丧。

  沈之瑜看着两人,嘴角又不自主的翘翘,道:

  “你也去吧!”

  元宵一喜,屈膝行礼,正准备跑的时候,突然想起如果自己和芝麻都走了,自家姑娘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随即摇摇头,说:

  “还是算了,奴婢等芝麻回来了再去!”

  沈之瑜见她肉嘟嘟的圆脸上写满了失望,摆摆手:

  “府里这么多人,你去吧,我也想早日看到花灯!”

  沈之瑜的话瞬间让元宵恢复了精神,圆圆的眸子惊讶地望着沈之瑜,问道:

  “真的吗?姑娘想看花灯?”

  “嗯!”

  沈之瑜点点头。

  “那奴婢马上就去给姑娘买!”

  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跑远了,那欢脱的背影,如同刚出笼的兔子一般!

  屋子里很快安静下来,沈之瑜端起杯中的冷茶,喝了一口,眯着眸子盯着屋外看了一会儿,放下茶杯,也出了屋子。

  “姑娘,您来了!”

  “嗯!”

  “这是姑娘需要的东西,奴婢们都弄好了!”

  “好!”

  “姑娘可需要奴婢们帮手?”

  “不用,你们退下吧!”

  转眼间,那轮弯月已经慢慢变圆,直到圆的如同一面白玉镜的时候,中秋节也到了!

  福伯吩咐人在府中添置了很多新鲜的花木,让满院子都充斥着花香。长廊、水榭、亭子里,甚至各个院子里的树上,都挂着各色的花灯,有元宵说的荷花灯、鲤鱼灯、兔子灯……

  晚间,所有的花灯点燃,烛火摇曳,星星点点,朦朦胧胧中人影攒动,沈府是前所未有的热闹!

  临渊居的水榭是最好的赏月之地,沈之瑜坐在桌子旁,抬头看着头顶挂着的花灯,随风微微摇晃,烛火忽明忽暗,那些造型若隐若现,一会儿看得真切,一会儿又完全看不见,倒也有几分意思。

  而令和,则坐在对面,怔怔地看着沈之瑜,见她微微仰着下巴,专心地赏着头顶的花灯。烛火映照在脸上,给那白如玉的肌肤上染了一层莹润的光,而那双眸子里也被染上了光,看着比初见了多了许多生气,嘴角不自觉地翘起,脸上挂上了宠溺的微笑。

  婢女们端来一盘接一盘的精致菜肴,最后还端上了一壶酒。

  令和亲自倒了两杯酒,把其中的一杯递到沈之瑜的手里,自己也端起一杯,温柔地对眼前的姑娘说道:

  “笙笙,中秋团圆!”

  

桃始笑

阿瑜:生活好像又有点意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