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第三十四章各种明枪暗箭

暴君闺女她娇又飒 摩洛哥蓝 2057 2021-04-11 08:40:39

  “好啦!”荷叶看不下去了,我辛辛苦苦做好了一桌子的膳食不吃,吃那块看起来黑乎乎的,叫什么芝麻糖的东西?

  “公主,你可以用膳了。”荷叶拿起白瓷碗用汤勺舀了一碗燕窝鱼翅羹递给华滋,“公主,先喝碗羹润润喉。”

  华滋点点头,接过白瓷碗,拿起汤勺在面前的燕窝羹里搅拌了一下,又看向立在一旁的荷叶和低垂着脑袋看着自己手中的芝麻糖一脸无措的芝兰说道:“芝兰,你坐下,荷叶姐姐你也坐下。”

  此刻鹿鸣宫里。

  “主子,你的膝盖窝里有一个针眼大小的红点点。”花尘弯腰半蹲着,卷起秦沉羽的裤腿,仔细地察看了起来。

  为了不让楚妃娘娘担心,从昨日起秦沉羽就强忍着钻入骨髓里头的痛,当什么都没有发生。

  早上楚妃娘娘派来的太医也看了一下,不过老眼昏花的太医根本没有找出任何的问题,只能开一些益气强身的药给他。

  “这会是谁呢?当时陛下的御龙卫也在,谁有这么大的能耐在御龙卫的眼皮底下做这些事情?”

  秦沉羽声音沙哑:“应该不是那时的事,只是正好那时发作而已。”

  花尘一愣,抬起头来,看向秦沉羽紧锁的眉头,“不是那时?主子你是说这是之前的事,但是这几日属下从未离开主子一丈远,即便在陛下的御书房属下也是在外面候着。而且主子入口的所有东西属下都一一检测过,没有任何异样属下才敢给主子吃。”

  秦沉羽低垂着眼帘,平静地说道:“也许更久之前。”

  “主子,要不找夏太医过来看看。”闻言,花尘不由地慌了神。

  “夏太医来了也看不出什么名堂出来,还白白l让母妃跟着担心,还是算了吧。”秦沉羽轻叹了一口气,“这应该是慢性毒,只不过为何只会膝盖疼痛?”

  “主子,要不属下去药王谷请郭神医过来?”听说是慢性毒,花尘更急了。

  “不急,再看看,看这段时间有谁会跳出来。”秦沉羽深吸了一口气,膝盖骨又开始隐隐作痛了。

  他抬头看向窗外,天际边滚来了团团乌云,遮住了天空,整个皇城笼罩在一片灰蒙蒙之中。

  随后几道闪电划空而过,之后雷声隆隆,倾盆大雨从天而降。

  丝丝雨雾从开着的窗户缝隙飘了进来,秦沉羽伸出手不动声色地在膝盖窝里揉了揉以图能缓解那隐隐的刺痛。

  花尘看到这一幕并没有吱声而是快步走过去,将半开着的窗户关上,“主子,让属下给你疗伤吧。”

  说完二话不说便在秦沉羽身后盘膝坐下,将双手贴在他的后背。

  一股强劲的内力顺着花尘的掌心涌入秦沉羽的经脉之中。

  这疗伤手法是药王谷郭神医传授给花尘,可以缓解秦沉羽体内的各种毒素,这些年如果不是有郭神医在,秦沉羽的身子早就垮掉了。

  在这西秦国的深宫之中,即便是像秦沉羽这样背后有南楚皇室还有当今太后出自南楚皇室,当朝右相是他的舅父,在这样强有力的背景之下但还是防不住各种明枪暗箭。

  毕竟西秦国太惹眼,秦沉羽也太惹眼,那些想让自己儿子,自己外甥登上帝位的人和中原各国简直是丧心病狂,无所不用其极。

  不消片刻,秦沉羽的头顶冒出一股淡淡的黑烟。

  秦沉羽喉口一股腥甜涌了上来,只听“呕”的一声,一口黑血从喉间喷了出来,顿时觉得膝盖窝那里的刺痛缓解了很多。

  “主子,药。”花尘立刻从腰间拿出一个白瓷瓶,里面装着郭神医给的能解百毒的解毒丸。

  秦沉羽接过解毒丸,仰头服下,这解毒丸虽然不对症,但也能抑制体内的毒素,不让它发作,不然自己体内如此多的毒素怎么可能只是膝盖窝刺痛?

  这些年秦沉羽体内大大小小的毒素都解得差不多了,只剩五岁那年中的那霸道至极的毒素和这次不知道什么时候中的慢性毒。

  这次郭神医听人说南疆有能化解他体内毒素的药材,立刻动身前往南疆,想起已经两鬓斑白的老人为了自己还东奔西跑,秦沉羽心里愧疚不已。

  ***

  安国寺是西秦国的护国大寺,它位于京城南郊,北依毕塬,南望渭水。

  寺内有五座殿,一进大门便能看到两侧对称的偏殿,中间沿中柱轴线分别三座殿,庭院幽深雅静,肃穆庄严,殿内供奉着女娲娘娘和黄炎二帝。

  天刚蒙蒙亮,华滋便被杨妃娘娘从睡梦中叫醒,洗簌完毕,迷迷糊糊的华滋便被荷叶抱上了马车。

  马车一路摇摇晃晃,原本有些昏昏欲睡的华滋被晃得一点都睡不着,她掀开布帘趴在床边好奇地看着窗外的风景。

  只不过这次出行因为上次的挟持,皇帝格外的重视,整条大街上满满当当全是黑衣黑甲一脸严肃的侍卫。

  华滋正兴致勃勃地看着窗外这番热闹非凡的场景,突然眼前闪过一张熟悉的面孔,再定睛细看那人已经汇入如潮的人群之中找不出来。

  “黎大叔?怎么黎大叔还在京城里?他怎么还没有走?”华滋心里犯嘀咕,对于黎大叔她是有些心虚。

  昨晚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把那樊将军留在日后比较稳妥,毕竟现在的他对西秦国还算是忠心耿耿,这些年也是劳苦功高。再则她也不想让父皇背上残害忠良的骂名。

  看到陡然变成闷闷不乐的华滋,杨妃娘娘笑眯眯地问:“怎么了?是谁惹我们华滋不开心了?”

  华滋没好气:“还不是母妃大清早就将我吵醒,害得我睡都没有睡醒,现在困死了。”

  杨妃娘娘被抱怨,但心里却一点也不恼,反而笑眯眯地朝华滋招手:“去安国寺礼佛要诚心,华滋如果困就靠在母妃腿上睡一会儿。”

  华滋噘了噘嘴,小声道:“但也不用这么早吧?”昨晚她可是到半夜才睡着,这刚挨枕头没多久就被叫起来,这换哪个小孩都不会高兴的。

  即便是华滋现在体内的灵魂已经二十多岁,但一贯娇生惯养的她在前世也是起床气非常大。

  

按 “键盘左键←” 返回上一章  按 “键盘右键→” 进入下一章  按 “空格键” 向下滚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