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云上好食光

第三十九章 落英梅花粥

云上好食光 桃始笑 2247 2019-12-31 21:00:00

  落英梅花粥:冬日大雪,清扫落下的梅花朵朵,捡洗干净,用梅花枝头雪水和上好的白米入锅,小火熬煮。等粥熟时,将落英梅放进去,大火煮一炷香的时间即可。疏肝解郁,开胃生津,落英仍好当香烧。

  *

  沈之瑜带人再次到临渊居的时候,只见满桌狼藉,三人已经全醉倒在了桌子上,不知道做了什么,衣袖上全是污渍。

  给三人灌了醒酒汤,又吩咐小厮将宋颐和杜羽柏送到客房,又让墨汁给令和换了衣衫,扶到床上,自己则带人一起把屋子收拾干净,才离开。

  菊花酒的后劲不小,令和三人从午时一醉,直至睡到第二日早间才醒来。

  两人都有差事,随意洗漱了一番,也没给令和告辞,直接回府了。

  令和醒来时,扫了屋子一眼,昨日被闹腾的乱糟糟的屋子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没有了酒味和鹿肉的味道,香炉燃着的熏香,清冽甘甜,是他一贯喜欢的干净的味道!

  不知已经睡到何时,透过窗子,只见外面白茫茫的一片,看不真切,只知道雪已经停了,目光所及的地方只剩下白。

  “墨汁,什么时辰了?”

  门口守着的墨汁一听到令和的声音,忙蹦了进来。

  “公子,你醒了?”

  “什么时辰了?”

  令和揉了揉还有些疼的额头,酒这个东西,喝得时候爽快,过后却很受罪!

  “快要巳时了,公子今儿个又睡得晚了!”

  墨汁打趣着自家主子,给他找来衣衫,递到了令和手上。

  “雪停了?”

  令和起床,边穿衣衫边问。

  “嗯,已经停了,地上积得不薄,足有四五寸厚呢,属下估摸着,冬猎应该就在这几天出发了!”

  大弈祖辈善战,骑射技艺高超,皇室世家子弟从小都要学习骑射,每年也会举行骑射比赛,技艺了得的,可以直接入御林军。

  而大弈的每一代帝王,也都是骑射了得之人,每年都会在一场大雪后,去皇家猎场狮子山进行冬猎。京中的贵族子弟不论男女,人人都可以参加,因为狮子山不仅可以冬猎,还有好几处温泉池子,也是冬日休闲避寒的好去处!

  “是呀,又到冬猎了!”

  系好衣带,令和喃喃,眼睛不知道看向了哪里,只是那眸子幽黑深邃,望不到底。

  “告诉澄砚,准备一下,今年的冬猎好好玩!”

  “是!”

  墨汁应了一声,退了下去。

  令和自己则走到铜盆边,掬起一捧清水,看了一会儿,随即将整张脸埋进了铜盆里。

  “令公子起了吗?”

  门口是沈之瑜的婢女元宵,应该是沈之瑜让来问的。

  “已经起了!”

  令和将脸从铜盆里抬起来,拿起帕子擦干净上面的水,头发还未束,几缕头发随意落在脸上,刚才也浸在了水里,湿湿的黏在了脖子上。

  “哦,姑娘让奴婢来给令公子送早饭!”

  “进来!”

  元宵小心地推开门,走进来,见令和披头散发,正坐在罗汉榻上悠闲的喝茶,脸上还有未干的水珠,应该是刚洗了脸。

  忙垂下头,把食盒放在小几上,从里面拿出一碗还热气腾腾的粥和几样小菜。

  “姑娘说,公子昨日醉的厉害,今日不宜多食,特做了这碗落英梅花粥,给公子解酒暖胃。”

  令和点点头,放下茶杯,白皙如玉骨一样的手接过筷子,温文尔雅地吃起早饭。

  元宵退到门口,低垂着头,等着令和吃完,把碗收走。

  “笙笙吃了吗?”

  令和喝着热粥,随意地问道。

  “姑娘吃过了!”

  元宵答完,垂着头,不再多言。

  “五年前发生的事,你知道吗?”

  温润如水的声音,像平常说话一般,可听在元宵的耳朵里,却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

  “奴婢……奴婢不知道!”

  元宵的声音带着隐隐的颤抖,交握在胸前的手握得紧紧的,指骨发白。

  “你不是她的贴身婢女吗?”

  令和的声音没有一丝起伏,不带任何感情,让人越听越害怕。

  “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令公子……你就……你就别吓奴婢了!”

  元宵连连摆手,话都说不利索了,慌张惊恐,任谁也不相信她是不知道的!

  “这落英梅花粥,怎么不用红梅?用得全是绿梅?”

  令和搅搅碗里的粥,随意瞥了元宵一眼,不再追问,仍旧淡淡的说话。

  “啊?”

  元宵一时没反应过来,有些茫然。

  “府中没有红梅吗?”

  令和喝了一口粥。

  元宵咬着唇,思虑了一晌,才吞吞吐吐地开口:

  “姑娘……姑娘不喜欢红梅,所以……”

  “是不喜欢还是不能见?”

  “啊?”

  “第一次给笙笙吃柿子糕的时候,笙笙落荒而逃,八宝鸭油光红亮,笙笙大吐特吐。我在府中没有一丁点儿红色的物件,包括灯笼都是用黄纸糊的,这所有的菜肴里都没有红色的,按说这落英梅花粥用红梅更好看,可偏偏全用的是绿梅,这一切的一切只能说这府里的主子不能看见红色,或者换一种说法,是笙笙怕红色!”

  “令……公……公子……”

  元宵瞳孔大睁,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令和,嘴唇哆哆嗦嗦,说不出话。

  “五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笙笙失去了记忆,变了性子,还不能见红色的东西。”

  令和放下筷子,坐直了身子,看着元宵,声音冷淡,面无表情。

  “奴婢……奴婢……不能说!”

  元宵也顾不得收拾了,拎着食盒,落荒而逃。

  看着元宵惊慌逃窜的背影,令和看了许久,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依旧谦谦如玉,只是那双桃花眸子微眯,遮住了神情,看不出深浅。

  元宵像失了魂魄一般回到祺庭时,沈之瑜正躺在美人榻上看话本子,芝麻在旁边整理沈之瑜的衣裳,是今日刚送来的冬装。

  “元宵,你不把食盒放到厨房,拎回屋子干什么?”

  芝麻见元宵呆呆傻傻的,裙子脏了,手里还拎着脏了的食盒,不明白她怎么了。

  元宵被这么一叫,一个哆嗦惊醒过来,她看了眼自己的裙摆,又看了眼自己手上的食盒。

  “回来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有些摔糊涂了,奴婢现在就把食盒放到厨房。”

  说完,就往外跑,到门口的时候也不看门槛,被一绊,摔到了地上。

  “小心!”

  “哎哟!”

  “你到底怎么了?失魂落魄的,大白天的,遇到鬼了?”

  芝麻跑过去把人扶起来,拍拍元宵的身上,边拍边骂。

  沈之瑜也走到门口,见元宵的神情还是有些不对劲,问道:

  “你怎么了?”

  “没事,没事,奴婢没事!”

  强扯出一抹笑脸,连连摆手,元宵捡起地上的食盒,一瘸一拐地走进了雪地里。

桃始笑

阿瑜:嘘!不许打听我的秘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