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夫君你掉马了喂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9-07-24上架
  • 154924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章 时髦的书穿?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2002 2019-07-21 13:14:04

  木桑居。

  一梧桐,一软榻。

  日光微暖,一青衫少女慵懒侧卧于榻。

  风吹花落,树影婆娑,一派岁月静好。

  “小姐小姐,明珠阁跟水月轩那边又闹起来了——”

  一个小丫头冒冒失失的跑进后院,打破了这一方宁静。

  “杏白,说了多少次,遇事不要慌慌张张的……”

  少女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因为刚睡醒的缘故,一双桃花眼仍泛着水润湿气,额间一颗珍珠滴溜溜转着,日光下煜煜生辉。

  小丫头吐了吐舌头:“杏白知道了。”

  少女慢悠悠下了榻,伸了个懒腰,又问:“这次又是个什么情况?”

  杏白想了想:“好像是五小姐丢了一只玉簪,结果在二小姐身边的红玉身上搜着了,二小姐不肯承认,两边就动起了手……”

  她缩了缩脖子:“听说连老爷都惊动了。”

  青衫少女摸了摸下巴,唇畔勾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有趣,真是越来越有趣了。

  “走!咱们也去凑个热闹——”

  杏白跟在自家小姐身后,有些纳闷:小姐自从半个月前生了场大病后就变得大不一样了,说话古里古怪不说,还多了个爱凑热闹的毛病——

  尤其爱凑那两位的热闹。

  摇摇头,杏白性格单纯,想不通的事情也就不想了。

  ****

  云尚书很头疼。

  他刚下完朝连屁股下的凳子都还没坐热,下人就匆匆跑来跟他汇报:

  二小姐跟五小姐打起来了!

  “什么?”

  这还了得,一个个都这么不省心,还有没有把他这个一家之主放在眼里?

  他又匆匆前往后院……

  大厅内。

  “呜呜呜,老爷你要替我们家月儿做主啊,你看她好好的脸都被大小姐打成什么样了,以后还怎么嫁人啊……”

  “梅姨娘你什么意思?我们明瑶的脸也被你养的好女儿打肿了!你一个妾侍胆敢污蔑二小姐——”

  “妾身不敢污蔑二小姐,但凭老爷替月儿做主。”

  “好你个梅姨娘!你真以为本夫人不敢动你,来人——”

  ……

  “好了,都住口!”

  云幕遮被身边两个女人吵的心浮气躁,啪的拍响了桌子。

  两个女人顿时噤声。

  他又看向仍跪在地上的两个女儿,黑了脸。

  两个原本如花似玉的女儿此时俱是衣衫不整,发钗凌乱,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哪里还有往日大家闺秀的做派?

  “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厉声道。

  云明瑶挺直了背,面露委屈,颇为不忿:“爹爹,五妹妹简直欺人太甚,她竟敢污蔑女儿偷了她的玉簪,女儿堂堂尚书府的二小姐,怎会为了区区一只玉簪令尚书府蒙羞?”

  云幕遮自然也是不信的,他皱眉看向另一个女儿:

  “月儿,你二姐姐是府中堂堂嫡女,想要什么没有?断不会偷了你的玉簪。你为何要污蔑你二姐姐?”

  云婉月抽抽噎噎:“女儿实不敢污蔑二姐姐,这玉簪是月儿去年生辰时爹爹赏赐的,女儿一向是爱若至宝的。只是今日丢失的玉簪却……”

  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眼云明瑶,低声道:“却在二姐姐身边的婢女红玉身上搜着了。”

  云幕遮的目光立时冷冷扫向了婢女红玉。

  红玉吓得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身子簌簌抖个不停——

  “老爷……奴婢是冤枉的!”

  他冷笑一声:“你既是冤枉的,那五小姐丢的玉簪怎么会在你身上?”

  红玉这时却说不出个所以然:“奴婢……奴婢也不知玉簪为何会在奴婢的身上……”

  云明瑶看不过眼,替红玉求情:

  “爹爹!红玉自小跟在女儿身边,她是什么性子女儿是最清楚不过的,绝对不会偷那玉簪,定是有人想将这脏水嫁祸给女儿!”

  她这一番话似乎意有所指——

  而这栽赃之人……有些不言而喻的意味。

  云婉月脸色刷的一白,双眼通红:“二姐姐,你这是怀疑妹妹故意栽赃与你?”

  云明瑶冷笑一声:“五妹妹着什么急,我不过如是推测,莫非那栽赃之人真是妹妹你?”

  “你……”

  正闹得不可开交时,门外传来一声银铃般的轻笑:“咦,爹爹也在呢?”

  少女一袭青衫袅袅,眉眼形若桃花,灼而不夭。

  唇畔一弯慵懒笑意,看上去懒洋洋的。

  云幕遮皱着眉:“桑珞你怎么过来了?”

  这个女儿从小性子就怯懦寡言不讨他欢心,又常年闭门不出没什么存在感,是以他都快忘了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只是最近这个女儿似乎变了许多,出来走动的频率也多了起来……

  云桑珞瞧了眼地上那两人:“女儿听说二姐姐跟五妹妹发生了些小口角,想着过来劝劝呢。”

  小口角?都打的鼻青眼肿了还小口角?

  云幕遮一时无语,咳了咳:“难为你有心了,既来了就去那边好生坐着,为父还有话要问你二姐姐跟五妹妹。”

  “是。”

  云桑珞施施然去了,姿态翩然,引得屋内众人不由多看了她两眼。

  云婉月也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并未多想。

  她身后的杏白低着头,抽了抽嘴角,难得看到小姐这么温柔淑女的时候,真是好不习惯。

  犹记得半月前小姐醒来后看到她第一眼时的懵逼——

  一句“你谁啊”吓得她以为小姐生了场大病把脑子给烧坏了,哭的不知所措……

  谁知小姐打量了周围一圈,脸色一白,抓着她的手一连串发问:“这是哪?哪个朝代?我叫什么?”

  这一叠发问很有石破天惊的效果,她呆了呆:“这是尚书府呀,朝代是什么东西?小姐名唤云桑珞,是尚书府的三小姐……”

  于是小姐的脸色更白了,嘴里嘀嘀咕咕她听不懂的东西:握草……劳资穿越了,还时髦的书穿了,书穿也就算了,还他么是个炮灰……握草……”

  天真的杏白:“小姐……握草是什么?”

  书穿的云桑珞:“……”

  这之后的事情……往事不堪回首,杏白很是沧桑的感慨。

  然而她腹诽的对象此时正津津有味的磕着瓜子,观赏着眼前这一出大戏——

  彼时云明瑶两姐妹仍旧跪在地上哭哭啼啼,云幕遮却是不耐烦起来。

  他盯了红玉两秒,突然一脚将她踹翻在地!

  “贱婢!还不从实招来,五小姐的玉簪是不是你偷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