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玉堂留故

第十六章 干架

玉堂留故 不知春将老 1323 2019-08-02 09:00:00

  吴丽娟一面蹬腿,一面拍着地板嚎道:“你狗仗人势!真没天理了!逮着我这一把年纪的都能打,真真的黑心啊!呜呜呜……你们还拽我!就这样,就是老天爷也看不过眼呀!天打五雷轰!看不劈死你们这帮不是东西的!”

  “啊呸!”这个时候,一个中年女人插着腰板,对着吴丽娟啐了一口,厉声吆喝道:“雷公劈死谁呢?劈死你这老不死的才好!你说你,人都住到养老院来了,心怎么还这么大?外头的那些个东西,你说说,哪样该是你拿的?你这会还不肯撒手,难不成,你预备要带进棺材里头去么!”

  吴丽娟即刻起了身来,用力去扳那女人的手指,狠声道:“好啊,你这该死的,可算是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吧!可是我偏就是这么命硬啊,该我的还是我的,我就是只剩下一口气,我也得拽在手心里,看我不气死你才好!”

  这话逼得急了,那女人一下就红了眼睛,一口向吴丽娟的手臂狠狠咬了下去:“大不了,咱们同归于尽!”

  “诶哟!”吴丽娟没命的尖叫了一声。

  周诒原是躲在床铺后头,眼见着吴丽娟处于下风了,连忙又跑上前去拉架:“得得得,也不看看这都什么地方,这也能打起来,可真服了你们了。”

  “好你个泼妇,你还敢跟我动手!得,反正今天大家都不要脸面了,我豁出去了!”吴丽娟也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力气,一下就反手擒住了这女人的手腕,揪住她的头发,没头没脸的跟放炮仗似的,与其扭打作了一团。

  所谓兔子急了也咬人,吴丽娟虽在身形上与那强壮的中年女人无法相提并论,可是但凡发起狠来,也是不容小觑的。

  起先,那女人还能跟着挣扎两下,到了后来,声音都跟着弱了下去,就剩一双脱了鞋的脚,在哪儿踢着。

  周诒实在是急了,随手抄起身边一盆脏兮兮的换洗衣物,一股脑的都往这女人身上泼了出去,糊得她满头满脸都是沾了味道的衣物:“滚!这里是养老院,不是你该撒泼的地方!”

  …………………..

  天马养老院,特殊看护病房内,充满了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刺鼻的味道时不时的充斥着几个老人的鼻腔。

  周诒坐在病床旁,将床头的大灯转暗。护工刚校对完氧气筒的开关,床头柜上的铝盘里,放着一堆刚才社区医生开的形形色色的药。

  吴丽娟躺在病床上,眉头紧锁着,嘴里叽里咕噜的骂着,似乎睡梦当中也不得安宁。

  罗无名从门边探出头来,对着周诒摆了摆手。周诒会意,替吴丽娟掖了掖被角,而后轻手轻脚的出了特殊看护病房。

  走廊上,没有开灯,灰沉沉的一片,比外头暗多了。只有靠窗的地方,有些许淡白的光线映入。

  “怎么样?这老吴要紧么?”罗无名见了周诒,禁不住担忧问道。

  周诒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这都一把年纪了,还跟人家打架,这老胳膊、老腿的,能捱得住几下打?还好后来保安来了,要不然,可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沈伯业哼唧了一声:“要我说,这闹事的,还真会挑时候。今天恰好程程请假不在,要不然,多少还拦着一点呢。”

  陶斯甬坐在一旁沉思着,半晌方才出声道:“这事情,我看还是要报警。”

  “别……”周诒左右环顾了一番,做了一个噤声的姿势:“陶老师,您是不知道呢,今儿个来的那人呀,是老吴前夫另娶的新嫁娘呢,可使不得。”

  “哦……”联想到早间食堂里那本法律书,陶斯甬倒是也能推测出一些脉络来了。

  听罢,罗无名跟着瞪大了眼睛:“哟,我怎么从来不知晓这么一回事呢?”

  周诒摆了摆手:“要不是今天老吴被打了,我还真不爱说呢,这到底还是人家的家事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