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夫君你掉马了喂

第3章 江舟独坐一美男

夫君你掉马了喂 桃花琴客 1903 2019-07-23 00:24:51

  就这么一路天马行空的胡乱想着,两人很快就回到了木桑居。

  这座小院子位于整个云府的最北端,地段荒凉偏僻,连云府的下人没事都不大愿意过来。

  整个院子也就她们主仆二人,好在院内环境清幽,梧桐茂盛,还有一弯莲花池子可供消遣,云桑珞也乐得逍遥自在。

  她懒洋洋的朝着软榻一卧,舒服的眯了眯眼:“刚刚没吃饱,好杏白,你去瞧瞧今天的午膳好了没有?”

  没多久,杏白端来两碗粥,一盘咸菜,苦着脸:“今天只剩下咸菜了,幸好奴婢手快提前盛了两碗粥,不然怕是连这粥都喝不上了。”

  云桑珞:“……”

  一张俏脸黑了又黑。

  丫的这日子简直没法过了!她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没吃上过一顿肉,天天不是萝卜就是咸菜的,嘴里都能淡出个鸟来!

  凭啥人家云明瑶天天大鱼大肉的,她就得吃这咸菜萝卜?

  她揉了揉眉心:“咱们还有多少银子?”

  杏白摇了摇头。

  云桑珞脑门一突:“没有?不是还有月银?”

  不是吧,那些穿越小说里面的千金小姐不都是有月银的么,多则七八两,少则一二两……

  杏白两眼睁得大大的:“小姐忘了吗,沧澜国律法之一便是庶出一律不允发放月银的。”

  云桑珞一呆:“那云婉月也没有?”

  “五小姐虽也是庶出,但是她上面还有一位梅姨娘可以随时贴补,所以五小姐也是不愁花销的。”

  “……”她握了握拳。

  这是什么破律法?感情连国家都瞧不起这庶出了?既然瞧不起那就取消这劳什子的三妻四妾啊!

  “我娘先前给我留下的东西呢?”她突然灵光一闪。

  杏白犹犹豫豫:“这是夫人给小姐留着当嫁妆的……”

  云桑珞简直要被这奇葩的理由气笑了,饭都快吃不饱了还谈什么嫁妆,她拍了拍杏白的肩,语重心长:

  “嫁妆可以再挣,这饭是万万不能不吃的,你只管取来,小姐我自有分寸。”

  一张、两张、三张……十张!

  整整千两银票!

  她眉飞色舞的数着手中这一叠的银票,早知道她这么有钱她还吃个屁的咸菜萝卜?!

  她已经跟杏白打听过了,这个世界的一两相当于现代的六百人民币,一千两那就是六十万人民币啊!

  发了发了……

  云桑珞最终大手一挥:“走!杏白,咱们出去好好搓一顿!”

  杏白皱成了一张包子脸。

  ***

  望江楼,澜京最大的酒楼。

  这家酒楼向来是澜京城名流权贵云集之地,今日却是来了一位稀客,隐月大陆对于女子在外抛头露面并不稀奇,稀奇的是那位姑娘豪气万千的拍下一张百两银票,面不改色的一口气报下了几十道菜名——

  爆墨鱼卷,佛跳墙,糖醋里脊,千丝鲍鱼,醉糟鸡,太极明虾,鸭包鱼翅,松鼠桂鱼,东坡肉,麻辣子鸡……

  一道道菜品佳陆陆续续肴摆上桌,铺了满满一席。

  惊爆了无数围观群众的眼球……

  这姑娘正是出门打牙祭的云桑珞,她对四周明里暗里打量的目光并不理会,依旧大快朵颐的品尝着这一桌子的佳肴,杏白也按照她的吩咐坐了下来。

  她原先还不肯坐下,哪有婢女跟主子坐着一块吃饭的?

  可是小姐说了,要是她不吃,这一桌子菜可都要浪费了,那可是小姐的嫁妆啊,整整百两银子,呜呜她的心在滴血……

  云桑珞飞快扫荡着这一桌子美食,速度虽快,动作却不显得粗鲁,反而流露出几分行云流水般的洒脱肆意,让人望之便觉食欲大增。

  正吃得尽兴,忽闻一阵琴声远远传来,叮咚流水般悠悠扬扬,令人闻之醒倦忘忧。

  楼下也传来阵阵喧闹,甚至还有女子的疯狂尖叫声——

  “是江家三公子!”

  “真的是江三公子,他今天怎么有空来望江楼了?”

  “让让,别挡着我看江三公子……”

  ……

  江三公子?这又是哪根葱?

  看这人出场的架势倒是跟现代的明星有的一拼,没想到这些古人也喜欢追星……

  云桑珞不以为意的撇撇嘴,随意的朝嘴里丢了颗葡萄。

  “小姐,是江三公子哎!”杏白也激动的站起来,一张小脸红彤彤的。

  “……”云桑珞奇怪的瞧了他一眼,“这江三公子很出名?”

  “是啊,他可是我们隐月大陆排行第一的美男子呢。”

  “……”呵呵,居然还有美男排行榜……

  望江楼临江而筑,她们所处的位置恰好靠近二楼的窗户,正是一览大好风光的绝佳位置。

  云桑珞漫不经心的望向窗外——

  江上风平浪静,一叶扁舟悠悠荡于江波之上。

  舟上独坐一人。

  那人一袭雅致蓝衫,漆黑的墨发流水般披散至肩头,他淡淡的坐在那里,像是一幅泼墨山水画,清雅绝伦,风流自成。

  仅仅一眼望去,便如同饮了一杯清茶,让人从头到脚神清气爽,醒倦忘忧。

  他修长而白皙的十指行云流水般拂过琴弦,琴音如泉水叮咚流淌,有风轻轻拂过,吹的他湖蓝的袖袍飘飘欲飞,整个人好似要乘风而去。

  那男子像是感应到了她的目光,忽然抬起头,和她的目光遥遥相对。

  眉间一点朱砂光华流转,眸光沉静若浮冰碎雪。

  他对着她淡淡一笑。

  笑容清浅,如花般绽放。

  却险些炫花了她的眼。

  云桑珞心中微微一跳。

  祸害!

  他丫的,果然是个世间少有的美男子,连她都险些没把持住。

  难怪能在那劳什子隐月大陆的美男排行榜榜高居首位……

  她自认也算是见多识广,现代什么样的美男她没见过,但是那些人跟眼前这个男子比起来,就如同茅坑里的石头对上发光的玉石,相形见绌下,高低立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