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二章 酒煎羊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80 2019-12-22 21:00:00

  酒煎羊:选用刚宰杀的新鲜肥羊羊腿一只,洗净,去羊皮,挑去羊筋,切大块。水烧开,焯去血水,入陶罐,加草果、桂皮、香叶、八角、京葱等大料焖两个时辰。肉熟透时,入一坛黄酒,大火烧至收汁,盛出装盘,撒上芫荽即可!冬日冷朔风,羊肉味无穷!

  *

  “姑娘,那边来问您,问您什么时候过去?”

  京中位置偏北,刚入冬不久,气温急剧骤降,此时已经很冷了。

  从昨日傍晚起,天空竟然开始飘起了小雪,洋洋洒洒,落到地上化成了水。

  沈之瑜身子弱,又极为怕冷,一入冬,地暖就烧开了。此时下雪了,地暖更是烧得热,屋里里暖和似春,人也开始犯懒。

  吃过早饭,沈之瑜躺就在窗边的美人榻上,懒懒地翻着手里的话本子,偶尔看几眼窗外的飞雪,一上午都没有挪过位置。

  汤圆来问话的时候,沈之瑜正看得入迷呢!正读到“书中的公子误会了心上的姑娘,正在狠狠的虐心”呢!

  被汤圆这么一问,沈之瑜在心里估算了一番,才想起好久没有出门了。

  “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往常自己经常不去,那里也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去了之后,热情过度了些而已。

  “倒没什么事,周伯还说最近生意极好呢,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那些嘴呀,越来越刁了!”

  汤圆说完,抿着嘴笑起来,圆圆的脸上满是骄傲!

  沈之瑜随手拿过一旁放置的书签,夹在话本子里,把书合上,放置在几上,看了几眼窗外,说道:

  “今儿个雪不大,就过去一趟吧!”

  说完,就踩着软鞋站起来,示意汤圆去找衣服。

  穿上了厚厚的襦袄,在外面还裹上了一件狐裘,芝麻还塞过来一个汤壶,两人才放心地撩开厚厚的帘子,撑着伞,和沈之瑜一块儿出门。

  屋外和屋里真是冰火两重天。

  刚才在屋里的时候,沈之瑜觉得自己穿多了,都热得有些出汗。可走出屋子时,风雪迎面吹来时,她才觉得这些好似并不保暖,她的手脚瞬间冰凉,阵阵寒风宛如要沁入骨髓一般!

  “姑娘慢点!”

  雪花落在地上并没有积住,落地的刹那便化成了水,有些地方已经凝结成了冰,走在上面要极为小心。

  随园快要到午饭时间了,大厅和包厢内都早已经坐满了人,小二拎着茶壶、酒壶灵活的穿梭其中,胖胖的周掌柜带着绒帽,在柜台后面把算盘珠子拨弄的“啪啪”作响!

  大门上装了一层厚厚的棉帘子,一个小二专门站在门口,给来往的客人撩帘子。

  “林公子,您来了,慢点慢点……”

  小二恭敬地弯着腰,把来人迎了进来,并帮他拍拍身上的落雪。

  来人正是随园的资深老顾客林秀才。此时他那一贯用藏青巾帕包裹的头发也换上了一盏小毡帽,身上也披了一件灰鼠毛的大氅,上面水光点点,看来来时的路上落了不少雪。

  林秀才把大氅解开,递给小二,跺跺脚,合手放在嘴边哈了一口气,才说道:

  “这鬼天气,说下雪就下雪,才入冬多久,都冷成这样了?看来今年这个冬天难熬了!”

  说完,林秀才看了一眼已经门庭满座的大厅,只余自己经常坐的那个位子空着,他快走了几步,坐了下来。

  “小二,今儿个天冷,给本公子上个羊头肉、羊肚羹,再来一道酒煎羊,还有……还有酒要最烈的烧刀子,快,快,快上!”

  “好勒,公子,您稍等!”

  小二边应边端着两碟子小菜放到了林公子的面前,一碟花生米,还有一碟兰花豆。

  “酒先上吧,我吃着花生米先喝两杯,这天气太冷了,手脚都要冻僵了!”

  林秀才嘴上抱怨着天气寒冷,可又管不住肚里的馋虫,这大冷天的非得要来随园吃上一口,才算心满意足!

  “周掌柜,余大厨大概有一月不来了吧?是不是也被这天气吓跑了?”

  林秀才一月中有二十日都来这随园,有时候是午饭,有时候是晚饭,可最近这一月,却是一次也没有碰伤余大厨,说实话,他都有些忘记余大厨做的菜的味道了。

  “嘿嘿……公子见谅,余大厨身子不好,最近确实少来,等哪天来了,一定让他专门给公子炒两个!”

  周掌柜打着哈哈,陪着笑脸,冬日好些人不愿意出门,本来是酒楼饭馆的淡季,可只有随园,靠着这些熟客撑着,竟然比往日的生意还要好些。

  这些熟客,都是祖宗,都要好好供着,不能得罪!

  “那感情好,就是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了。”

  失望多了,林秀才也不怎么在意了,反正这随园其他厨子做的菜肴也是上品,喂饱那勾馋的味蕾,已经是绰绰有余了。

  “嘿嘿……”

  周掌柜也说不好,只好继续打着哈哈,笑得极为真诚,眼角使了个眼色,催促旁边的小二赶紧去给这林秀才上菜。

  “林公子,您的菜来了,酒煎羊,羊肚羹,还有羊头肉,还有专门送了您一碗羊肉汤,您尝尝,味道如何?”

  小小的方桌摆满了,每道菜肴热气腾腾地冒着热气,不闻羊肉的膻味,只问菜肴的香味。

  林秀才猛嗅一口,顿觉味蕾大开,拿起筷子,迫不及待地吃起来。

  一入口,有些陌生却又早已熟悉的味道溢满了口腔,刹那间,窜到了五脏六肺,甚至指尖发尾,那是心心念念的余大厨的味道!

  “周掌柜呀,周掌柜呀,你又骗我,今儿个余大厨就在,你怎么又说他没来呢?”

  看着林秀才看自己极为不信任的眼神,周掌柜有些发懵,透过门帘子的缝隙,他见外面的雪下得不小,想不通,她怎么会今儿个出门呢?

  林秀才一句话激起千层浪,其他人一听余大厨在,忙尝尝自己桌子上的菜,有的运气好,吃得已经是余大厨的手艺了,有些运气差点,虽然还没有吃上,却不妨碍他们可以加菜呀!

  “小二,这里加菜,一份酒煎羊,一份虚汁儿垂丝羊头……”

  “小二,这里白汤羊肉、乳炊羊各来一份……”

  “这里,小二……”

  “还有这里……”

  “……”

  屋外的雪早已经如鹅毛,纷纷扬漫天皆白,街上偶尔一两个行人,也步履匆匆,带着满身风雪希望尽快一点回家。

  而屋内则热火朝天,桌上菜肴美味可口,香味四溢,客人推杯换盏,此起彼伏的叫喊声混杂在一起,虽有些嘈杂,但却喧闹非凡!

  在这寒冷的冬日,周掌柜额头却汗淋淋的,他顾不得擦汗,更是恨不得再多长几只手。

  此时,他的手已经发抖,手指头已经麻木,可是每一笔账都不能错,唯有在喧嚣中静下心来,拼着老命,拨着算盘珠子,算账!

桃始笑

阿瑜:吃是迎接冬天最好的方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