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二十九章大皇兄,快跑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61 2021-04-06 08:32:25

  “轻点,你轻点,碧荷你怎么手这么重的?”

  “娘娘,我已经很轻了,你再忍耐一下,马上就好。”碧荷是跟胡妃一起从大草原过来的贴身侍女,这换成别人还不敢这么顶她。

  胡妃绞着手中的帕子,咬着牙,痛的脸色发白。

  好一会儿,碧荷才将胡妃娘娘脸上的红疙瘩清理干净,涂上药膏。

  “娘娘,好了。”碧荷深吸了一口气,娘娘的脸算是废了,这要养好得好几个月。

  “碧荷,你说我这张脸会不会废了?”胡妃娘娘对着铜镜端详了半天,不安地问道。

  “不会,太医不是说只要不再去抓它,擦了他的药不出三个月就能恢复如初。”碧荷耐心地劝道。

  “三个月?”胡妃娘娘苦笑着说,“三个月这后宫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女人爬上了陛下的床,陛下心里哪里还记得我啊?”

  “娘娘,”碧荷见胡妃一脸茫然的样子,心里也不是滋味,她嘴巴动了动,但不知道该如何劝慰。

  突然她眼睛一亮,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惊喜地说道,“娘娘,不是有八皇子吗?陛下不是很喜欢八皇子吗?”

  胡妃娘娘听到这话,脸上的忧色浅淡了不少。

  当天晚上,夜深人静,月色朦胧,树影婆娑。

  玉芙宫里,胡妃娘娘躺在紫檀木的拔步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

  忽然眼前黑影一闪,一个身着黑衣的男子坐在了床沿。

  “你怎么会在这里?”胡妃娘娘连忙撑起身子,惊魂未定地看着坐在自己身侧的男子,“你不怕被人知道吗?”

  “我既然出现在这里,就不怕被人看到。”男子冷冷地说道。

  “碧荷,碧荷。”胡妃娘娘环顾四周,他不怕死,自己可没有那个胆陪他去死……

  “不用叫,她不会来的。”

  话毕,男子从袖中掏出一个玉瓷瓶出来,放在胡妃娘娘的手中,“这是我花高价从药王谷那里买来的断玉膏,抹在伤口上不会留疤。”

  “真的?”听说不会留疤,胡妃娘娘的脸色顿时好看多了。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男子眼中柔情似水,他含笑望着她,低声问道,“这次的事情怎么回事?陛下不是一向都很宠你吗?”

  胡妃娘娘皱了皱眉,“之前都好好的,我也按计划行事,但不知为何翰儿并没有去抓那本《策论》,反而去抓我的胭脂水粉。”

  “翰儿还只是个孩子,他怎么会懂这些,”男子说到这语气不由地严厉了起来,“你怎么会把胭脂水粉放到抓周礼的桌上?”

  胡妃娘娘闻言身子一顿,想起抓周礼上那丢人现眼的一幕,还有自己好不容易替翰儿竖立起来那聪慧过人的形象毁于一旦,再加上自己这莫名其妙地出疹。

  胡妃娘娘她气得咬牙切齿,“如果让我知道是哪个小贱人吃里爬外,我一定撕烂她的脸。”

  男子定定地看着胡妃娘娘满是脓包的脸由于愤怒而显得格外的狰狞可怕,他轻叹一口气,沉声道:“你接下去不要轻举妄动,好好养伤,剩下的事情我来处理。”

  男子安抚了一阵子,直至胡妃娘娘情绪稳定下来方才离去。

  ***

  深夜的荣华宫里,华滋躺在侧殿的大床上辗转反侧,她睡不着,梦魇之后再也睡不着了。

  本来杨妃娘娘要亲自带华滋睡觉,只不过躺下没有多久皇帝便移驾荣华宫,她总不能将皇帝赶出去说老娘我今日不陪睡。

  好几天没有睡过安稳觉的华滋好不容易在让她感到温暖和安心的怀抱里,在杨妃娘娘轻哼的儿歌中闭上眼睛沉沉地睡了过去。

  哪知睡的迷迷糊糊之中被人拦腰抱起,华滋半眯着眼看着将自己抱起的荷叶,茫然地问道:“荷叶,我们要去哪里?”

  荷叶拢了拢华滋身上的小被子,压低声音道:“陛下来了,奴婢带你去偏殿睡。”

  “父皇来了?”华滋撑着困的已经上下打着架的眼皮朝灯火通明的大殿内看去,果然父皇坐在软榻上,母妃正笑眯眯地给他捏着肩,两个人有说有笑地在谈些什么。

  “父皇,母妃。”华滋看到这其乐融融的一幕,她心里甜丝丝的,有父皇,有母妃,有大皇兄,还有大皇姐,楚母妃,再次看到他们真好,重生归来真好,上天给了她这改变命运的机会,真好。

  荷叶将她轻轻地放在偏殿的大床上,华滋骨碌碌地翻了个身,滚进了床里睡了过去。

  半梦半醒之中,她又梦到了父皇,大皇兄,还有大皇姐她们。

  梦到母妃披头散发,满脸是血地趴在地牢那肮脏的地面,凄惨地喊道:“华滋,华滋。”原本修长如玉的手指此刻脏污一片,她死死地抓住华滋的手不让那些狱卒将华滋拉走。

  “母妃!”华滋惊呼一声,猛地坐起身,胸口急剧起伏,砰砰地跳个不停,几乎要撞出了胸膛。

  “公主!”在旁边的软榻上睡觉的荷叶忙披衣起身,点燃桌上的铜灯走近华滋的床边。

  灯火下,只见华滋缩成一团,双目紧闭,满脸惊惧,泪流满面,四肢冰冷的犹如从水里捞出来一般,冷汗淋漓。

  “公主,公主。”荷叶连忙将铜灯放在一旁的矮桌上,伸手将华滋抱起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低唤道:“公主,公主,你怎么了?”

  “公主,公主,你不要吓奴婢。”

  荷叶一声声低唤着,带着哭腔低唤着。

  但华滋依旧沉浸在自己的梦魇之中醒不过来,满头大汗,小嘴巴里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什么。

  荷叶低下头凑近她嘴边,断断续续地听到:“你,你别过来。”

  “大皇兄,快跑。”

  “父皇,好疼,华滋好疼。”

  “……救我。”

  “公主,你别吓奴婢。”荷叶脸色煞白,公主这是怎么了?

  很快偏殿的动静惊动了在正殿里搂着杨妃娘娘睡的正香的皇帝。

  “林海,你去看看偏殿里发生了什么事情?”皇帝支着胳膊坐了起来。

  “奴才这就去看。”门外的林海应了一声,小跑着离开。

  皇帝转过头看着躺在身侧的杨妃娘娘,双眼紧阖,粉颊酡红,已经沉沉地睡过去了。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