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都市生活 玉堂留故

第二十四章 争执

玉堂留故 不知春将老 1259 2019-08-10 09:00:00

  那厢,三舅跑了一趟城里。论起辈分来,三舅是家里的长辈,刘绸就算知道他是当说客来的,那也得恭恭敬敬的听着。

  三舅好说歹说,总算劝服了刘绸。她算是勉强同意了,跟吴丽娟坐下来,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寻常的道理说起来,刘绸这人肯定是听不进去的。

  三舅只在她跟前说了一句话:“你这年纪轻轻的守了寡,难不成,是要跟房子过一辈子么?”

  刘绸这回算是听进去了,三叔公这话是戳到她心坎上了。

  她到底比吴丽娟年轻,总还是有再嫁的机会的。这房子的事情,要是没完没了纠缠下去,还要耽误这找新对象的时间了。

  谈判当天,选在了天马养老院的会客厅碰面,由三舅做中间见证人。

  养老院其他老人执意要跟着吴丽娟一块去,说是在旁边给她大气壮胆。可是这吴丽娟一踏进那会客厅大门,但凡见了刘绸,气氛就一下变得很是尴尬。

  刘绸这话匣子是关不住的,才见了吴丽娟,就先发制人的呛了一声:“哼,别以为我同意来谈一谈,那就是人前矮了三分的。可别忘了,这是我姿态高,让让你年纪大了。诶哟,你们可别怪我说话难听,我想想,你也是怪可怜的。这么一把年纪了,要再婚找个男人知冷知热的,也不可能了,余生呢,就得在这养老院过下去了。可我不一样啊,还年轻呢,有的是机会继续精彩。我就光替你想想,都觉得可怜又可叹呢。”

  吴丽娟一眼便睨住了刘绸,脸上似笑非笑的开口道:“你这说了一箩筐的话,可是当真呢,还是闹着玩呢?如果闹着玩的,也就算了。可是如果真较真了说,那咱们也不怕讲一讲的。就你这样的条件,要学识没学识,要脸蛋没脸蛋。也就那不挑食的,兴许还能瞧上一眼。要不,你出去打听打听,谁愿意跟你这样的二婚头的过日子呢?”

  听罢,刘绸一下就起身来,把手边的塑料袋“哗啦”一声摔到了地上,狠狠的啐了一口:“呸!放你娘个狗屁!左一个条件,右一个二婚的。要我说,就你那老泼妇嘴脸,搁到乡下茅坑里,也未必能占得一份!”

  吴丽娟自然是一腔怒火被勾了起来,这个刘绸简直不像话!见了面,竟然还满嘴乱骂,真当自己是哪根葱呢!

  谁都没有料到,这此竟是吴丽娟先出了手,一上来就拉拧住了刘绸的耳朵,咬牙切齿道:“骂谁呢!你骂谁呢!你这是几天不修理,皮痒了吧!”

  “诶哟喂!”刘绸一声尖叫,她的脸瞬间痛得惨白。

  好好的一个商议碰头,瞬间又闹成了一团糟。吴丽娟和刘绸再次扭打在一处,你出拳来我踢腿,把整个会客厅闹的不像话了,大家七手八脚的围上来拉人劝架,好不热闹,一时间都没人顾得上说闲话了。

  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次,竟是刘绸被吴丽娟追着打,猫狗叫一般躲着,讨饶都不行。等到三舅和柳程程上前把她架出去的时候,这整个人也就跟着脚软了过去。

  这一回,她算是真正领教了吴丽娟的厉害了。

  “三舅,她们以多欺少,这不成啊!你得帮帮我。”刘绸不甘心的抹了把嘴,扯着三舅的手,就要进去再斗一斗。

  三舅尖起鼻子,竭力压着声道:“我是叫你来谈事情的,哪里是来打人的。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这要是传出去,你这是两度在这儿撒野了,往后,你还能抬得起头来么?”

  这话说的重了,刘绸自然不敢再说下去了。她斜眼瞅了眼柳程程,咬了咬牙,只觉得又气又恼,但是这气又不好发泄出来,可憋得够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