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三章 羊头签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075 2019-12-23 21:00:00

  羊头签:刮拉下猪肠上的网油,洗净铺展开备用。羊头肉煮熟,剔出羊头脸部的精肉,切成细丝,加入酱油、醋等调料拌匀,用网油卷裹,切成小段,挂上面糊或者鸡蛋糊严实封口。锅里烧热油,下锅炸至外表金黄,出锅,状如抽签的签筒而得名!香香脆脆,欲罢不能!

  *

  回府时,已是傍晚,雪已经下得很大了,遮天蔽日,街上昏昏沉沉,虽是傍晚,但暮色早已黯淡下来!

  来时还未积雪的地面,此时已经积上了厚厚一层雪,偶尔可见几个脚印,不过片刻功夫,就被大雪覆盖了。

  街上一个人影都没有,呼呼寒风从耳边吹过,元宵裹紧了沈之瑜身上的狐裘,艰难的把人扶上了马车。

  芝麻实在不放心,在马车上挂了两盏灯笼,才吩咐车夫启程,并再三交代一定要慢一点,心中也实在后悔,早知如此,就不应该同意姑娘今儿个出门的!

  车厢里倒还暖和,沈之瑜擦擦脸上的雪水,揉揉冻得冰凉的脸颊,接过汤圆递过来的热茶喝了一大口!

  滚烫的茶水入喉,凉意消散了些许,心里开始暖烘烘的!

  “这雪下得真大呀!”

  芝麻吹吹双手,白皙的手指冻得通红!

  沈之瑜不语,目光隔着帘子望向外面,虽然看不到风雪,但耳旁凛冽的寒风就能说明此刻有多么的寒冷!

  “元宵,以后这样的天气,就不要怂恿姑娘出门了!”

  元宵早就后悔了,要不是早间她多嘴问那么一句,今日自家姑娘哪里会出门?自家姑娘身子弱,要是感染了风寒,那简直就是她的不是了!

  “知道了!”

  元宵低着头,瓮声瓮气,明显在自责!

  沈之瑜倒不计较:

  “无妨,我又不是泥做的,哪里有这么娇气?这样的大雪天出门,倒也别有一番趣味!”

  最近那些噩梦没有整晚缠着自己,令和还监督着每日每餐必用饭食,爬了夷山,看看话本子,好似日子倒也没有那么难熬,有时候也蛮有意思的!

  听沈之瑜这么一说,元宵更自责了,她家姑娘就是太好了,好的自己难受痛苦了也不说,默默承担着,深怕她们这些身边人担心!

  三人一时无语,只闻马车轱辘压过积雪发出的清脆“咯吱”声,在这安静的街上尤为明显。

  走了一刻钟,眼看着离沈府不远了。芝麻轻轻撩开帘子一角,看外面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就催促着车夫,说:

  “毛根,稍微快点儿!”

  “是!”

  “驾……”

  一声皮鞭声响过,刚才还缓缓而行的马车小跑了起来,车厢也左右摇晃,沈之瑜忙抓紧了两旁的扶手,稳住身子!

  只是没跑多远,马车突然一晃,只听得“吱呀”一声,好似有什么断裂了,然后整个马车就歪歪倒倒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

  元宵扶住沈之瑜,芝麻则撩开了门帘子,问外面的马夫毛根。

  “芝麻姑娘,这车轱辘断了一根轴,暂时没法走了!”

  毛根指着一边断掉了车轱辘,有些无奈地说道。

  芝麻一听,连忙跳下了马车,走到那车轱辘旁一看,果然是断了,没法再走了!

  “姑娘,马车坏了,我们得走回去了!”

  虽然很担心沈之瑜的身体,但这种情况下芝麻也无法,除了走回去,别无他法!

  “好!”

  沈之瑜应了一声,也钻出了马车,握着芝麻的手,跳下了马车。

  只是双脚一落到雪地上,刺骨的冰冷就从脚底袭来,像长了根似的,瞬间侵袭了整个身体,浑身开始瑟瑟发抖!

  “我们先走,毛根,你想办法把马车弄回去!”

  “是,姑娘!”

  没人坐的马车赶回去还是很容易的,毛根弯腰看了看那根断掉的轴,想办法修理,等会赶回去应该没问题!

  “姑娘,冷,戴上帽子,裹紧一些!”

  元宵把狐裘上的帽子给沈之瑜戴好,又把她身上的狐裘裹紧了一些,才紧紧挽着胳膊,和芝麻一左一右地搀扶着沈之瑜,在雪地里,逶迤前行!

  风雪愈加猛烈,刮得沈之瑜都睁不开眼睛,脸颊更像被刀子割一般,冷得青疼!

  “姑娘,马上就要到了!”

  还有两条街,少说也要走一刻钟,芝麻和元宵的手脚都已经冻得麻木,可此时,她们最关心的还是只有沈之瑜!

  “我还好,你们穿得单薄,挽紧我一些!”

  两侧的胳膊又紧了紧,沈之瑜握紧两人冷如冰块的手,想把自己手上本来也没多少的热气过一些给她们,虽不能缓解,但也算一点温暖!

  “哒哒……哒……哒哒……”

  身后传来了马蹄声。

  这么晚,怎么还有人外出?

  三人虽奇怪,但并不好奇,往路边快走了几步,站在旁边,让后面的马车先过。

  “世子,好像是沈家姑娘!”

  马车里坐着杜羽柏,赶车的是他的随从雾松,在甘泉寺见过沈之瑜!

  杜羽柏一听,觉得有些奇怪,这大雪纷飞,冰天雪地的,而且这么晚了,沈家姑娘在路上晃悠什么?

  来不及多想,杜羽柏已经撩开帘子,吩咐雾松把车停下。

  “吁……”

  “姑娘,马车停下了!”

  芝麻握紧了沈之瑜的手,有些紧张地靠近了沈之瑜。

  沈之瑜觉得奇怪,抬头看向马车的时候,正好看到杜羽柏撩开了帘子,看向自己。

  “沈姑娘,这么晚了,怎么还没回府?”

  好在有过一面之缘,而且眼前的姑娘还是自己好友的“妹妹”,杜羽柏怎么也要关心一下!

  “杜世子!”

  沈之瑜微微屈膝,行了一礼。

  “出门了一趟,回来时马车坏了!”

  杜羽柏看着被风雪围绕的三人,冻得小脸通红,忙说道:

  “沈姑娘,上来吧,我送你们回家!”

  沈之瑜垂眸略一思索,就点头应了下来,哑声道:

  “多谢杜世子!能否带上我的这两个婢女?”

  杜羽柏看了眼两人早已经湿透的绣鞋,说:

  “你们俩也上来吧,我和雾松坐前头去!”

  一听杜羽柏这么说,元宵和芝麻连忙摆手,摇头说:

  “这怎么行?不行,杜世子,奴婢跟着走就好!”

  “上来吧,沈府也不远了!”

  说完,自己则下了马车,站在一旁,等着沈之瑜三人上马车。

  见此,三人也不再耽搁。芝麻和元宵把沈之瑜扶上马车,自己也麻利地爬上马车,靠着沈之瑜规矩地坐了下来。

  “杜世子,多谢!”

桃始笑

阿瑜:今日出门未看黄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