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章 新栗糕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31 2019-12-20 21:00:00

  新栗糕:新鲜栗子蒸熟,去壳、捣烂,磨成细粉,加糯米粉、白砂糖同拌匀,做成糕。上热锅蒸半个时辰,出锅,糕上撒上瓜子仁、松子仁,切块分装摆盘,重阳食之,久久长长!

  *

  令和先帮清越先生盛了一碗,放到了他面前,问道:

  “先生喜欢?”

  清越先生低头猛嗅了一口,才心满意足地说:

  “这吃食闻着都能香死人,还有谁不喜欢吗?”

  说完,拿起白瓷汤匙,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不错,不错,汤汁甘甜鲜香,野蕈清新爽口,能想出用这野蕈来做一道“素佛跳墙”,这丫头有几分本事!”

  清越先生砸吧砸吧嘴,吃得满口香,对这菜肴极为满意!

  “难怪景明住进了沈府,不愿出来呢,有这么好的吃食,傻子才出来呢!”

  宋颐早已经吃下了一碗,他趁着大家埋头吃的瞬间,利落地又给自己添了一碗。

  “笙笙身体不好,她那两个婢女极为上心,只是没想到有这样的手艺!”

  令和本来对芝麻和元宵不甚满意,觉得她们太由着沈之瑜了,有时候也不知道规劝一些。现下知道了她们为了沈之瑜,也算是下了功夫,倒也认可了两人是忠仆!

  清越先生刚好吃完一碗,听令和这么一说,放下汤匙,盯着令和上下打量了几眼,才笑道:

  “令小子认为这些菜是沈家丫头的婢女做的?”

  令和被问得一愣,抬起头,有些茫然:

  “这寺里的和尚肯定做不出来,不是那两个婢女还有谁?”

  清越先生笑着摇摇头,密而不语。

  令和看着清越先生,忽然脑子里突地像冒出来了一个气泡,碎开了,灵光乍现。

  “先生说这些都是笙笙做的?”

  这倒是天大的意外,那个小姑娘恨不得一天都不见饭食,怎么可能自己亲手作佳肴呢?

  宋颐、杜羽柏既吃惊又有些好奇,他们下午也见过沈之瑜,想她那如弱柳般纤细的样子,也觉得有些不太相信!

  清越先生看着眼前的几个小毛孩,脸上的笑意更甚,一副“看吧,只有我知”的表情,捋捋胡须,卖着关子。

  “先生怎么知道的?”

  “快说说!”

  宋颐最是着急,他不由自主地挨近清越先生,还戳了戳他的肩膀。

  “你们几个毛小子,什么时候才开窍呀?”

  “先生快说!”

  宋颐急不可耐,甚至一把抢过了清越先生手中的筷子,大有一副“你不说,我就不让你吃”的架势!

  清越先生目光扫了一圈,看着三人俱都一副好奇的样子,勾嘴笑笑,才指着一桌子菜肴,不慌不忙地开口:

  “你们看这一桌子菜,这道叫‘山家三脆’,这道“一清二白”,这道“六君子”,还有下午我们吃的那点心,菊苗煎……哪一道是随便就做来的?这做菜的人要不是饱读诗书,懂得这些风雅趣味,哪里能这么懂老头子的心呢?”

  饱读诗书?

  婢女肯定是不可能的,即使这婢女是沈府的婢女,也不可能做到“饱读诗书”,唯一的解释,那就只有沈之瑜自己。

  高门贵女,从小就精心教养。令和犹记得小时候,沈砚和沈夫人因为只得这一女,爱若掌珠,凡是都是亲力亲为,读书认字更是如同男儿般,教养地极为精心!

  清越先生见令和傻愣愣地坐在那里,一脸的不可思议,摇头笑笑:

  “令小子,沈府这丫头倒是有几分意思,你可别小看了人家!”

  后来,令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禅房的,心中的震惊已经完全占据了他长久以来保持的理智。

  笙笙是藏巧于拙?还是别有用意?

  在禅房坚硬的床榻上,令和翻来覆去想了许久!

  第二日早起,秋雨已经停了,山间雾气弥漫,白茫茫的变幻莫测,恍如仙境。

  令和一袭月白长袍,负手站在院子门口,等着沈之瑜出来。

  没等一会儿,沈之瑜就带着两个婢女出来了。令和目不转睛地看着沈之瑜的面容,见她眉眼仍旧如常,装扮一如昨日,只是换了一袭青衫,映衬的本就白皙的小脸更加莹润。但不知怎的,令和总觉得今日的沈之瑜和昨日的是不一样的,到底哪里不一样呢,一时半会儿他也说不出来!

  沈之瑜被令和这略带灼热的目光看得毛毛的,以为自己哪里又出错了,她微微红了脸,走到令和的面前,小声问道:

  “兄长,我今日有什么不妥吗?”

  被沈之瑜这么一叫,令和缓回心神,脸上挂上温柔的笑容,摇摇头:

  “没有,只是觉得今日笙笙比往日精神了许多!”

  沈之瑜耳朵尖尖染上红晕,垂下眸子,有些不好意思。

  昨晚山野清静,一夜无梦,睡得好,当然精神也好了!

  “走吧!”

  令和出声,率先抬步往前走!

  “嗯!”

  沈之瑜跟在身后,不紧不慢地一起往上下走!

  下到山脚,墨汁早已经守在了马车旁,芝麻和元宵扶着沈之瑜上了马车,正准备帮沈之瑜揉揉小腿的时候,令和也钻了进去,俩人忙收回了手,规规矩矩地坐得远远的!

  沈之瑜坐得更规矩,瘦弱的脊背挺得直直的,双手交握在一起,放在膝盖上,一动也不乱动!

  令和瞥了一眼,见沈之瑜僵着身子,极为的不自然,他嘴角勾勾,说:

  “笙笙不必这么拘谨!”

  说完,他见沈之瑜放在膝盖上的双手动了动,那嫩白如葱尖的手指上隐约可见红红的印子,那应该是做菜肴时,不小心被烫伤的!

  这小姑娘果然瞒了自己!

  “我回来这么久,只关心笙笙的吃食了,倒忘记问了,笙笙平时都喜欢看什么书?”

  沈之瑜心一颤,低头思索了片刻,才闷声说道:

  “随便看一些杂书、话本子什么的……”

  令和眸中微光微闪,倒也不急着再问,只是笑笑:

  “笙笙也喜欢看话本子呀?那兄长多去收集一些,让人给笙笙送过去!”

  令和握在一起的手指,不由自主地又动动,点头应道:

  “多谢兄长费心!”

  “笙笙喜欢看一些吃食单子吗?”

  沈之瑜心中一愣,抬头有些无措地看向令和,不明白他问这话的意思,难道是知道了些什么?

  令和假装没看见沈之瑜的紧张,脸上的笑更加温柔,解释道:

  “昨儿个见笙笙把那甘泉寺的素斋都叫出了名字,还说出了来历,才觉得笙笙应该看过不少的吃食单子!”

  沈之瑜放下心来,垂下眼睑,睫毛颤颤:

  “闲来无事,也看一些!”

  “原来如此!”

  令和了然,伸手摸摸沈之瑜的头,桃花眸子里光芒流转,宠溺都要满溢出来了!

  

桃始笑

阿瑜:我是不是掉马了?   令公子:什么?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