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八章 菊苗煎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077 2019-12-18 21:00:00

  菊苗煎:秋日甘菊气香而味甘。新鲜菊苗采下,沸水焯过后,调入甘草汁、山药粉,搅拌均匀。热锅倒少许油,将菊苗入锅煎炸至两面金黄,装盘,撒上熟芝麻即可。“爽然有楚畹之风”!

  *

  从药王殿出来,外面已经变天了,没有了先前的阳光明媚,天色变得阴沉沉的,还起风了,菩提树叶被吹得哗啦作响,不远处的梵钟刚好敲响,沉闷悠长!

  “未时了!”

  令和抬头看了一眼阴沉沉的天空,轻声呢喃了一句。

  沈之瑜也仰起下巴,顺着令和的目光看过去,天空如同她此时的心情一样,阴暗晦涩。

  “要下雨了,明日再回去吧!”

  风越来越大,天空也越来越暗,沉沉的云层压在头顶,压的人快要喘不过气。

  令和转头看了一眼沈之瑜:

  “好,明日再回!”

  叫来墨汁,三两句吩咐好,让他找人安排留宿的禅房。令和自己则带着沈之瑜,趁着雨还未落下时,去往甘泉寺最有名的“许愿池”。

  传说甘泉寺这许愿池依靠那口泉眼,连接了尘世与龙宫,得龙神保佑,许愿最为灵验。

  沈之瑜听过这个传说,但从来没有来过。

  因为天气的忽然变化,很多香客都匆忙收拾了行李,下山了,此刻,去往许愿池的人就更少了。

  沈之瑜跟在令和的身后,走得缓慢,与周围形色匆匆的人一比,倒显得格格不入。

  走了小半个时辰,两人终于走到了许愿池,此时,整个许愿池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来,笙笙!”

  令和站在许愿池的中间围栏处,温柔地看着沈之瑜,向她伸出了一只手。

  沈之瑜快走两步,走到令和的身旁,手却未放到令和的手上。

  令和见手中空空,也不计较,翻掌指向许愿池中间的小塔,说道:

  “听说在这里许愿,要以翠玉为介,许愿后,把翠玉从那塔顶丢入那小塔,就可以愿望成真。”

  “来,笙笙,许个愿!”

  令和像变戏法般,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变出了一枚翠玉佩,简单的雕刻着吉祥如意的纹案。

  沈之瑜愣了一瞬,随即从令和手中接过那枚翠玉佩,指尖相碰在一起,阵阵炙热,如同滚烫的沸水溅到了上面。

  沈之瑜将翠玉佩放进手心,双手合十,轻轻闭上眼睛,在心中许下了一个愿望。

  令和侧着头,温柔地看着眼前的姑娘,那白皙的皮肤从侧面看过去,好似透明一般,长而卷翘的睫毛如蝶翼微微颤动,嫣红的嘴唇轻抿,胸前的手掌一动也不动,看着格外的乖巧。

  他满意的点点头,嘴角的弧度不由得越翘越高,眸子里像染了一池春水,他自己都不知道,里面柔得都能溺死人。

  半晌,沈之瑜睁开眼睛,沙哑地开口:

  “好了!”

  说完,扬起手臂就准备把自己手上的翠玉佩向池子里丢入。

  “笙笙,我来!”

  令和出声阻拦了沈之瑜的动作,手臂就那样尴尬的举着,转过头,不明所以的看着令和。

  “笙笙,我来!”

  令和微微一笑,又说了一遍,并从沈之瑜手中拿过那枚翠玉佩。

  “我怕笙笙力气小,丢不进那小塔,笙笙的愿望可是一定要实现的,所以,兄长来帮你!”

  “叮咚——”

  话刚说完,只听得“叮咚”一声,一个绿色的影子就从那小塔的塔顶坠落了进去,看不见了踪影。

  “这下好了,笙笙的愿望一定可以实现。”

  令和满意的拍拍手,如水的桃花眸子浮上一层微笑。

  沈之瑜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是好。

  “景明,你怎么在这里?”

  两人正准备往回走的时候,迎面居然碰上了熟人。

  “历寒?春阳?”

  来人正是顺宁侯世子杜羽柏,还有大理寺少卿宋颐,他们俩都是令和的好友。

  “景明,你来登高,竟然不约我们一起?”

  宋颐脾气暴躁,一巴掌拍在令和的肩头,拍得令和一时站不稳,身形晃了几晃。

  “春阳,温和一些!”

  杜羽柏伸手扶住了令和,斥了宋颐一句,努努嘴,示意令和身后还有人。

  宋颐抬眉看了沈之瑜一眼,小声地在令和耳边嘀咕:

  “原来你小子有佳人相伴,就忘了我们这些兄弟,真是那个什么……重色轻友呀!”

  令和蹙蹙眉头,回忘了沈之瑜一眼,见她低垂着头,好似没看见他们一样,斥道:

  “春阳,不得胡说,她是笙笙。”

  说完,令和招手让沈之瑜过来,介绍道:

  “笙笙,这两位是我的好友,顺宁侯府的杜羽柏,越国公家的宋颐。”

  沈之瑜屈膝行礼,温顺地说了一声:

  “两位公子安!”

  宋颐收起脸上的戏谑,拱拱手,和杜羽柏一起说了一声:

  “沈姑娘安!”

  见完礼后,沈之瑜默默地退到了令和身后,低眉颔首,安静乖巧的站在那里。

  “对了,景明,清越先生正好住在这寺中,我们打算去拜见,你去不去?”

  杜羽柏突然想起正经事,问道。

  “清越先生?”

  “嗯,云游刚回来,我们也是误打误撞,赶了巧了。走,一起去,顺便让先生指点一下你,让你明年春考金榜题名。”

  杜羽柏满脸喜色,宋颐也在旁边不迭点头,令和回头看了看沈之瑜。

  “兄长,你去吧,我自己回去!”

  沈之瑜看见了令和眼中的期盼兴奋之色,忙说道。

  令和略微思索了一下,说:

  “好,那笙笙自己小心!”

  沈之瑜点点头,向三人行了一个福礼,率先离开了。

  “走,去拜见清越先生!”

  三人和清越先生是旧友,也是忘年交,多年不见,正聊得起劲的时候,墨汁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个托盘,里面放着两碟子点心。

  “公子,沈姑娘让送来的!”

  令和愕然,其他几人则齐齐地看向了令和,眼神里全是好奇。

  “是沈砚沈将军的女儿,我如今住在她家。”

  这话是解释给清越先生听的。

  “哦!”

  清越先生点点头,了然!

  “这点心倒做的别致,这是重阳糕,这碟子是什么?”

  清越先生指着旁边的一碟金黄的点心,问道。

  墨汁挠挠头,想了一会儿,才回道:

  “沈姑娘说叫……叫菊苗煎!”

桃始笑

令公子:笙笙真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