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一章 盐豆儿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112 2019-12-21 21:00:00

  盐豆儿:择新鲜的毛豆和花生,清洗干净,放入锅中,山泉水没过。大火烧沸,转文火,放入盐、辣椒、肉豆蔻、麻、桂皮、香叶、生姜、草果,煮半个时辰后关火,自然凉透,再浸泡一个时辰以上,即可食用!味鲜道甘,闲暇必备佳品!

  *

  马车缓缓前行,发出规律的“咯吱咯吱”声,偶尔还掺杂了几声鞭子和吆喝声,惊吓了林中的飞鸟,引起一阵阵扑棱翅膀声!

  车厢内,芝麻和汤圆缩在一角,紧紧地依偎在一起,已经打起了瞌睡。

  令和则依旧手执一本书,一动也不动,聚精会神地盯着书本,看得入迷。

  沈之瑜坐在他旁边,怕打扰他,也不敢轻易地乱动,随着马车的晃悠,眼皮也开始变得沉重,不知不觉中,也已经耷拉下脑袋,找了一个可以依靠的地方,也不管其他,睡着了!

  肩膀处忽地沉重,令和微微侧头,瞅了一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睡得香甜的沈之瑜。嘴角勾勾,稍微调整了一个比较舒适的姿势,仍旧一动也不动,好让身旁的小姑娘睡得舒服!

  重阳时节,秋风刚起,昨日又刚下过一阵雨,好在车厢内很是暖和,睡了一阵,沈之瑜的鼻翼上竟然冒出了汗珠子,晶莹剔透,小如米粒。

  令和轻轻地拿出帕子,正准备帮沈之瑜擦擦时,马车倏地停了下来,一个不稳,两人都向前倒去。

  好在令和眼疾手快,一瞬间,环住了沈之瑜的腰,一把把人拉了回来。

  “小心!”

  经这么一遭,沈之瑜已被惊醒了,只是还有些糊涂,睁着有些迷茫的眸子,看着令和,问道:

  “怎么了?”

  令和摇摇头,喊道:

  “墨汁,怎么了?”

  车外一阵脚步声,随即墨汁的声音就响起:

  “公子,有人骑马经过,一时避让不及,才停了下来!”

  “是谁?”

  令和的声音很淡,但身旁的沈之瑜听了,却听到了里面暗藏了怒气!

  “洛小王爷,还有……”

  墨汁顿了一下,才又说道:

  “还有令二公子!”

  说完,墨汁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握紧了拳头,深怕自家公子这时候有什么过激反应!

  车厢里好像在这一刻,空气也停滞了一般,两个婢女被惊醒过来,连大气都不敢出,沈之瑜眸光一缩,忙侧头看向令和。

  只是令和仍旧是那风光霁月的样子,脸上没有一丝变化,嘴角带着笑,对外面的墨汁说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就让让,让他们先过!”

  说话的嗓音一如平常,听不出来有任何情绪的波动,只有沈之瑜知道,此时的令和压制了多少的恨意,腰间的大手紧紧地箍着自己,好似要把自己那没有几两肉的腰折断了一样!

  沈之瑜悄悄看向令和,见他虽然带着笑,但是眸子里却像被寒冰冻住了一般,带着刺骨的冷,嘴里那想说的话咽了下去。

  此时此刻,还是不要惹他为好!

  无怪乎令和这么大的恨意,实则那些事太骇然听闻,沈之瑜最近也找人打听了一些,她想如果是她,她也恨不得把那些人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公子,洛小王爷和令二公子过来了……”

  “里面可是武安将军家的沈姑娘?”

  墨汁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到外面传来了陌生男子的声音,温文尔雅,彬彬有礼!

  武安将军,沈之瑜父亲沈砚的封号!

  腰间又是一紧,沈之瑜疼得捏紧了手心,侧头看了令和一眼,轻启红唇,淡淡地开口:

  “正是,外面何人?”

  “没想到能在这里遇见沈姑娘,我是郭则华!”

  郭是国姓,则华,皇叔洛王的嫡子,洛小王爷!

  “洛小王爷有礼,请恕臣女身子弱,不便露面,如果有什么事,请洛小王爷交待府中的侍卫就好!”

  沈之瑜说完,只觉得腰间的手松了一些,她悄悄地吐了一口气!

  “无事,则华只是没想到能遇上沈姑娘,心中好奇,前来打个招呼!”

  这话说的,沈之瑜心里只想问候他家祖宗,她哪里不晓得这些人打得什么主意。

  “多谢洛小王爷,臣女告辞!”

  沈之瑜不想过多纠缠下去,唯有一句话都不要多说。

  “好,沈姑娘慢走,下次小王再去府上拜访!”

  外面的人一点儿也不计较沈之瑜的冷淡,声音里反而多了几分笑意,亲切斯文!

  沈之瑜头疼,快要断掉的腰又紧了几分!

  马蹄声响起,人慢慢地走远,很快就听不见声音,马车才又晃晃悠悠慢慢启程。

  “兄长,你能把手收回去吗?”

  令和这才发现自己的手一直放在沈之瑜的纤腰上,还拥得很紧很紧!

  他倏然收回手,俊脸微微一赫:

  “抱歉,笙笙!”

  沈之瑜不动声色地悄悄挪远了一些,长舒了一口气,才说道:

  “无妨!”

  车厢内又死一般沉寂下来,弥漫着尴尬,芝麻和汤圆低垂着头,紧挨在一起,最大限度的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刚才洛小王爷的话,笙笙明白吗?”

  许久,只闻令和突然这么一问。

  沈之瑜心头一怔,随即点点头:

  “明白!”

  “父亲虽镇守西陵,但手上有二十万大军,是朝中握兵权最多的将军,洛王当年没有成功,大概还不死心,寄希望于自己的儿子吧!”

  沈之瑜只是不善于交际,但并不傻!

  “笙笙想吗?有一天,站在那高点,手可摘星!”

  令和定定地看着沈之瑜,桃花眸子眨都不眨,像看到了沈之瑜的心底。

  他说话的声音很轻很淡,缥缈的好似轻烟一般,可沈之瑜却听到了他问的认真,前所未有的认真!

  沈之瑜摇摇头,嘴角勾勾,是那张精致的脸上很少有的微笑。

  “手可摘星,但高处也不胜寒,我的身子如此差,受不了那种苦,这尘世的烟火,大概还能让我多活几年吧!”

  令和眸光一缩,盯着沈之瑜看了许久,才展开笑颜,俊朗的脸上如三月春风吹过,大手揉上了沈之瑜的头。

  “小小年纪,哪里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我们家笙笙值得更好的。”

  令和收回手,拿起桌上的花生优雅的剥开,放进了嘴里。

  “笙笙别急,兄长一定给你找一门好亲事!”

  “呃?”

  怎么突然说到了这个?

  我不急,我真的不急,一辈子都不急!

  

桃始笑

令公子:报名,我要给我媳妇儿相亲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