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玉堂留故

第十四章 恶梦

玉堂留故 不知春将老 1248 2019-07-31 09:00:00

  夜里,陶斯甬在床上翻来覆去,睡得有些不太安生。迷迷糊糊的,他好像看到一片白雾之中,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

  陶斯甬不知怎的,只觉得心跳的厉害,他上前轻拍了那人的肩头。只听着“啊”的一声,那人诧异的回过身来,陶斯甬定定的看着她,那是年轻时候的爱姝呀。

  隐隐约约的,陶斯甬好像又看到了他与爱姝初见时候的光景。那个时候,他刚下了戏,正匆匆赶出人民剧院,要去外头会师友。

  两个人就是在人民剧院的窗台下,极其微妙的见了第一面。彼时,两人只隔了几步之遥,陶斯甬低着头,缓缓而过。

  因着平日练功的关系,陶斯甬走路的体态总是比旁人要轻盈许多。那一日,他穿着一身最为普通的蓝色布衣,裤脚随着脚步的点落而起起伏伏着。

  他的姿势、体态、神色,就似一叶扁舟,独行于江海之上。

  才看了一眼,爱姝便已经深深为之沦陷。她心里莫名有一种随着铜锣翘起的节奏,仿若一颗心,也能跟着陶斯甬同行着。他身上的那种决然的风度与气质,是一身粗布蓝衣都掩饰不住的。

  短短几秒钟内,爱姝的眼睛就好像两丸黏胶,整个都紧紧的粘在了陶斯甬的脸上。

  而陶斯甬呢,乍一看爱姝,就觉得好似从前在哪里见过她一般。他从来没有想过,在申城,还能有女孩像爱姝这样清丽透彻,就好似一块璞玉一般。

  她的琼鼻杏眼,但凡瞧上一眼,好似都能丢了魂似的。她对着他笑,却又一点都不轻慢,那种与生俱来的诗书气,真叫陶斯甬一下就跟着着了迷。

  剧院的窗台,就是西厢院中那堵墙,一样穿着蓝色布衣的现代张生与崔莺莺,便这样相识、相知、相爱了……

  “斯甬,你看,前头的杏花开的多好,咱们一块去看看吧。”爱姝牵起陶斯甬的手,一下就闪入了一片杏花烟雨之中。

  可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这里下了一场雨,脚下的青苔湿滑,没走几步,爱姝便滑落了下去。陶斯甬心下一着急,忙拉了她的手想要牵住她。

  可是不管他如何去抓,似乎总是握不住爱姝的手,越是着急,就越是离得远了。

  “爱姝!爱姝!”陶斯甬大声唤着爱妻的名字,一骨碌的坐起身来。

  这个时候,他才突然意识到,原来方才不过是一场恶梦罢了。

  靠在床背上,陶斯甬的背后早已经是湿漉漉的一片,额上也因着冷汗而泛了青光。床头柜上的那盏台灯,惨白地亮着,照着他的人影,疏疏落落的,可真是凄凉。

  陶斯甬但凡一想起刚才梦里的情形,总觉得仍心有余悸。他旋即望了眼墙上的挂钟,不过才凌晨四点多,离天亮还早呢。心下不又想着,果然这人上了年纪,睡眠就浅,总是不容易一夜睡到天明的。

  外头窸窸窣窣的下着雨,陶斯甬在屋内坐不住了,索性批了一件外套,到外头的走廊里透口气。

  不知道从那里传了一阵穿堂风过来,陶斯甬身上那件灰色的线衫,也被风吹掀了衣角。那种冰凉沁骨的寒气,一下就从皮肤透进了心里。

  陶斯甬朝着楼下张望了一番,此时此刻,虽然走廊上的灯都亮着,可是人都睡下了,周围悄然无声,再回身看看自己住的这间屋子,好像也跟着平添了一层寂寥。

  不知不觉的,陶斯甬坐电梯下了一楼。这个时间点虽早,可是食堂的师傅们早就在这会开始预备今天的早饭了。

  陶斯甬走过去,跟后厨的师傅们打了一声招呼,才转过身来,却看见一个女人坐在角落里,不知道在吃着什么东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