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玉堂留故

第三章 戏曲专家

玉堂留故 不知春将老 1302 2019-07-17 14:56:56

  3208房是天马养老院里头装修最好的单人套房,一对一护理制,整个户型足足有60平方米。这套房的硬件设施非常完备,唯一的缺点就是贵,光押金就得先交个50万块钱。

  住到这里的老人,多半都是掏不出这笔钱来的。因而这个房间看着就像一个穷摆设,一直就空置着,少有人问津。

  前些时候,养老院里还有传闻说,这里要改建成一个乒乓球室。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会竟然还真有人住进去了,自然都觉得很是诧异。

  陶斯甬并不喜欢牌桌上的这些目光,不过侧过身去避着,略略皱着眉头,对柳程程道:“我想先去房间看看。”

  柳程程带着陶斯甬前脚刚走,这护工就送了毛巾过来,给方才酣战的老头、老太们揩面醒神。

  “啧,瞧见没,那姓陶的,还真舍得花钱呢。五十万块钱的押金哟,外头都可以直接买个精装修的单身公寓了,还住什么养老院呀。”吴丽娟从手边的小包里掏出一支香水的试用装,在自个脖颈后洒了一圈,慢里条斯说道:“外头要是再雇个保姆,这日子怎么也比在养老院里要畅快,真不知道这人心里怎么想的。”

  “这话也不是这样说,你们又不是不知晓,现在外头这家政市场里,保姆的素质是残次不齐。说是叫进家里来照料的保姆,可要是运气不好,直接请回一个姑奶奶都说不准。这好吃好喝供着不说,要是这雇主手脚不好动了,就是遭了虐待都没处说理去。”说话的是沈伯业,他那前额上的毛发差不多脱落殆尽,只剩下脑后挂着一撮斑白的发块来。

  沈伯业在申城鞍钢厂里,兢兢业业工作了一辈子,如今也算是天马养老院的资深住户了。算起来,他被家里孩子送到这里来,也已经有整整八年时间了。

  吴丽娟不屑的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她原是有话想说,想了想,又按捺了下去。她总觉得跟沈伯业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说话,是说不明白的。

  桌子对面的罗无名,拿起手边的黄茶,啜了一口。

  他的眼睛本就小,这会更是眯成了一条细缝:“要是没难处,谁愿意住到这儿来呢?就拿我说吧,从前收养了我们家小囡,就盼着将来帮着养老送终的。结果呢?她自个日子都顾不上了,更别提给我养老的事儿了。好在国家政策好,顾念我们这种老人,工龄没到,这养老金照样月月给发两千多块钱,好歹总能有个落脚的地方。”

  周诒环顾四周,终于忍不住开腔道:“诶哟,看你们说了半天,都没说到点子上。你们就当真没瞧出来,刚才那个姓陶的,是什么人么?”

  闻言,吴丽娟觑起眼来,看着周诒,不以为意道:“你这藏着掖着做什么?有话直说呗,我们哪晓得他是什么人哟。”

  周诒脸上的褶子跟着抖了抖,砸吧着嘴道:“那可不是咱们申城剧团里头,顶顶有名的男旦陶斯甬嘛。我还记得他还自创了一派唱腔,就叫陶氏唱腔,他唱的那出《玉堂春》,可不得了。现在那些小年轻,我敢说,没一个能学得来他那神韵了。”

  吴丽娟“嗤”的一声笑:“原来就是个唱戏的,难怪我看他那眼睛里有股子迷迷蒙蒙的神气。我看他,这年轻个二三十岁的,肯定没少勾人魂呢。”

  沈伯业反驳说:“老吴,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老不正经了。听下来,他可也算是个戏曲专家了,可不也得跟着敬着几分呢?”

  “呸……”吴丽娟转头啐了一口在地上:“什么专家不专家的,进了这养老院的门,可不就是个没人搭理的糟老头子么?跟你、我有什么区别?”

  这话一出,几人都闭了嘴,一声不响了。

  吴丽娟这话,算是实实在在戳到他们痛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