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玉堂留故

第二十二章 做糕饼

玉堂留故 不知春将老 1299 2019-08-08 09:00:00

  程程与光潜分头去打听,好不容易才打听到,这个刘绸还真有个三舅,就住在申城旁的乡下地方。

  这一日,程程和光潜,凌晨五点就起床,去汽车北站坐最早的班车赶下乡。一开始,自然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甚至连这个三舅的人影都瞧不见。

  后来光潜要出差,程程一个人也不放弃,连着跑了好几次,村里人也就对程程这对面孔都熟悉了起来。

  这村里最不缺的就是说嘴的人,三舅到底架不住这样的软磨硬泡,总算是答应先见了一面。

  程程进门的时候,三舅正拿着拿着小槌子,在一个小小的石盘里磨着土烟的烟丝。待得捻碎了,他就用油纸包起来,然后小心翼翼的倒进那杆白钢烟杆头上。

  他那两个乌黑的眼袋跟着抖动了下,而后在油腻的裤腿上抹了把手,这才将烟杆拿起,“咕嘟、咕嘟”连吸了好几口。

  等到拔出烟杆的时候,他舒畅的眯起了眼睛来,吐出了一缕缕的白烟来。

  这烟的味道有些大,程程禁不住呛着打了一声喷嚏,倒是逗得三舅哈哈大笑。

  “你们城里来的姑娘,闻不惯这土烟的味道吧?”三舅摇了几下那双肥大粗黑的手,端详着程程问道。

  程程摇了摇头,笑道:“鼻子本来有些过敏,倒不是闻不惯的缘故。”

  三舅将那杆白钢烟杆揣到咯吱窝下,拍了拍程程的肩膀,“你这来的目的呀,我已经知道了,要么你先回去。这件事情,我一做人长辈的,也不好多嘴的。这断人财路,总归不是什么好事儿。再说了,阿绸那孩子,脾气不好,连我都怵她三分呢……”

  “我知道,这事情叫您出面,是有些为难的。可是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了,我肯定也不会找到您这儿来的。”程程诚恳说道。

  三舅努了努嘴:“好了,你回去吧,我还要蒸糕呢,可顾不上招呼你喽。”

  说着他就起了身来,走到砧板边上,开始和米粉和水、糖这些东西,看样子,是要做糕饼了。

  程程也没急着走,想着来都来了,不妨再呆一会。

  趁着三舅去一旁的煤炉燃煤球的功夫,程程净了手,主动挽起袖子上去帮忙做糕饼。

  三舅起身的时候,看见程程做的像模像样的,倒是也有些诧异:“现在的年轻人,可是少见会做这传统糕饼了。”

  程程回道:“小时候,我妈妈过年会在家里做的。现在她退休了嘛,那就换我来做了。”

  三舅点了点头:“这可是手艺活,这水多了,就粘成一团,水少了,糕饼就松散,没个三五年的功夫练下来,光有天赋都很难做的。”

  程程微微笑了笑:“其实,这手艺什么的,我真不大懂,就是全凭做事时候手里的感觉。我也算是误打误撞,都能蒙个七八成吧。”

  等到糕饼做的差不多了,程程就把它们一一放入蒸笼里,再用盖子盖上,三舅就在下头看着煤炉的火候。

  蒸笼的圈上雕刻有各式的花纹,雅致的梅兰竹菊,喜气的福禄寿,但凡能讨好彩头的花样,都能找得着影子。

  “喏,擦把汗吧,看你给热的。”三舅突然递了一块毛巾过来。

  程程嘻嘻笑着,接过毛巾,揩了揩面颊,而后盯着那氤氲升起白烟的蒸笼,略微有些出神:“一看这情形,我就想起小时候,那时候最盼着过年了,因为过年有糕饼吃。现在倒是不讲究时候了,想吃,随时都可以做。时代发展的快,生活也方便不少呢。”

  三舅点了点头,砸吧着嘴道:“可不,我就好这一口,馋了,那就自个做。”

  说话间,这第一笼的糕饼已经蒸好了,三舅取来沾了红米水的印章,在热腾腾的糕饼上一一印上了红色的小梅花。乍一看之下,白中一点红,这糕饼可真是漂亮极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