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六章 翡翠白玉豆腐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09 2019-12-16 21:00:00

  翡翠白玉豆腐:锅中做水,水沸后放入少许盐,将甘泉水酿制的嫩豆腐切成拇指大的豆腐块后飞水,沥干水分后放入海碗中。菠菜洗净,切段后放入臼中,加少量泉水,捣杵成菠菜汁,用细孔纱布过滤掉残渣。高汤、菠菜汁入锅,烧开后加盐,水淀粉勾芡,变浓稠后出锅淋在豆腐上,面上撒上几瓣黄菊花瓣即可!青白相见,清香久远!

  *

  “老爷,那两位都失去了踪迹,这么些时日,怕是……已经凶多吉少了!”

  深夜,京中某处府邸的书房暗室,一人双手负在身后,背过身站着,看不见面容。

  身后站着的人微微佝偻着身子,年龄有些大,毕恭毕敬地禀告着。

  “再去找!”

  那两人是他手里最好使,也用惯的刀,不到万不得已,是坚决不能放弃的。

  “可是……老爷,明处暗处我们已找了这么些时日,一点痕迹都无,两人就像从这世上消失了一般,怕真是……”

  佝偻身子的老者叹道,出去找怕也只是无功而返,这些暗处的桩子,不会无故消失,要是消失,大概也是被手段更厉害的人连根拔起了。

  “再去找找吧!”

  被称呼“老爷”的人还是不死心,可见那二人的重要之处。

  “是!”

  老者恭敬应下。

  “对了,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什么异常之处?”

  老者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回道:

  “并无!府邸还未修缮完毕,如今仍住在沈府,奴才打听到,说大公子对沈府那姑娘倒是很上心,天天哄着宠着呢!”

  “哼……”

  那“老爷”一声冷哼,嗤之以鼻。

  “那德行,跟他那爹一个样,能堪什么重任?”

  语气中极为的鄙夷和不屑。

  “看他也翻不出什么花来,找个人盯着就行,其他的人都放出去找人吧!”

  闻言,身后的老者越发恭敬,身子往下弯了弯,拱手应道:

  “是!”

  挥挥手,让老者退下,那“老爷”仍然背立而站,负在身后的双手互相交叉,左手摩挲着右手拇指上的白玉扳指,不知再思索什么!

  九月初九,菊花怒放满园,登高望远最当时。

  一大早,令和就拖着平时很少动弹的沈之瑜出门了。

  马车出了城门,延着汴河一路往西行,透过马车窗看出去,河两岸的柳树已经落叶,光秃秃的树枝矗立在两岸,偶尔有贩夫在河边与人小声交易,岸边的草丛也已经枯黄,几朵野菊花散落开着,看着颇有几分荒凉。

  “我们去哪里?”

  沈之瑜放下帘子,双手拘谨地放在膝盖上,坐的端端正正。

  令和看了一眼沈之瑜那过于拘谨的样子,微微一笑,说:

  “今儿个是重阳,我带笙笙去登高!”

  “登高?”

  沈之瑜被惊地猛然抬头,细长的凤眼瞪大看着令和。

  “去登个高而已,笙笙怎么这么惊讶?”

  见令和这么问,沈之瑜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低下头,把情绪敛去。

  摇摇头,低声说了一句:

  “没事!”

  令和见此,不再多问,拿起刚才看得书,继续看了起来,两人一路无话。

  马车在坑坑洼洼的道上又行了将近一个时辰,停了下来。

  令和率先撩起帘子,走下马车,沈之瑜理了理头发,也跟着走了出去。

  “这是……夷山?”

  沈之瑜虽然很少出门,但对于京郊的这所夷山还是略知一二的。

  它不算太高,是一座独峰,没有崎岖的山岭,而且山顶宛若平冈,建有一座香火颇为旺盛的千年古刹,甘泉寺。

  传说甘泉寺中有一口泉眼,虽小但如井,水流碧澄澄,落日夕阳映照在里头,别有一番光照之美。

  “笙笙来过?”

  令和见沈之瑜竟然认得此处,有些惊讶。

  沈之瑜看了令和一眼,不语。

  “是了,是了,是兄长糊涂了,笙笙自小在京中长大,怎么会没来过此处呢!”

  令和自顾自地敲了敲自己的头,失笑的道,他总把沈之瑜当成那个六岁的小姑娘,可如今她已经十六岁了!

  “走吧,笙笙!”

  说完,也不避及,牵着沈之瑜的手腕就拉着她往山上走去。

  “今儿个来此处登山的人不少,甘泉寺的素斋应该早已经备下了,我们赶得早,说不定还能吃得上呢!”

  甘泉寺的素斋有一道最著名的“翡翠白玉豆腐”,据说那豆腐就是用泉眼里的水制成的,自带一股清甜的味道,是许多人慕名而来的原因。

  登夷山的路有很多条,每条路上都有不少人,而且很多人都是老者,重阳登高,松柏延年,是每个人心底的心愿!

  令和带着沈之瑜特意选了一条人不太多的小道,只是这条路不太好走而已,要沿着溪水不断上行,其中有些地方背阴,长满了厚厚的青苔,走上去容易滑倒!

  令和一路牵着沈之瑜,走起来倒还好,可苦了身后跟着的元宵和芝麻,两个丫头虽然是下人,但在府中也不用干什么苦力活,这下子在这腻滑的青苔石上行走,脚下的绣鞋又滑,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摔个四仰八叉,真是提心吊胆,感觉随时都能要命!

  真是不知道这令公子是什么嗜好?好好的路不走,非得走这样难走的路?

  两个丫头在心中腹诽,偷偷把令和骂了千百遍!

  墨汁也不知自家公子怎么了?好好的路不走,非得令辟蹊径?是什么臭毛病?这回京后,怎么和原来都不大一样了呢?

  只有沈之瑜明白几分。

  令和知道她不善于交际,走人多的地方难免遇到熟人,而且那些人又喜欢议论一些自己的不好传言,虽然她不在乎,可听到了难免也会堵心,所以令和才带她走这样人少的小路!

  也难为他用心良苦了!

  “来,笙笙,慢一点!”

  有几次差一点摔倒,都是令和及时拉住她,甚至有时候,自己都跌进了令和的怀抱,闹得她一个大红脸,而令和却什么事都没有。

  身后的芝麻、元宵,还有墨汁都看得目瞪口呆,隐隐有些明白了令和这么做的原因!

  元宵:令公子果然是看上了自家姑娘!

  芝麻:真是妥妥的一个心机鬼呀!

  墨汁:公子好手段!

  走走停停,走了差不多两个时辰,几人才走到山顶,站在甘泉寺的青砖上,沈之瑜觉得自己的腿肚子都还在打颤,心里一阵一阵发慌!

  “阿弥多佛,令公子,这边请!”

  门口的小沙弥看到令和,恭敬的行了一个佛礼,引着几人一起走向后面的禅房。

  “你早就准备了?”

  沈之瑜看了眼令和,不禁问道。

  令和嘴角勾勾,但笑不语。

桃始笑

令公子:学着点儿!   阿瑜:脖子里凉飕飕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