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二十九章 佛跳墙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51 2019-12-19 21:00:00

  佛跳墙:选一土陶罐洗净,擦干水分。鱼翅、瑶柱、干贝、海参、鲍鱼泡发,去杂质。姜片铺底,依次铺上冬笋片、花冬菇、熟鸡肉、鲜虾肉,再放入煮熟去壳的鹌鹑蛋、广肚、瑶柱、干贝、海参,上层铺平一层鱼翅,最后放入鲍鱼,二两花雕酒。炒勺上火注入高汤,倒入二两花雕酒煮开,加少许盐、胡椒粉调味,将高汤舀入罐内,盖盖子,文火煨制两个时辰即可。浓郁荤香,味中有味!

  *

  菊苗煎?

  倒是有些新意!

  清越先生自来有一张好吃的嘴,而且还是一张极其会吃的嘴,不仅要求菜肴的色香味俱全,还要新颖、文雅,附和名士文人的风流!

  “这是笙笙做的?”

  令和有些不太相信,那个姑娘对吃食有多厌恶,他太清楚了,几天不吃都行,自己好不容易哄得人天天吃得一点东西,怎么可能会做吃食呢?

  墨汁又挠挠头,满脸为难:

  “这属下就不知道了,沈姑娘的婢女让属下送过来!”

  令和见墨汁那蠢样子也问不出来什么,再说沈之瑜不可能做出这些个东西,应该是吩咐了她的婢女或者这甘泉寺的和尚做的吧!

  令和没往心里去,倒是清越先生也不顾及形象,连筷子都未取,直接用两根手指拎起来了一块点心,放进了嘴里。

  “咔哧”一声响,屋子里的几人齐齐地看向清越先生。

  清越先生脸上赫赫,几口把那点心吃到了肚里,嘴都来不及擦,就竖起大拇指赞道:

  “嗯,不错,不错,这什么菊苗煎酥脆爽口,带着一股菊花的清香,真是太好吃了!”

  清越先生说完,又伸手拿了一块,也顾不得他人的表情,放进了嘴里,“咔哧咔哧”吃起来,一时间,禅房里只听得见清越先生吃东西的声音,那花白的胡子上还沾了一点碎渣,看着颇像一个贪吃的老神仙!

  “有这么好吃吗?”

  宋颐见清越先生吃得这么香,咽咽口水,嘴里嘀咕两句,也用手拿起来一块!

  刚咬了一口,两眼蓦然睁大,忙不迭地猛点头:

  “嗯,嗯,好吃!”

  一口把剩下的塞进了嘴里,又拿起来一块,疾风过草般又送到了嘴里。

  令和和杜羽柏相视一眼,无语地摇摇头。两人颇为斯文,拿起旁边的筷子,夹了一块,慢慢地吃着。

  刚一入口,熟悉的味道已经窜满口腔,延伸到五脏六腑,是沈府厨子的手艺。

  在沈府住了这么几个月,这味道已经深入骨髓,难道沈府的那些吃食是沈之瑜身旁的两个丫鬟的手艺?

  令和不由得开始怀疑!

  “甘泉寺的素斋远近闻名,没想到这做点心的手艺也是一绝,比起‘酥香阁’都不差!”

  清越先生吃了好几块,饮了好几杯茶水,才拿起帕子擦干净嘴和手,嘴里还不停地夸赞。

  “这点心应该不是甘泉寺的和尚做的吧,我经常来,也没吃到过这些。景明,还是沾你的光了!”

  宋颐不拘小节,拍拍手上和衣摆上的残渣,笑道。

  令和不语,他也知道这点心不是甘泉寺的和尚做的,应该是沈之瑜的那两个婢女做的,目的不言而喻!

  令和要参加明年的春考,如果得清越先生这样的大儒指点,明年的胜算就会多上几成。沈之瑜必定知道清越先生素来好饮食,所以才做了这些点心,应该是来帮令和“讨好”清越先生的!

  那个小姑娘,平时看着冷冷冰冰,其实心中比谁都善良!

  “朝中局势,已经凸显端倪……”

  几人闲话了几句,又开始探讨起正事了,清越先生字字珠玑,丰富的阅历,让他看得更为真切深远,每一句话都带着深意,三人听了犹如醍醐灌顶,越听越入迷!

  不知不觉,雨已经落下,禅房外几盆盛开的菊花被秋雨打烂了花瓣,凉风吹过,满地花黄!

  天已经黑了,几人恍然不知,小沙弥悄悄进去点燃了油灯,又静悄悄地退了出去,不敢打扰屋里正在高谈阔论的几人!

  “墨汁,这是姑娘吩咐送过来的晚饭,你给送过去吧!”

  芝麻和元宵撑着油纸伞,一人拎着一个大食盒,走到了门外,见墨汁守在门口,把手中的食盒连忙递了过去!

  墨汁接过,芝麻和元宵抖抖身上的雨水,抖抖酸痛的胳膊,屈膝行了一礼,撑伞走了!

  墨汁掂了掂手里的两个大食盒,不轻,还颇重,难为那两个丫头一路提过来了,只是不知道这次里面装了什么好吃的吃食!

  本想用胳膊肘轻轻地推开门,可奈何手上的食盒太重,一个不了心,门开的时候,墨汁整个人扑了进去,发出了“咚”地一声,差点跌倒,手里的食盒还差点丢了出去!

  “怎么了?”

  令和看着墨汁奇怪的样子,蹙蹙眉头,问道。

  “嘿嘿……属下失了轻重,吓着了先生和几位公子!”

  “你手上拎得是什么?”

  令和借着闪烁的灯光,看到了墨汁受伤那两个大食盒。

  “哦,哦,这是沈姑娘的婢女送来的晚饭!”

  墨汁将手上的食盒拎过去,放到了桌子上,看了令和一眼,才慢慢地打开!

  刚一揭开盖子,浓郁的香味就溢满了整个屋子,本来不觉得有些饿的肚子忽然变得好饿好饿!

  “这味儿也太香了,这沈家姑娘是个好的,她真懂老夫的这个味蕾,知道它饿了,立马就送来吃食!”

  清越先生猛嗅了几鼻子,一脸满足!

  几盘子素斋被摆到了桌子上,有令和曾经吃过的那道山家三脆,还有一盘子豆腐,一盘子拌什锦,几盘子叫不出名字的绿色野菜,应该是这夷山才有的!

  “这一罐是什么?真重呀!”

  墨汁从食盒的最底层小心地拿出一个不小的土陶罐,上面盖着盖子,不知道里面是什么!

  “我来看看!”

  清越先生早已经受不了这香味了,用小沙弥打来的水净手后,迫不及待地坐到了桌子旁。

  盖子一揭开,屋子里的香味又浓郁了几分,不仅清越先生的馋虫被勾起了,宋颐、令和肚子也开始咕咕叫,就连一向淡定的杜羽柏也坐到了桌子旁,伸着脖子去瞧那罐子里的吃食!

  “坛启荤香飘四邻,佛闻弃禅跳墙来!”

  “丫头估计是想学学前人的这道‘佛跳墙’,用了一些野蕈、冬菇、冬笋煨了这罐‘素佛跳墙’,给我这个老头子解馋呢!”

桃始笑

令公子:我的眼睛好像出现了一点问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