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四章 蟹酿橙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18 2019-12-14 21:00:00

  蟹酿橙:选用又大又黄的成熟橙子,截顶剜去内瓤,留少量橙汁。肥美母蟹洗净,取蟹膏肉放入橙子中,仍用带枝顶覆盖之。放入小甑,下用酒醋水同蒸,熟后可略撒醋盐食之,香而鲜,意而巧!

  *

  团圆?

  何为团圆?母亲去世,父亲在边关多年未回,早已经习惯了孤零零的一个人,“团圆”那是梦中都不曾梦过的奢侈之事,团圆?

  沈之瑜端着酒杯,垂下眼眸,不发一言,长长的睫毛遮挡住了眼神里的一切反应。

  “笙笙,抬起头来!”

  令和哪里不懂得沈之瑜的心思,这么些年,真是难为她一个小姑娘了!

  心口泛起心疼,说话的声音温柔的都能滴下水。

  不知是被耳畔的声音蛊惑,还是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开始信任眼前的这个人,沈之瑜慢慢地抬头起了头,幽黑的眸子定定地看着令和,略显苍白的脸上充满了疑惑。

  “笙笙,抬头看看天空。你看,今晚的明月又大又圆又亮,可过几日它就开始残缺,直到成为一道弯钩。可再过一段时间,它又成为了今晚这样的圆月。”

  “阴晴圆缺,变化无常,可总是阻拦不住它每晚都出现在夜空,向世人展示它的绝美。”

  说到这里,令和停顿下来,桃花眸子看向沈之瑜。

  “我说的这些,笙笙明白吗?”

  沈之瑜心一怔,睫毛颤颤,终是抬起眸子,回望令和。

  “明白!”

  闻言,令和嘴角一翘,挂上一抹微笑,如释重负。

  “笙笙是聪明的姑娘,明白就好,明白了,就每天努力开心地活着,像个小姑娘一样活着!”

  沈之瑜心口酸涩,涌上了各种滋味,她不知所措地看着令和,在那双桃花眸子里,看到了温柔、宠溺、担忧、鼓励……还隐隐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只是那影子如一潭死水,没有一丝活力,果然是看了让人看了心骇的样子。

  嘴唇嗫嚅了几下,不知道怎么开口。

  令和也不催促她,只是目不转睛,就那样微笑地看着她。

  半晌,沈之瑜终于开口,声音沙哑清冷:

  “好!”

  令和脸上的笑容漾开来,眼角眉梢都是高兴,衬的那张俊朗的脸更加迷人,沈之瑜的心“扑通扑通”多跳了两下,一时间看得有些晃了神。

  “笙笙,中秋团圆!”

  令和又说了一次,端着酒杯的手伸到了沈之瑜面前。

  “中秋团圆!”

  “嘭!”

  酒杯碰撞到一起,发出清脆的响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尤其明显,如同坚硬的寒冰,好不容易被砸出了一道裂缝,有东西流出来了,也有东西趁机钻了进去!

  沈之瑜学着令和,微微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只是这是她第一次饮酒,当冰凉的酒液经过口腔,滑过喉咙的时候,一下被这辛辣味道刺激的大声咳嗽起来。

  “咳……咳咳……”

  “咳……”

  令和脸色乍变,扔下酒杯,一下蹦到了沈之瑜的身边,拍着她的背,叫道:

  “笙笙,你没事吧?”

  “咳……咳咳……”

  沈之瑜想回答,只是喉咙的那刺激还未消散,出口的仍旧还是咳嗽,本来苍白的脸这时候满脸通红,眼泪也像不受控制一样,顺着脸颊肆意流淌。

  “笙笙,喝点水!”

  令和将旁边的茶水喂到沈之瑜的嘴边,看着她大口大口将水喝了下去。

  咳嗽终于停了下来,沈之瑜拿出帕子,低头擦干脸上的泪水,略微收拾了一番,才直起身子,说道:

  “我没事了!”

  咳嗽过后的嗓子比刚才还要暗哑,如敲破锣般,有些难听。

  “我好像又干了伤害笙笙的事!”

  令和脸色有些难看,他最想要眼前的姑娘好,可每次好像都事与愿违,总是会无形中给她带来伤害。

  “没事,不怪你,怪我喝的太猛了些!”

  沈之瑜摆摆手,她知道令和是为自己好,不忍他过多的自责。

  “真没事了?”

  令和还是不放心,他见沈之瑜的脸红通通的,像要滴血一样,手自然而然的伸过去摸。

  “啊……”

  冰凉柔软的手忽地贴上沈之瑜的面颊,惊地她不受控制地叫了一声,随即脸颊更红了,甚至整个耳朵、脖子都红了。

  “我……”

  令和知道自己有些失礼,忙收回了手,只是只见那热乎乎的触感仿佛黏在上面一样,久久不曾散去。

  “令公子,坐回去吧,吃月饼!”

  沈之瑜低垂着头,细长的脖颈微微弯曲,白皙的皮肤此时染上了绯红,看得人有些口干舌燥。

  “噢,好!”

  令和闭上眼,缓缓心神,坐了回去,见盘子里的月饼通体雪白,宛若圆月,拿起筷子,从盘子里夹了一块,放到了沈之瑜面前的小碟子里。

  “笙笙,吃月饼,从今以后,事事圆满!”

  “谢谢!”

  沈之瑜觉得脸颊和耳朵烫的仿佛快要着火了一般,口腔里还弥漫着那股辛辣的酒味,她不敢抬头,小心地用筷子夹起那块月饼,慢慢地,小口小口吃起来。

  令和也夹一块月饼,送到了嘴边。

  轻轻一咬,月饼刚一入口,一股糯米特有的清香在口中蔓延开来,再慢慢咀嚼,芝麻、花生的香味开始肆虐……

  这沈府的厨子真是不得了,这是做的什么月饼?清香爽滑,细腻糯软,令和觉得自己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

  很快,他吃完了一块,又夹了一块。

  “笙笙,府中的厨子手艺真好,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月饼!”

  令和已经吃完了两块月饼,见沈之瑜还在小口小口吃第一块月饼,他又夹走了第三块。

  正在专心吃月饼的沈之瑜一愣,随即咽下口中的东西,才慢慢开口:

  “令公子喜欢,就多吃一点!”

  “笙笙怎么还叫我令公子?叫兄长!”

  令和不满沈之瑜还这么见外,语气中有些不高兴。

  “叫兄长,我们自小一起长大,伯父又是我恩师,如今我都能坦然地住在沈府,笙笙还不能当我是兄长吗?”

  在嘴上争辩,不是沈之瑜的特长,她唯有听话的点点头,声音低沉地叫了一声:

  “兄长!”

  “这才乖!”

  令和嘴角翘起了一个好看弧度,笑容灿烂如夜空中的星辰。

  “这是什么?是橙子吗?”

  令和吃完了三块月饼,口有余香,意犹未尽,还想再吃,可又怕吓着沈之瑜,唯有不舍地移开目光,看桌子上还有什么吃食。

  眼前的橙子好似又不是橙子,那橙顶好像被花刀割开了一样,橙皮不似原本那么光亮,有些干巴巴的皱褶印迹。

  沈之瑜见令和对那盘橙子感兴趣,停下筷子,低声说道。

  “你尝尝!”

桃始笑

阿瑜:我又丢人了,呜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