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二十五章懵圈的秦翰泽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76 2021-04-02 08:46:09

  再就是韩妃娘娘,不过这韩妃娘娘的神色虽有点怪异,但结合着她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个性应该也还算正常。

  华滋再看向其他几个妃嫔,有赤裸裸的嫉妒,也有风轻云淡的不当一回事儿,更有嗤之以鼻的不屑,还有胆小的远远的避着。

  “大皇兄。”华滋迈着小短腿跑到秦沉羽身边,伸出小短手拉住他的手,仰起小脑袋,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看着秦沉羽,奶声奶气地喊道:“大皇兄,抱。”

  秦沉羽低下头看着拉住自己手的华滋,脸上露出一抹阳光的笑容。

  他弯下身子,伸出手穿过华滋腋下正要抱起,突然膝盖一疼,整个人就向前倒了过去。

  华滋大惊,连忙伸手去拉,但一切来的太快,她还没有来得及碰到秦沉羽的袖角,秦沉羽已经向前倾倒过来。

  秦沉羽看着站立在自己面前吓得傻了眼的华滋,强忍着膝盖传来的剧痛将向前倒去的身子往边上偏了偏。

  “主子!”一直护卫在旁的花尘箭步冲上来,一把扶住秦沉羽的身子。

  被华滋要求要寸步不离跟着秦沉羽的凌若风则一手将被这意外吓傻了的华滋抱起。

  秦沉羽借着花尘的搀扶的力道站稳了身子,蹙眉扫了扫四周,虽然并没有看到什么陌生的面孔。但这膝盖那突如其来的疼痛却做不了假。

  因为花尘的速度够快,走在前面的皇帝并没有发现后面的异常,宫妃们早已经簇拥着皇帝走在了前面。

  此刻还留在后面的除了几个皇子和他们的贴身内侍和护卫之外别无他人。

  不过花尘和凌若风一左一右的跟在秦沉羽身后,刚才的那一幕在众人眼里只是秦沉羽不小心崴到了脚。

  “主子,你没事吧?”花尘低声问道,“主子要不要属下派人将这玉芙宫周遭都搜查一遍?”

  想起刚才那惊险的一幕,花尘的心都要飞起来了,如果不是华滋公主,如果主子抱的是八皇子,这会儿即便有八张嘴都说不清了。

  “没事,”秦沉羽闭了闭眼,说道,“父皇在,不可轻举妄动,一切等回去再说。”

  “是,属下遵命。”花尘掩去眸中的厉色。

  “华滋有没有吓到?”秦沉羽稳了稳神,转过头看向被凌若风抱在怀里乖乖巧巧的华滋。

  “没有,大皇兄您疼不疼?”华滋眼眶红红的,她心里无比的自责,自己明明知道大皇兄会有这么一劫为何不打起十二分精神来布局。

  “不疼,你看大皇兄什么事都没有?”秦沉羽笑着动了动脚,丝毫不管膝盖处传来那钻心的疼痛。

  但垂在一侧的拳头却紧紧握起,指甲陷入掌心,关节因为拳头捏紧而显得有些发白。

  华滋心里隐隐作痛,大皇兄无论什么时候都是这般不愿让别人为他担心。

  秦沉羽抬起手摸了摸华滋头上那两个小揪揪,“快进去吧,不然你八皇弟的抓周礼可就要错过了。”

  “哼!”华滋冷哼一声,她一点都不稀罕秦翰泽这狗屁的抓周礼,这个残杀兄弟姐妹的白眼狼。

  秦沉羽看着一脸不屑的华滋,纳闷的问:“我们华滋平时不是最喜欢八皇弟吗?”

  华滋皱起眉头,噘了噘嘴,“他抢了父皇。”说完扯了扯嘴角,露出一抹自嘲的浅笑。

  是最喜欢,曾经做梦都想要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弟弟,自己像大皇兄疼爱自己那样去疼爱他,但是最后却落得了满族被灭,五马分尸的下场。

  这灭族亡国的血海深仇,重生归来的自己对他怎么可能再喜欢的起来。

  闻言,秦沉羽哑然失笑,原来如此,“他是我们最小的弟弟,父皇多疼爱他一点也是正常。”

  华滋扭过头,绷着小脸,小揪揪上的飘带在风中随风飘动,“华滋不喜欢。”

  秦沉羽:“……”

  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毕竟只是个两三岁的小娃娃,怎么能强求她懂那么多。

  华滋拨开垂在雪白的脸颊上挡视线的飘带,眼眸里隐隐含着淡淡的薄雾,“大皇兄,你也不能喜欢八皇弟。”

  看着泪光闪烁的华滋,听着华滋这孩子气的话语,秦沉羽的心没有来由的疼痛不已,“大皇兄最最喜欢的人永远都是华滋。”

  华滋嘴角漾开一抹舒心的笑,大皇兄,华滋会做一个值得大皇兄最最喜欢的人。

  看到小丫头好不容易破涕为笑了,秦沉羽牵起华滋的手走向人声鼎沸的玉芙宫。

  烟花腾空而起,玉芙宫里传来一阵阵欢呼声。

  雕花的黄梨木的大桌上摆满了抓周礼的各种礼物。

  皇帝抱着秦翰泽围着桌子绕了一圈,然后将他放在桌子上,让他在那么多的玩具中找自己喜欢的东西。

  一开始秦翰泽还有些懵圈,不过看到里面那么多亮闪闪的小玩意,眼睛一下子就睁的老大了,抓起这个咬了咬,一会儿又抓起那个咬了咬,玩的不亦乐乎。

  这会儿秦翰泽又拿了支金灿灿的步摇,乐的口水直流,举起小短胳膊就要往头上招呼。

  胡妃娘娘见此一下子就急了,连忙伸手阻止,“你一个男娃子抓这步摇干嘛?你抓那书啊!”

  此刻的胡妃娘娘也如天下所有的老母亲一样希望自己儿子是个读书上进的娃。

  胡妃娘娘上前准备将秦翰泽手中的步摇夺了下来,谁知秦翰泽身子一扭,躲开了胡妃娘娘的手。

  胡妃娘娘顿时急了,一把将秦翰泽抱起,伸手将他手中的金步摇打落,秦翰泽看着自己喜欢的玩具被人抢走了,顿时不干了,立刻嘴巴一瘪,嚎啕大哭了起来。

  皇帝眉心微蹙,“爱妃,你这是在干嘛?”

  胡妃娘娘一个激灵,从刚才的失态中清醒过来,腿一软,盈盈跪倒在地,颤声说道,“陛下,陛下,臣妾刚才是一时糊涂,步摇那么尖利,臣妾…臣妾…只是怕翰儿被扎到。”

  “是吗?”皇帝眼底流过一丝怀疑,“翰儿还这么小,他又不懂,你何必这样强迫他?”

  胡妃娘娘脸色煞白,轻声为自己辩解,“陛下,臣妾只是怕翰儿会被步摇扎到。”

  她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成为一个在女人堆里打转的纨绔子弟,她不甘心,也不愿意。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