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五章 桂花糕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094 2019-12-15 21:00:00

  桂花糕:盆里注入凉水,加两勺桂花蜜,一勺香油、搅拌均匀。缓慢倒入糯米粉,慢慢搅拌,直至成稀糊状。热锅、热水,蒸盘铺就一层浸过油的棉布,将搅拌好的稀糊倒入,上锅蒸,大火蒸半个时辰,出锅,切成菱形状。食用时,摆盘,糖桂花用温水融化,浇到糕上即可。清香浓郁,滋润松软!

  *

  令和夹起一个放进自己的盘子,轻轻地解开橙顶,一股橙子特有的清香扑鼻而来。

  再一看里面,已经不是橙肉,而是金黄的膏体,轻轻一嗅,令和就叫了起来:

  “是螃蟹的味道,这是?”

  沈之瑜点点头:

  “里面是蟹黄和蟹肉!”

  “螃蟹还可以这样做?”

  令和是第一次见,又一次佩服这沈府的厨子了!

  沈之瑜用小勺子舀了一点汁料浇到了蟹肉上,递过一根小小的银勺,示意令和用银勺挖着吃。

  这味道不知道怎么形容,入口直觉的极其鲜美,橙子的清香味和蟹肉的鲜美混在了一起,只觉得口腔四处都窜着香,蟹肉又极其细嫩,不用怎么咀嚼,都已经入了腹!

  “这道菜叫什么?”

  令和吃完,放下银勺,拿起帕子擦擦嘴角。

  沈之瑜一愣,轻轻摇摇头,说:

  “这道菜是今年第一次做,还没有名字,令……”

  她刚准备说“令公子”的时候,见令和蹙起了眉头,忙咽了下去,转而说道:

  “兄长喜欢,可以给它取个名字!”

  蟹鲜和橙香还未散去,口齿留香,令和深深地忍着再去吃一个的欲望,略微一思索,说道:

  “既然这菜肴有蟹有橙,又是酿制而成,就叫“蟹酿橙”吧!”

  沈之瑜看了盘子里还剩下的几个“蟹酿橙”,点点头,应了一声:

  “好!”

  一餐中秋晚宴吃得极其欢畅,令和吃到了好久没吃到的沈府厨子的手艺,而沈之瑜又听话,不仅吃了不少东西,还说了不少话,对自己也没有那么拘谨和冰冷,脸上的表情也鲜活了很多,这一切让令和很满意,以至于有些忘乎所以,最后喝得多了,有些熏熏然醉了!

  吩咐人把令和送回房间,沈之瑜手里拿着令和给她做的一盏“兔子灯”,和芝麻元宵一起回了院子!

  洗漱完后,躺在床上,很快就睡着了,一夜无梦!

  “公子,醒醒……醒醒……”

  令和睡得正迷糊,被墨汁给叫醒了!

  常年养成的习惯让他瞬间清醒,倏地睁开眼睛,问道:

  “成了?”

  墨汁点点头:

  “嗯,澄砚刚得手!”

  “走!”

  令和也不睡了,从床榻上起身,拿起旁边满是酒味的外衫,随便套到了身上,趁着夜色,转眼间就消失不见身影了!

  延平侯府那座地狱里,中间的柱子上仍旧五花大绑了一个人,一个披头散发,浑身鲜血淋漓的人,此刻,正在拼命怒吼挣扎!

  澄砚手里仍然抱着一把剑,斜靠在旁边的桌子上,闭着眼睛,完全没被眼前的人影响,不知是不是真睡着了!

  “吱呀!”

  传来了开门的声音,那个绑在柱子上,挣扎的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样子的人,忽地停了下来,转过头,借着油灯的光,看向声音来处。

  柱子上的人见又来了两人,忙又开始挣扎,嘴里说着:

  “啊……你是谁?你放开我……我可是……啊……”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闭着眼睛的澄砚丢了一个石子儿过去,那张正在吼叫的嘴瞬间血如泉涌,而那人则发出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吼叫!

  “你来的真不是时候,扰人清梦!”

  令和的酒还未完全散去,被这么一吵,有些头疼。

  “你……是……谁?抓……我……干……干什么?”

  牙齿被打落了两颗,口里满是鲜血,说话有些不清楚,断断续续说出这些话,已经痛得他嘴都张不开了!

  “干什么?”

  令和微笑地看着柱子上的人,轻笑出生,觉得他这个问题问得太过于愚蠢。

  “今儿个中秋,是个好日子,找你来叙叙旧!”

  柱子上的人见令和虽然笑着,但那双眼睛却狠厉的如毒蛇,心里不由得害怕。

  “你……你……我又不认识你,有……何旧可叙?”

  令和脸上的脸上笑意更深,看起来甚是亲和。

  “有些旧,不认识一样可以说说,比如……五年前……”

  那人一听“五年前”,脸上忽地一震,随即瞳孔大睁,惊恐铺满了整个眼眸。

  “你……你是?不……不可能……不可能?”

  那人拼命摇头,不敢相信。

  他看着令和的脸,好像要吃了令和一半,可脑子里总是想不起有这么一个人!

  令和见他的反应,又是一笑,慢条斯理地说道:

  “你看,我才说了三个字,你都记得了,这还不是叙旧吗?”

  “不可能……不可能……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不可能……不可能……”

  柱子上的人宛如见了鬼一样,害怕的浑身都在颤抖,铁链被他弄得刷刷作响,不停地摇着头,嘴里一直说着“不可能”。

  “世间因果,一切都有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

  柱子上的人已经有些疯癫,陷入了魔怔,头摇的都要断掉一般,嘴里只念叨着这么一句话。

  令和看着他,蔑笑一声,冷冷地看着那人如小丑一般无效的挣扎,杀意慢慢地铺满了那双好看的桃花眸子。

  “澄砚,赏他一块桂花糕,让他死的明白!”

  旁边假寐的澄砚闻言,站直了身子,从墨汁手里接过桂花糕,面无表情地送到了那人的面前。

  “桂……桂花糕……你果然是……可你到底是什么人?”

  桂花的香味充斥鼻翼,和血腥味混合在一起,隐隐让人作呕。

  那些记忆开始慢慢在脑海里重演,尖叫、杀戮、狂笑……好像也是有这么一盘桂花糕,还冒着热腾腾的桂花香气,不过眨眼间已染上了鲜血,浓郁的香气变成了腥气!

  “看来你什么都记得了,也算今儿个我心情好,给你个明白了!”

  “黄泉路上,莫怨恨,一切都有因果!”

  说完,令和手微微一抬,澄砚点点头,只闻得一声凄厉地尖叫声后,室内立马安静下来,如同外面的黑夜一般,沉睡在花好月圆的中秋,万籁俱静!

桃始笑

令公子:告诉大家,笙笙终于叫我兄长了!   阿瑜:冷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