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七章 山家三脆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076 2019-12-17 21:00:00

  山家三脆:山笋、野生小蕈、新鲜枸杞头洗净,锅中烧热水,水开后入少许盐,再将山笋、小蕈、枸杞头入沸水中焯熟,沥干水分放入碗中,撒胡椒、盐各少许,淋香油、酱油、香醋拌食,鲜嫩香甜,清新脆爽!

  *

  禅房位置靠近后山,偏僻幽静,与前院的熙熙攘攘大相径庭。

  “几位施主,请稍等,素斋已经备好了,马上送来!”

  小沙弥一路都很安静,直到把几人送到禅房后,才恭敬地行礼,开口说话。

  令和点点头,小沙弥鞠了一躬,离开了。

  禅房不大,收拾的很干净,摆放简单素雅,一应家具都是竹子制成的,很是别致!

  上首的罗汉榻上放着一张小几,几上放了一樽莲花形状的香炉,燃了檀香,味道较前院的香火清淡很多,不是那么刺鼻!

  “姑娘,坐着休息一会儿吧,奴婢去打水!”

  芝麻和元宵走进内室,见里面梳洗的器皿都齐全,随即放下手上的行礼,说道。

  沈之瑜见令和去了外院,点点头,在竹凳上坐下。

  梳洗过后,小沙弥已经将几样素斋端了过来,摆在了屋子里的桌子上。

  “甘泉寺的素斋盛名在外,我是没有吃过,今儿个一定好好尝尝。”

  令和借着沈之瑜洗梳后的水,洗了手,随便拿帕子擦了擦,就走到了桌前,看着桌上的菜,笑道。

  “来,笙笙,坐下!”

  令和招呼沈之瑜坐下,熟练地拿起桌上的碗,给沈之瑜盛了一碗汤,放在了沈之瑜的面前。

  “野菜羹,尝尝!”

  经过几个月这样的喂食,沈之瑜早已习惯,点点头,拿起白瓷汤勺,喝了一小口。

  入口一股清凉,随即舌尖能尝到一点淡淡的野菜苦味,划过喉咙后,口腔里又布满了野菜的清香。

  “怎么样?”

  令和喝了几口,没觉得有什么特别,比沈府的菜肴那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不过,他见沈之瑜喝得认真,问道。

  “还不错!”

  好其实也没有多好,估计也是吃个新鲜吧!

  “不错就多吃点!”

  说完,把面前的几个菜都给沈之瑜夹了一些,放在了她面前的小碗里。很快,那小碗就堆满了!

  “这个还不错,鲜嫩清脆,吃着倒颇有滋味!”

  沈之瑜看过去,见令和吃得是一盘山家三脆,里面有野生的小蕈、山笋,还有一种绿绿的野菜,沈之瑜没有吃,不知道是什么!

  “笙笙尝尝!”

  沈之瑜的碗里又多了一筷子新菜!

  “山家三脆!”

  刚才没吃的时候,沈之瑜看着就像,吃了一口,更是确定了。

  “笙笙认得这道菜?”

  令和有些惊讶,他知道沈之瑜不思饮食,对这些应该不感兴趣,难得还认得这些菜!

  “有一本书上记载过,山家三脆,春日用山笋、小蕈还有枸杞头入菜,只是这吃着倒不像枸杞头,稍微带点苦味,应了季,该是如今到处都有的菊花头吧!”

  令和闻言,又夹了一筷子送到嘴里,慢慢品过,点头附和道:

  “有菊花特有的味道,应该是的,想不到笙笙这么厉害,不仅知道菜名,还知道这些菜的典故!”

  这绝对是好现象,对饮食感兴趣了,那以后对生活也就感兴趣了,令和微笑地看着沈之瑜,一脸高兴!

  芝麻和元宵在身后互相看了一眼,相互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个“傻”!

  吃完素斋,休息了片刻,令和带着沈之瑜走到甘泉寺的药王殿,建在山顶最高处的一处殿院。传说战乱时期,有名的药王曾在这里落脚,医治了不少人,后人为了感谢他,特别在此处给他塑了金身。

  药王殿不大,院子里一左一右植了两颗顶天的松柏,摆放着一个大大的香炉鼎,供人进香插香烛。

  里面除了正殿里的药王金身以外,两处偏殿还摆放了不少的长生牌位,有两个小沙弥守在里面。

  “阿弥陀佛!”

  令和和沈之瑜进去的时候,两个小沙弥弯腰行礼,沈之瑜回了一个佛礼,也说了一声:

  “阿弥陀佛!”

  沈之瑜不明所以,不知道令和带她来这里干嘛,但她也不是多话的性子,静静地跟在令和身后,没有多问。

  令和走过一排又一排的长生牌位,终于走到了最后一排的中间停了下来。

  “令余氏……令暖……令阳……”

  这些是令和的家人?

  沈之瑜不解地转头去看令和。

  “笙笙,这是我的母亲,还有两位姐姐,她们至今还寄住在这里,还未入令氏祖坟,入土为安呢!”

  令和轻轻地用帕子擦拭着长生牌位上的灰尘。

  第一次,沈之瑜从这个常年挂着笑容的男人身上看到了悲伤、苦痛,那种深深被压抑在心底深处的哀伤!

  “兄长,节哀!”

  沈之瑜本来就不擅长安慰人,此时更是不知道怎么安慰,嘴唇哆嗦了半天,只说了这么两个字!

  “是呀,是该节哀,只是不知道她们怪不怪我,都五年了,怎么还让她们孤孤单单的在这里!”

  令和说话的时候嘴角勾勾,露出一抹似笑非笑的苦笑。

  “不会的,她们不会的!”

  沈之瑜没有那几年的记忆,这些本来熟悉的人全是空白,但她直觉就是这么感觉的,这些令和的亲人绝对不会怪他的!

  “可我会怪我自己,笙笙,我会怪我自己!”

  忽地,令和转头定定的看着沈之瑜,那双一贯带笑的桃花眸子赤红一片,里面带着浓浓的恨意。

  沈之瑜被令和这样的眼神吓了一跳,身子不自主地退后了一步,盯着令和说不出话。

  “呵……”

  令和轻笑出声。

  “怎么?笙笙害怕了?怕这样的令和?”

  沈之瑜想说“不是”,可她看到令和脸上那抹蔑笑,一时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笙笙,我不是什么好人,可我对你是真心关心,你不必怕我!”

  令和终是转过了头,又拿起帕子轻轻擦拭长生牌位。

  吓着小姑娘他不愿,但有时候见她一副形如老妪、生无可恋的样子就有些来气,能好好活着是多么好的一件事,这个世上有多少人想活着却不能活着,留给亲人的,那才是真真让人痛苦的呢!

  “好好活着,笙笙,好好的活着!”

  

桃始笑

令公子:我想要个抱抱!   阿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